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过很多地方,睡过很多床,却只记得那捆稻草的芬芳

作者:雨断野桥  |   2017-06-07 13:00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打工故事 原创   
摘要:本文为“那些年我们睡过的地方”征文大赛投稿作品。作者年轻时走南闯北,去过很多地方打工,也租住过很多房子,然而给作者留下印象最深的却是那年冬天睡过的一床稻草,以及那位温暖和善的房东爷爷。

119078941.jpg

插画师:左丘

我出门打工第二年的冬天,在一座南方小城的一家纺织厂上班,做的是12小时两班倒的车间挡车工。那会在工厂宿舍住了一段时间,而我住的那个宿舍,同时住着白班和夜班的同事,所以每当我下了夜班白天睡觉的时候,总有白班休息的同事在,所以我总也休息不好。于是在一个初冬,搬到了离工厂不远的农家自建平房去住了。

从工厂到我的出租房要穿过一大片农田,日复一日上下班的路上,我见证了一地绿油油的禾苗到金灿灿的粮食丰收的过程。我感觉虽然身在外地打工,但是看到庄稼就像在自己的老家一样。南方的冬天是没有暖气的,那时没有生活经验的我,想当然地以为南方的冬天也没那么冷。

日子一天天过去,气温越来越低,转眼就到了寒冬,可是我来的时候只带了一床单薄的被子。我每天都要上班,也没时间去再买一床被子,总是想着找个合适的时间再去买。就这么拖着拖着,直到下雪的那天,下班之后,所有的店都关门了,我才想,今晚的大雪夜,我该怎么熬过去啊!

果然睡到半夜的时候,我被冻醒了,我感觉到那种四周透着风,连屋子里的空气都是侵入骨子里的寒冷。当时我冷得睡不着了,无奈地看了一下手机,才刚刚半夜十二点,心想什么时候能天亮啊。我决心不能在这边等着挨冻了,我得想一想办法。

我想灌暖水袋,可惜没有热水;我又想喝点酒暖暖身子也不错,可惜屋里也没有白酒;最后我想,实在不行就在屋子里做运动,动起来就不冷了。但是后来一想,这漫漫长夜的,也不能一直运动,运动停下来还会冷的。想来想去,我不知道究竟能怎么办,又不敢在床上动作太大,不然外面的冷风又会钻进不算暖和的被窝里了。

就在我决定放弃想办法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在乡下的寒冬里,总能看到路边的流浪汉在自己的窝铺里铺很多稻草。我想起房东的院子里也放了很多一把把捆好的稻草,于是披上衣服,在瑟瑟的冷风中,抱了几捆稻草回来,麻利地铺在了褥子下面。当我再次躺下的时候,我闻着淡淡的稻草的味道,身体也感觉暖和了很多。那个晚上,我在铺满稻草的床上,做了很多的梦,梦到了我的家乡、我儿时的伙伴,还有那条长长的回家的铁路。

第二天,我在冰冷的出租房里收拾一下,又匆忙地赶去上班。等我下班回到出租屋没多久,房东爷爷跑过来问我:“是不是因为很冷,没有被子,就拿了院子里的稻草铺床了。”我不好意思地说:“是的,等我买来新被子,我就把稻草放回去。”这时房东爷爷说:“没事,就问一下。”然后就回去了。

我当时心想,我就拿几捆稻草而已,至于跑过来问嘛,南方人果然是小气。过了没多久,突然又有人敲门,我开门看到房东爷爷抱着一床被子过来了,并对我说,夜里冷,你就先盖着吧。还没等我说声谢谢,老人家就又回去了。自从有了铺满床的稻草和房东爷爷送来的被子,我再也没有被冻醒过了。

没过多久,我就离开了那家纺织厂,可南方这座小城的冬天还没过去。当我和房东爷爷退房的时候,房东爷爷说:“你早上走的时候,把门锁好就行了。”第二天早上,我把房东爷爷借给我的被子,方方正正地叠好,放在了那铺满稻草的床上。当我锁门离开的时候,我回头又望了望那一床的金灿灿的稻草和那一床被子,心里暖暖地离开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去过很多地方,租住过很多的房子。可是每到寒冬的时候,每当我冷的时候,我总是能想起,在南方的那座小城,我自己睡过的那一床金灿灿的、充满阳光味道的稻草,还有那个温暖的房东爷爷。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 20 位“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需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底下参与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希望大家可以耐心读完全文,认真给出自己的评价,我们接受每一个善意的批评和意见,但是不欢迎任何恶意的诽谤和谩骂哦。


延伸阅读

被威胁、踢打、辱骂……我在收容所度过的五天

这里没有三和大神,但是有城中村人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那些年我们睡过的地方”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201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雨断野桥
作者:雨断野桥
多年前是纺织工人,后来在北京培训影视后期,现在是公众号短视频《视频现场》的节目编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