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权和女权在这部电影中并存,正如我们此刻所生活的的世界

作者:甘哥  |   2017-06-05 16:00  |   来源:女权之声   电影    
摘要:在我看来,父亲马哈维尔是一个没有完全摆脱霸权观念和专制思维的女权主义者。在一个父权无处不在的社会,没有人能是100%的女权主义者,我们都在走向更彻底女权的路上,马哈维尔也一样。

正在热映的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讲了一个什么故事?

这是一个关于梦想和打破性别刻板印象的故事。电影改编自真人真事,其中90%的情节都是真实的。故事发生在几十年前保守落后的一个印度小村庄,前国家摔跤冠军马哈维尔没能在国际赛事中取得奖牌,留下终生遗憾。他期待妻子生出儿子继承自己的心愿,把儿子培养成为国争光的摔跤世界冠军。然而事与愿违,妻子一连生了四个女儿。

就在他沮丧地决定认命之时,一天,大女儿吉塔和二女儿芭比塔,将几个试图欺负她们的男孩,打了个鼻青脸肿。马哈维尔这才发现,女儿身体中也流淌着摔跤的血液。因为摔跤训练场拒绝接收女孩,他在田间自搭训练场地,开始对两个女儿进行严酷的摔跤训练。

在这个女孩14岁就要被嫁人,女人一生只能围绕锅台和孩子转的保守村庄,大家都认为他疯了。然而,马哈维尔和女儿顶住了周围人的耻笑和嘲讽。最终,两个女儿依次成为全国摔跤冠军,并在世界级比赛中取得金牌和银牌。

在马哈维尔日日期盼妻子生男孩,却又总生女儿的时候,全村人都成了生育专家。人们纷纷给他出主意。有个年长的妇女,给马哈维尔的妻子传授的秘方是:“用黑芝麻的种子喂牛吃,裹在玉米叶子里,在日出之时,用你的左手去喂,绝对能生男孩。”有个老头对马哈维尔说:“你一定要确保房事的时候,是星期天。”

然而他们最终也没生出男孩。这在一个极度重男轻女的社会,是多么令人遗憾和自卑的一件事。一天,马哈维尔带着两个十多岁的女儿走在街上,一个男人充满同情地对他说,我一直祈祷你生个男孩(但失败了),所以请你吃颗糖吧。接过糖转身之后,马哈维尔和两个女儿都低下了头。马哈维尔是失落,两个女儿则是惭愧,甚至是感到羞耻:为自己不是男孩。

微信图片_20170514224210.jpg

成就能换来尊重

即便是在性别规训严苛的社会

那时,摔跤是男人才能干的事。电影以两名男摔跤手的决斗开头,镜头里的摔跤场,是男人的天下。如果这部电影只是关于男摔跤手,那将索然无味,不过是又一场颂扬男子汉气概、崇尚暴力征服的俗套戏码。

相反,它要告诉人们的是:力量和勇敢,不是男性专属,女人一样可以参与决斗。不仅参与,她们还轻而易举地撂翻了一个个男人。

然而,马哈维尔对女儿的摔跤训练,在认为只有男人可以摔跤、参加竞赛的乡邻看来,这不仅荒谬,甚至是可耻的。他们说,女孩子应该待在厨房做饭,马哈维尔简直是疯了!不仅如此,这项事业还面临着实实在在的困难:摔跤场也拒绝让女儿在那里训练。但这难不倒心意已决的马哈维尔,他于是在田间自建了一个摔跤训练场。

马哈维尔第一次带吉塔报名参加摔跤比赛时,比赛管理者哈哈大笑一阵,像是听到了世间最可笑的笑话。然后对他说:“大哥,等我举办烹饪大赛时,我会同意吉塔来参加的,可这是摔跤比赛!” 连妻子一开始也不支持,说摔跤只适合男生,马哈维尔反问妻子:你是觉得我们的女儿比男孩弱吗?

