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卫工人的一天,全篇白描让人不禁心酸……

sunny · 2016-12-26 12:33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紧邻中国“布业胜地”中大布匹市场的康乐村是广州市人口最密集的区域之一,这里每天都有无数的废布垃圾产生,而本文作者就为大家呈现了生活在这里的环卫工的一天。在你生活的地方也有很多环卫工人吧,你了解他们的生活吗?你有观察过他们一天是怎样过的吗?

WhatsApp Image 2016-12-26 at 09.37.34.jpeg

插画师:晓熙

丑时,喧闹一天的城中村终于安静下来,没有落叶的街道,垃圾一片狼藉。 

和大多数同事一样,兴叔在闹铃急促的催促下,不情愿地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他轻轻地打开灯,刺眼的光芒让目光不自觉地移开,移到另一面发黑的墙壁。墙面积不大,却钉着许多发黑的钉子,有些绑着发黑的电线,有些挂着衣服,有些挂着工具,有些挂着家里带来的熏肉……

不一会儿,眼睛适应了过来。兴叔便开始用手轻轻地拍打腰部,也许是年纪大了,也许是工作太辛苦了,也许是身体有问题了,也许还有更多、更多其它的原因……腰痛已经一年多了,每天起床前都得经过拍、揉、按等动作来舒缓痛状,十分钟左右,才能走动。

身边的兴嫂又被吵醒了,无奈地侧过身子,继续睡。兴嫂的身体状况已经不能再从事街道的环卫工作,目前在一个私人网吧做保洁工作。这半个月她都是上中班,没有休息,工资比兴叔要少一半,还没有达到城市的最低工资标准。

兴叔下床后,到本层的公用厕所简单地洗刷一下,并尽可能地不发出太大声响,怕吵到隔壁房间租客。虽然互相做了很久邻居,彼此依然是那么陌生,和对这个城市的感觉一样。

为了减轻痛楚,兴叔在凌乱的房间找出泡着家乡药材的烈酒,咕噜咕噜地喝了几口,匆忙出门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自从酒泡上药材,喝的理由更加充分了,喝的次数也越来越多,而且酒精真的是可以止痛的。

这个村子的垃圾实在是太多了,这是兴叔从第一天入职开始至今的印象。在昏暗狭窄的巷子里,兴叔开始了一天的扫除工作。

清扫垃圾时要加倍小心,这里除了有大量的生活垃圾,还会有油污、积水、粪便、玻璃、碎瓷器,甚至还有铁针、断刀片等,一不留神就很容易受伤;如果遇上改建房子,还有大量的废渣和装修材料,而近年来城中村改建的现状是非常普遍的。

22_1240281p.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沙,沙,沙……”此刻,在钢筋和水泥的丛林中,空荡荡的街上仅剩下扫把、地面、垃圾之间摩擦发出的低哼,像诉说着环卫工人的无奈:“为什么我们会选择来这个城市,难道是觉得这里的生活会比家乡更好?为什么我们会选择从事这份工作,难道是除了这个工作别的都不会做?为什么我们没有办法享受退休待遇,难道是我们太早到达退休年龄?为什么我们总是容易受伤?为什么我们总是容易生病?为什么我们的小孩要读高价书或变成留守儿童……”

清晨四点半至五点,是第一批垃圾运输车收集垃圾的时间,兴叔必须完成至少三轮车两车次垃圾的清倒工作,否则当天该负责区域的垃圾将没有办法全部处理。

在巷子与垃圾吊装点之间的运输过程中,还要时刻留意街上的交通状况,那是黎明前黑暗的时段,已经有好几个同事在这个时段发生过严重的交通事故。

因为没有吃早餐,即使是在同事的帮忙推车下,拉着满满的垃圾爬上吊装点的斜坡,还是让兴叔气喘如牛,汗留不止。在没有护栏的装车平台上把垃圾装上压缩车,还得时刻提防坠落的风险。望着一车车往压缩车倒的垃圾,那些已经分类的垃圾又重新压在一起了,大家一直也没能弄明白,为什么还要分类呢?

