父亲骑着借来的自行车“迎娶”母亲,是我对爱情的最初想象

作者:寂桐  |   2017-06-17 21:22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原创  生存环境    
摘要:父亲节到了,我想尝试写写父亲的一生,以及我对他的爱。

裸婚.jpg

插画师:补药脸

父亲节快到了,我开始在脑海中酝酿,想试着去写一写父亲。

其实这个念头存在我的脑海中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甚至不是一年两年了。只是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才能准确地描绘出我心目中的父亲,害怕自己有限的文笔连自己都不能打动,更害怕凭借这些文字和模糊的记忆不能将我爱的父亲描写得淋漓尽致……

父亲从小就是个苦命孩子,家里姐弟五个,他是老三。在那个年代,这个位置上的小孩都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可父亲是家里脑袋最灵光的小孩,学习成绩很好,又机灵,属于眼睛一转一个主意的那种。因为家里太穷,父亲没上完初中就辍学了,那时候他十六七岁,在家种地他也是很在行,插秧,苗肥,捋粪,割稻子……样样精通,干活还非常快,收益也不错,农闲的时候下河里粘鱼,上山砍荆条卖钱,给家里换些碗筷……

直到爷爷去世,奶奶又找了个老伴,可他成天喝酒赌博,把家里的粮食卖了还赌债,对父亲也很不好。从那个时候开始,父亲就想要走出这个家,去部队当兵——在那时,这是他唯一,也是最好的出路。

父亲进了部队,离开了家里那种压抑的生活。部队的训练很辛苦,可对于一个从小就吃苦的孩子来说,只要可以吃饱穿暖,辛苦一点都不算什么。每天井井有条的生活,让父亲养成了良好的习惯,战友的手足情谊也弥补了他内心深处缺失的一角。

父亲给我讲他在部队的经历:班长让他接电线,他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一不小心就被电倒在地上了!差点被电死。这件事直到现在也是他心里的一个阴影,家里的一切电器他都不碰。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三年过去了。父亲本以为他在部队表现不错,领导也喜欢,他可以留下来,可是因为学历不够,没有毕业证,被刷了下来,只能回来家里找出路。

回来后的父亲,让村里人都眼前一亮,大家纷纷议论:父亲走的时候骨瘦如柴,回来却白白胖胖发福了。他也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后来在村里亲戚的介绍下认识了母亲。据说母亲当时在邻村是数一数二的美人坯子,父亲后来对我说:“可能就是缘分到了吧!你母亲居然看上我,把婚给定了。”结婚的时候一穷二白,也没置办当年流行的什么“三转一响”(又名“四大件”:收音机、自行车、缝纫机及手表)啊电视机啊……什么都没有。婚礼当天,父亲骑着借来的永久牌二八自行车,把母亲接回家里。

婚后,母亲用唯一的积蓄买了个凤凰牌的缝纫机,在家做衣服,父亲把做好的衣服拿到集市交流会上去卖。一开始还可以维持生计,可后来有了我,家里的负担就重了,2000年,父亲就带着我和母亲到了北京。那时候父亲每天骑着自行车满北京工地厂子跑,一开始挣得不多,全家每天都吃馒头咸菜,偶尔喝上顿蛋花汤就很好了。时间久了,认识的人也多了,每到一个地方,有做拆迁的、建筑的、木材的,他都可以通吃。父亲说,他挣得第一桶金——四万元,第一时间带母亲去金店买了三金(金戒指、金手链、金项链),当时的喜悦可想而知……

之后生意越做越好,父亲买了三辆6.8的威铃,雇了三个专职司机,二十几个工人,可谓是顺风顺水。

父亲节.jpg

图片来源:尖椒部落

从我记事起,父亲一直是我坚强的后盾。那时候,父亲给我的印象是“一说二骂三打”,他长着大圆脸,光头,大鼻子,八撇胡,眉间一纵,有股英气夹杂着匪气,一说话就是大嗓门……看上去像个土匪头子。可我还是喜欢看他,大概是“子不嫌父丑,狗不嫌家贫”吧。

我和父亲长得极像,每次出去,不用介绍别人都知道我是他女儿。现在回到老家的村里,自然是大家伙都来招呼我们。父亲在村里有个外号叫“老爷儿”,了解他的人都喜欢和他处事、做朋友。我反而和他是很少沟通的,每次回家只打个招呼:“爸,我回来了。”他总是点头示意一下。可能父爱都是无声的吧,没有语言,只有行动。

我从小到大的衣食住行都是最好的,小时候觉得这些都是理所应当。父亲的疼爱不仅体现在物质上,每当我有个感冒发烧,他都急得不得了,要是我不按时吃药,他简直恨不得骂死我;每次我拄着拐杖下楼遛弯儿,他都要把我送上电梯,到了小区里,他一准在楼上的窗户旁偷偷看着我。外出打工这些年我才发现,每次回家,父亲都眼巴巴地等着我,问问工作如何?生活还好吗?身体怎样?然后害羞地问我,有没有给他带礼物?我是要说没带,他马上表态“爸啥都不缺”;要是带了,他立刻拆开看是什么,嘴里碎碎念地说着:以后别总瞎花钱!

如果说母亲的爱是一条溪流的话,那么父亲的爱就是一座山。成长的道路上,感恩一路有你的爱相伴。


延伸阅读:

富士康男工:假如我的女儿是拉拉|父亲节

父亲和我,两代人的远行 | 父亲节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寂桐
作者:寂桐
工友之家同心互惠店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