果然,在吉塔姐妹更加强壮且技艺精进之后,马哈维尔开始让她们去和男摔跤手对抗。因为没有女摔跤手,她们从一开始,就是和男摔跤手比赛。别说是在当时的印度,即便是在今天的中国,让女儿和男运动员扭抱在一起打斗,也需要勇气。吉塔第一次上战场时,观众席上人山人海的男人,纷纷说着黄色笑话,羞辱她,意淫着她被降服。

然而,勇敢的吉塔第一次上角斗场,就选了最强壮的男摔跤手。这一次,男摔跤手险胜。但在这之后,她再没给过别人机会。吉塔所向披靡,一步步走向了全国摔跤冠军。

在吉塔和妹妹芭比塔不断赢得比赛之后,她们在学校里也抬起了头。那些曾经笑话她们像男人的长发女同学,也开始用欣赏和羡慕的眼光看她们。所有的鄙视都变成了掌声,奖牌挂满了家里的墙壁。在被国家队选中以后,吉塔在全校师生面前被表扬,老师说她成为整个城市的骄傲。吉塔获得全国冠军衣锦还乡时,她成了这个保守乡村的英雄,人们对她夹道欢迎。她们不仅赢得了比赛,也赢得了人们的心。

微信图片_20170514224217.jpg

你可以成为你想成为的任何模样

向歧视女性的男权社会宣战!

吉塔在国家青年选手比赛中所向披靡之时,一个男观众惊叹地喊道:她是女孩还是飓风?!女孩当然可以是飓风。之后,吉塔进入邦级比赛,再次获得冠军。再之后,她从初级选手变成高级选手,轻而易举地获得全国冠军。但马哈维尔和吉塔的梦想没有止步:他们的目标是,国际金牌。

千百年来,男人可以出去当官、经商、做学问……他们可以成为任何一种角色,而女人的位置却只在家庭:除了做妻子和母亲,她们的人生再没有别的可能。

每天的艰苦训练,尤其是被剪去头发后,吉塔姐妹抱怨有这样一个父亲。她们开始羡慕同村的普通女孩。然而一个被迫嫁人的小姐妹,却在结婚的当晚神伤地对她们说:“我倒希望有这样一个父亲,这样的父亲会为我的未来考虑。否则我们的命运就是:从一个女孩出生开始,她的命运就是做饭打扫卫生,全身心地做家务。然后等她成年,就会被嫁出去,并把自己交给一个男人,而且跟这个男人一点也不熟悉,然后为他们生孩子、抚养孩子,这就是一个女孩一生的宿命。”

吉塔姐妹就此觉醒,开始积极拥抱摔跤训练。她们也没有让父亲和自己失望:最后成为了曾经任谁也不敢想象的世界级运动员。

这让人想到希拉里的败选演讲。虽然她最终还是没能冲破罩在女性头顶那层坚固的玻璃天花板,但依然不忘鼓励女孩向前冲。希拉里说,我想对女孩们说:“永远也不要怀疑,你是有价值的,你是有力量的,你值得拥有这世界上的每一个机会。”

父亲马哈维尔,从一开始就是在和全世界对抗。为此他承受着所有人对他的嘲讽,但他也从未动摇,只为女儿有更好的未来。与许许多多认为女孩不如男的父母不同,他至始至终都对女儿,抱有坚定的信心。他也将歧视和限制女孩发展的社会,看的很透彻。

微信图片_20170514224223.jpg

在参加英联邦运动会决赛的前夜,即将挑战劲敌的吉塔不确定是否能赢。一向把父亲当军师的她,问父亲明天应该用什么策略来打。马哈维尔对她说:

明天你只有一个策略:你必须要让人们都记住你。如果你只是得到银牌,不久你就会被忘记。而如果得了金牌,你就会成为一个榜样,一个非常好的榜样,孩子们将永远记住你。看到那个女孩没(专门来看吉塔比赛、同样对摔跤有兴趣的女孩)?

明天如果你赢了,你将不再孤单。无数个女孩将跟你联合起来,反抗那些歧视女性的人,反抗只能做家务,反抗从小就开始订婚。明天的比赛非常重要,因为明天,你的对手不是Angelina,你是在跟所有歧视女性的人战斗!如果取得胜利,这胜利不只属于你,也属于千万个困在家务中、相夫教子的女性。

吉塔明白了,这一场比赛,她不再只是为自己而战。精神的力量,让她爆发出超常的意志和力气,最终勇克劲敌,取得冠军。比赛结束之时,解说员大声地说:“吉塔赢了!她成为印度历史上首位女摔跤手冠军!你根本想不到,这个获得英联邦运动会金牌的年轻人,是来自印度的一个小村庄!”

