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愿意帮她们延续被机器斩断的希望? | 99公益日筹款

尖小椒 · 2016-09-06 18:00
摘要:“南飞雁”是对珠三角打工者的一个形象比喻:来自五湖四海,怀揣年轻的梦想,前往珠三角寻找栖居的落脚之地。他们在异乡都市,难免遇到困境与伤痛。佛山南飞雁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为工伤探访项目发起筹款。鼓励工伤者走出阴影,需要你的一份力量。

她们就像南飞的大雁,来自五湖四海,怀揣年轻的梦想,前往珠三角寻找栖居的落脚之地。然而,她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还未实现,就被机器绞得血肉模糊。

“我自己的梦想都还没实现,就遇着了工伤。”

工伤女工.jpg

补春燕,33岁,右手中指前端粉碎。

最初离开农村的时候,补春燕只有14岁,还是少女的她怀揣着许多梦想,想象着有一天自己也会有房有车,让自己和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她靠双手在一家又一家工厂打拼,把每个月剩下的工资全部寄给父母,让他们修楼房、不再住土房子。后来,她和另一家工厂的工人结了婚,当上了妈妈,还凭着和丈夫一起打工赚来的钱,回四川老家镇上买了房子,两人还计划着以后创业做小生意。日子一路奔着她的理想前进,直到在电器厂里,冲压机突然压向她的手指,她的中指变得血肉模糊

受伤以后,补春燕经历复杂的索赔程序,没想到老板并不愿意赔偿,在外打工十多年的她变得心灰意冷。最近,她和丈夫带着孩子返回四川老家,决定不再外出打工。

“我们这辈子啊,都是为了孩子。”

工伤女工.jpg

贺平(中),48岁,在五金厂失去左手。

出事故以前,贺平正处在喜悦之中——这位母亲刚为26岁的儿子办了婚礼。

生于河南洛阳附近的村子里,贺平一家人有三亩田,种出来的粮食仅仅够家人吃。过去十年里,她与丈夫一直在东莞打工。家具厂、玩具厂、五金厂,他们在十多家工厂待过,大多是只有五六十名工人的小工厂,“有些连牌子都没有”。但为了赚钱养家,贺平很少去想自己累不累,安不安全。她最自豪的,是夫妇两用打工多年赚来的钱,为儿子在洛阳县城里买了婚房。

才刚办完婚礼,她就和丈夫赶回东莞继续打工。没想到在五金厂里,冲压机夺去了她的左手,也夺去了这位母亲的憧憬。

“在这里手指受伤很平常。”

工伤女工.jpg

钟日英,42岁,失去部分拇指。

在广东佛山市,大大小小的五金厂、家具厂、电器厂遍布各地,工人每天的工作,就是操作各式各样的机器。钟日英操作的,是冲压机。这是工厂里常用的机器,几十吨重的冲头压下来,瞬间就将铁、不锈钢等原材料压成特定模具,从而生产出餐具、锅具、灯具等各种家庭用品。机器操作起来并不难,却要求特别小心。更危险的是,许多小工厂的机器老化失灵,更有工厂为了加快生产速度而自行拆掉机器的安全保险装置。

就在钟日英打工的厂里,2014年就有三位工人的手指被冲压机压伤了。钟日英说自己算伤势轻的,最严重的一位,失去了食指和中指。

“我恨透了这种欺骗。”

工伤女工.jpg

吴若玲,38岁,失去部分拇指。

在佛山一家铝材厂打工一个月,吴若玲就遭受事故——左手大拇指被机器切掉半截。工厂的车间主管到医院看吴若玲,丢下一句:“这点小伤怎么要休息一周这么久?”

出院以后,工厂老板始终避谈赔偿,吴若玲希望进行工伤鉴定,工厂却不配合。最后老板提出私了,承诺尽快转账给她,可吴若玲怎么也等不到,才明白自己被老板骗了。愤怒之下,吴若玲打算走法律程序,和自己的雇主对簿公堂。

“钱能换回我的左手吗?”