完成第一轮垃圾清倒工作后,兴叔还要继续回到负责的区域清扫巷子,因为还有接近三分之二的地域没完成。

天渐渐破晓,大地朦朦胧胧的,视野范围也逐渐扩大。其实大街小巷的垃圾桶分布已很合理,居民往垃圾桶里面丢垃圾也是非常方便的,可人们就是不愿意多走几步,垃圾总是随手乱丢,不仅街上会有,就连电线杆上都挂着。

“广州是我家”的标语,可能仅仅只是某些人的一句口号而已,至少没有储存在兴叔以及大部份城中村人群的词汇里面

早上七点左右,兴叔拉着一车垃圾,拎着几个新鲜出炉的馒头,在排队等待第二轮压缩车装垃圾中,一边慢慢地往前移动,一边将早餐咽下。

在装车的过程中,见到赵班长也拉着车,才知道,原来昨天老杨又受伤了,手臂骨折,还在医院治疗,所以班长要顶岗。兴叔心想,昨天中午遇见老杨还好好的,他太不小心了,运气也太差了。直至离开前,赵班长也没说过些注意安全或该如何避免受伤的话,后来也没有听到有领导提起过这件事情。

第三轮压缩车开走,已经快十点了,一般也是早上工作结束的时候,要等到中午一点才开始下午的工作。尽管如此,很多同事还是会利用空闲的时间多挣些外快。最简单的是收集能卖的垃圾去卖,有些会去收集些碎布卖,也有些人会帮一些小工厂或小作坊搞卫生,或者做些小手工之类,还有开电瓶车拉客等等。

001372d8a213132b4fb14c.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和大部份同事不一样,兴叔选择在这个时间段睡觉,因为如果不休息的话,身体是很不适的。一觉睡到中午十二点,兴嫂已经准备好午饭并且去上班了。兴叔用手缓解了腰痛后,起来拿出饭菜,满上一杯酒,一个人喝起闷酒来,想着两个女儿不开心的事情,情绪又变得低落起来,燃起一根烟,深深吸一口,感觉才好受些。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一点,又该出门开始继续下午的工作了。

下午的垃圾相对会少些,但是城中村的交通太拥堵了,拖着一大车垃圾走起来很不方便,这里没有人礼让,也没有规则可言,如果垃圾的气味不起作用,只能是用口嚷嚷,确实走不动,也只能等。

下午只有两轮压缩车,一轮在两点左右,另一轮在四点前。一般大家会在一点左右就开始排队,或睡着,或坐着,只有少数人在聊天:听说老唐刚过60岁,为购了7年医社保已停买,公司开始三个月签一个劳务协议;胡老头昨天又被一酒瓶砸到头破血流,报警也没找到责任人,后来段班长带上大伙去找房东准备垃圾围屋,才赔了300元;小赵的两个小孩准备回老家读书了,以后想见面也不容易啊;唉,孩子长大又怎样呢?你看小黄的大儿子又离家出走了,还有老刘的两个儿子偷东西被派出所抓住了……

下班早了,对于兴叔来说时间还真的有些难过,回到住处,只是一个单房,空间本来就很压抑,加上常常一个人呆在家里,尽管看不见夕阳,但仍然容易让人想起些不愉快的事情,习惯活在深深的自责当中,空气中弥漫着呛鼻的烟草味道,还有混合着虽然已冲洗多遍,却仍难驱散的垃圾气味。

入夜,兴嫂回到家中,习惯轻轻打开门,推开窗,打开灯,看了看对方的疲惫的眼睛,留下一声叹息,然后独自移步到公共厨房准备晚饭。菜很咸、很辣、很油,酒很烈,默默地吃过晚饭,兴叔带着醉意倒在床上,等待着次日闹铃的响起……


延伸阅读:

缝纫女工的一天,全篇白描不煽情但我看哭了

康乐迷城:旁观的田野与局中的生活

我搬离“贵族物业”,在城中村过上了有品质的生活

在工业区散步才是正经事(多图预警)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sunny
国家社会工作师,从事流动人口的服务工作。在一次山区助学探访,发现公益行动对实现社会平等的可能性, 毅然走上全职公益人的道路。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