社会的改变,说慢也快,说难也不难。在吉塔姐妹纷纷走上职业摔跤道路,并获得荣誉之后,父亲马哈维尔那简陋的摔跤训练场上,吸引了很多怀揣梦想的女孩在训练。一个村民的两个女儿,非要求爸爸带着来看摔跤比赛。

现实生活中,马哈维尔把四个女儿、两个侄女全部培养成了摔跤手。此外,他还成为了摔跤运动的传播者,让1000多个印度女性成为摔跤手。

微信图片_20170514224228.jpg

现实生活中的吉塔

性别气质仍是融入社会的通行证

信任是大人能给孩子的最持久力量

在一个极度男尊女卑、性别角色和气质被严格界定的社会,以长发为代表的女性气质,就像是女孩的命根子。即便是在现在的中国甚至世界,女孩的头发剪成板寸依然会被认为不正常,会被叫 “男人婆”。然而事实上,女孩剪短发,男孩留长发,有什么不正常吗?要知道古代中国的男人也是留长发的,男女的头发多长才合适,不过是社会建构的结果。

回到电影,父亲马哈维尔不仅剪去了女儿的长发,竟然还让她们穿起了短裤。在吉塔和芭比塔穿上短裤的那一刻,堂哥的表情看上去像是要崩溃了一样。村里人的嘲笑也无处不在,没了长发的两个姑娘走在大街上,人们说太阳真是从西边出来了。她们像是过街老鼠,只能低头匆匆赶路。

微信图片_20170514224233.jpg

她们曾哀求父亲不要剪掉自己的头发,然而残忍的马哈维尔,还是将她们最后的性别身份象征给拿了去。同学讽刺吉塔姐妹,说她们变成了男人。母亲也忧心地说,现在整个村子的人都在笑话我们,将来谁还会娶我们的女儿?而马哈维尔回答说,他们没资格来挑选我的女儿,我女儿挑选他们才对。

这是一句振聋发聩的话,它是每个有女儿的父母应有的态度。然而现实残酷:吉塔姐妹承受的社会压力,并不会因此减少。被排斥的滋味不好受,她们也渴望融入社会规范和集体。而这个强大的社会规范,要求女人一定要美丽;它规定,女人的价值来自于外表。

村里的小姐妹结婚,吉塔姐妹偷偷化了妆、带上首饰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吉塔进入运动学校后,由于同辈压力,开始逛商场、买漂亮衣服。她还留起了长发、染了指甲,开始注意女性魅力。社会对女性美丽的规训,力量是如此强大,在这样的评价体系之下,吉塔也做不到坚不可摧。

然而,在有些时候,对美丽的追求会妨碍理想和目标的实现。电影中的吉塔,最终剪去长发,回到专心奋斗的状态。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性别气质并非固定不变,强壮的吉塔可以是去性别化的运动员形象,也可以是符合传统性别期待的“美女”,重要的是不让狭窄的性别气质束缚自己。

吉塔在取得历史性的成绩后接受采访时说,我想把这一切归功于我的父亲,他一直很信任我。最后一场关键的比赛,马哈维尔没能来到吉塔战斗的赛场为她打气,但他对女儿的信任,已经根植于吉塔的内心。这一次,吉塔独自战斗。她终于独立,不再需要父亲。

信任也是一种对女孩来说,尤其稀缺的社会环境,因为总有人对她们说,她们天生不如男人。电影中的马哈维尔,一直在反思印度摔跤走不出国门的原因:国家不支持,摔跤手怎么能奋力拼搏?