工伤女工.jpg

吴清云,33岁,失去左手。

过往十多年中,吴清云遭受的打击一浪接一浪。和第一任丈夫离婚后,她带着女儿改嫁他乡,再生了一个儿子。不料第二任丈夫却突患脑溢血离她而去。生活的重担压在这个单亲妈妈身上,她无奈离开四川老家,到广东佛山打工。但在电器工厂里,冲压机冲走了她的左手,夺走了她的劳动能力,成为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不知道能赔多少钱,这些钱能换回我的左手吗?”在老家村子里,幼小的孩子和年迈的父母还等着吴清云去照顾,未来的日子怎么过,她不敢去想。

“人生就是这样,出事了就只能往好的方面想。”

工伤女工.jpg

郑芳玲,24岁,失去右手手腕以下部位。

16岁那年,郑芳玲来到东莞一家廉价玩具厂打工,6个月后,机器夺取了她右手手腕以下的部位。最低落时,她觉得自己“这辈子就完了”。

她想过去死,可想到父亲时,她动摇了。在湖南老家,得知女儿出了意外之后,父亲晕倒了,一周难以进食。芳玲母亲离世早,父亲独自抚养女儿长大,女儿打工寄回来的钱,他一直存着不用。想到父亲,芳玲熬了过来。

康复以后,她尝试应聘十多份工作,却受尽白眼,被老板嘲笑她“缺胳膊少腿”。她回家休息了一段时间,2011年再一次来到东莞,在父亲与哥哥的支持下,进入电视大学学习法律。最近,她刚完成有关工伤法律援助的毕业论文,希望有一天能用自己所学的,帮助其它工人。

“只要有机会学点新的事物,我都想尝试。”

工伤女工.jpg

陈道清(中),20岁,左手食指、中指无功能。

“你怎么这么没有良心啊?我都已经帮你付医药费了,你竟然还跟我要赔偿!”直到现在,陈道清还记得自己向工厂索赔时,老板娘的骂声。

陈道清生于四川农村,因为家境贫穷,14岁便辍学离家,借用别人身份证,开始在佛山工厂的打工生涯。17岁那年,还未成年的她就遭受工伤,左手被食品厂的包装机卷入,此后经历艰难的手术、康复和索赔之路。那段时间,她感受到打工者的困境,也暗自决定,不能让工厂流水线吞噬自己的余生。

拿到赔偿后,她独自到北京的“工人大学”去进修,这是一所由公益机构“北京工友之家”成立的免费培训机构。经过为期半年的培训后,陈道清又回到佛山,加入当初协助她的南飞雁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服务工伤工友的过程中,她对法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近日她离开南飞雁,投身佛山一家律师事务所,希望学习更多东西。

图片及文字介绍来源:南都感光度

走近伤痛、看见工伤”工伤探访行动

佛山南飞雁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将走进珠三角的手外科医院探望受伤工友,开展心理辅导、工伤法律宣讲、分享受伤故事,鼓励工伤者从受伤阴影中站起来。并且激发工友的潜能,独立处理工伤事宜,寻找正确的法律途径。为此,南飞雁社工中心在腾讯公益平台发起【走进伤痛看见工伤】项目筹款。目前仅有不到1万元捐款。

在这个开放的、便捷的、全球化的时代,当你愉快地享受丰富的商品和便利的生活时,请不要忘记那些背后被隐匿在生产线后的劳动者。他们不仅付出了汗水,有时还需要付出疼痛的代价。

无论你是谁,你都可以为他们做点事情。他们离我们并不遥远

在即将到来的腾讯“99公益日”,即2016年9月7、8、9日三天。这三天中,每天早晨9点后,每在腾讯公益平台上捐款1元,腾讯都将配捐1元。

你捐出的每一分钱,都将帮助他们:

·印刷工伤探访宣传海报

·制作帮助工伤者维权的法律知识手册

·进行每月10次为期一年的工伤探访

·组织维权经验交流和法律咨询线下活动

·开展工伤志愿者工作人员能力建设

每一份支持,都将被传递到工伤工友手中,成为他们再次前行的力量。

长按识别二维码捐款

南飞雁.jpeg


延伸阅读:

趁着配捐,我们都来撑女工|99公益日女工项目大集锦

8张触动心灵的照片,8个追讨健康的女人 | 国际工伤日

不小心受了工伤,该怎么办?小胖椒给你工伤处理实用攻略

尾图.png

作者:尖小椒
尖椒部落唯一官方客服,立志与性别不平等斗智斗勇一百年。 (微信号:jianxiaojiao45)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