同样的道理,如果社会不给女孩提供支持性的环境,她们如何能战胜弱势的处境?仅让个体自强拼搏,是不够的。正如马哈维尔的比喻:如果你不给大树养分,大树如何开花结果?多少女孩,本来可以长成参天大树,却从一开始就被斩断根系,也没有获得成长所需的阳光和养分。

吉塔姐妹剪了头发,被全村人笑话的情节,给我一种冲击:愚昧的人,在笑话 “正常的人”。偏见也总是顽固的。在吉塔为村为校为市争光以后,校长依然不批准她备战全国冠军赛所需的两个月假期。他认为,除非是结婚这样的“大事”,才能准假。在他眼里,也即社会规范的眼里,一个女孩最大的事,依然是结婚,而不是追求梦想。

然而,嘲笑前卫者这样的事情,也每时每刻发生在我们今天的社会。我们都处在一个社会文化观念的大染缸里,今天我们以为正常的、正确的,其实未必如此。别忘了,在百十年前的中国人看来,缠足、女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上学不工作,才是正常。

在缓慢进步的历史长河中,今天我们认为理所应当的观念——比如女孩要富养、要漂亮而男孩要闯荡、比如女人最重要的事业是家庭——终有一天,在我们的后代看来,也会像我们今天看待缠足一样。而我们如果有幸能到那一天,也只会是因为今天那些,勇敢挑战歧视并积极推动改变的人们。

恰如现实:父权与女权的并存

电影引发的一些争议

虽然我对这部片子充满喜爱,但也不得不承认,它并非没有bug(漏洞)。正如一些网友所指出的,片子宣扬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情结、对专制父权的歌颂,以及对竞技体育精神的狭窄理解,都是有问题的。

微信图片_20170514224240.jpg

除却对这部电影情感认同上的差别,在道理上,我可以基本同意上图这两位网友的观点。但一定要为电影下一个是父权还是女权的结论,也是没有意义的。我们需要看到:父权和女权在这部电影中,是并存的,正如我们所处的社会现实一样。在我看来,父亲马哈维尔是一个没有完全摆脱霸权观念和专制思维的女权主义者。在一个父权无处不在的社会,没有人能是100%的女权主义者,我们都在走向更彻底女权的路上,马哈维尔也一样。

更何况,考虑到印度当时的社会现实,专制父权是一个必然的存在:这个父亲要么强迫女儿早早嫁人,要么强迫她去追求梦想,而马哈维尔是后者。而他也确实有赋权女儿,带领她们走向了更为独立也拥有更高社会地位的人生。这本身就有进步意义,这种结果难道不也是女权主义者所乐见的吗?因为现实的复杂性,实现女权的道路未必是或者说很难是纯粹女权的。上述两位批评者所期待的摆脱父权的理想女权,在现实生活中的吉塔一家的案例中,也是不存在的。


因为这部片子的反性别歧视和刻板印象的主题,我认为称它是一部女权主义的电影没有问题。像这部电影这样公开大谈女权、大谈要反抗歧视女人,即便在欧美的热门电影中也是少见的,所以它让人眼前一亮并感到振奋。我承认片子为了歌颂父女情或塑造一个英雄主义的形象,拔高了父亲。我还了解到,剧中负面的教练角色是虚构的,现实中的教练很生气并扬言要状告剧组。我想这么做的目的或许是为了增加戏剧冲突,以及制造理由让父亲在吉塔的最后一战中缺席,给女儿独立的机会(现实生活中父亲每一场比赛都在)。

至于狭窄的竞技体育精神,是的,不一定要赢才有意义。而且生活不是电影,更多反抗歧视和奋斗事业的女性,未必有这样辉煌的结局。可是在这个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社会现实下,歌颂成功当然也没有问题,尤其是如果还有对推动社会改变的意义。其实,现实生活中的吉塔一家,战果更为辉煌,她们确实非常成功。

如果马哈维尔和女儿没有成功,他们的故事就不可能被搬上荧屏,也不可能让全球各地的女性受到激励。一部片子能完成的使命有限,《摔跤吧!爸爸》已经让人感到十分惊喜。


延伸阅读

一百多工友看完《摔跤吧!爸爸》,笑了,也哭了……

【电影】这部电影告诉你,女性的角色也可以是复杂而难以固化的

【视频】女性装扮蜕变短片《被忽略的真实》

1457335058820573.png

1.068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