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任是个滥用职权、骚扰女性的“贱人” | 女权情欲小说连载(二)

鸟酱 · 2016-08-05 21: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职场性骚扰是很多职业女性难以言说之痛。尤其是当赤裸裸的、充满欲望和恶意的目光来自上级,无论忍让还是反抗都可能使受害者面临更大的困境。面对职场性骚扰,我们难道只能默不作声地承受愤怒和恐惧?

性骚扰.jpg

插画师:左丘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朱小鱼没来得及送她妈出门,有点懊恼地收拾一下,加班去了。

明明是加班,主任非让她按正常上班时间到单位。办公室里一共三个秘书,只有朱小鱼一个人是中专毕业的合同工,负责跑腿、整理杂事儿,而且工资特低。其她两个人都是正式员工,大学生。所以朱小鱼常是那个节假日被突然叫回来加班的人。加班费?想都别想。听前辈说,她前面的那个合同工因为频繁加班,合同没满就自己解约走了,最后那个月的工钱都没拿到。

这个岗位其实更像是给主任打下手,平时去外面递递材料什么的,加班根本不用她,可是主任一加班,就要她一起到厂里来。言情小说里总写秘书跟上司日久生情,那些故事根本在她们办公室里就不可能发生,背地里,她和其她两个人都管主任叫“贱人”。

的确贱!今天要她回来等个传真,明明主任一个人就可以,非要叫上她!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接到电话时朱小鱼差点把手机砸到地上。

“小鱼啊,辛苦一下哈,这个传真今天就要拿到再发给厂长,比较急。我自己也不休息啊,在办公室等你,等于一样是加班嘛。你一接到,马上拿过来我看一下你再发过去。”

“辛苦一下”,嗯,真懂得体恤下属呢。朱小鱼一边在办公室里盯着传真机,一边在心里咒骂。

她们三个没少受主任的气。朱小鱼常常被单独叫回来和主任“一起加班”,当然满腹怨气。但主任倒是挺会“避嫌”,加班时从来都是待在自己的独立办公室里,不到这边来。

其实是因为朱小鱼相貌平平,主任大概对她也没什么企图。但张琳和曾晴晴,常常在单位外出活动或者和别的单位联谊时,要么被主任安排跟厂领导的车子走,要么就让她们去陪单位领导一桌喝酒:“厂里一起出去玩,让领导一个人坐车不太好,你是秘书,就去陪陪又怎么了?”她们常常推不掉,只能背地里骂他贱。

三个小时后,朱小鱼终于接到传真。她送到主任办公室,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主任打电话的声音。

“……我肯定厉害啊,你试试就知道了!我们去……”

“……是吗?我说不戴也可以的了,反正你之后可以吃药嘛,十块钱一颗,我宁愿出钱给你买也不愿意省那个钱去戴套了……我身体好得很……”

朱小鱼在门口听着一阵阵犯恶心。好几次了,她在那边等传真或者电话,主任在自己办公室打色情电话,用的还是厂里的座机。她等了一会儿,敲门进去。主任对那边说了一句“我先忙了下次再说”就挂了。

他看传真的时候,朱小鱼在一边安静地等着。眼前这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三七开,用摩斯一类的东西弄得发亮,矮矮地贴着头皮往右边倒。穿衣服倒是人模人样,衬衫西裤皮鞋即使在夏天也一丝不苟,身材不胖不瘦,但那为人实在太糟糕,平时说话就有些油腔滑调,单位里没有一个人买他的账。

朱小鱼想到几次加班听到他和别人打电话时聊的东西,忍不住想,这样一个人,如果在约炮场上,能约到吗?她鄙夷地撇了一下嘴。但他常常在跟谁打那些色情电话呢?

“嗯,你在上面写清楚时间,拍了发给我,我好发给厂长,看看他有什么指示。”

朱小鱼没有表情地应了一句,拿着传真走出了办公室,关上门前,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这个男人。他的表情又从刚才公事公办的态度回到了她进门前的暧昧,似乎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要重新拿起电话。朱小鱼在心里呸了一句,带上了门。

图片发过去了。在等待那边指令的时候,朱小鱼收到昨晚那个炮友的消息。

“在干嘛?”

“又被叫回来加班。”朱小鱼之前跟他说过厂里的一些情况。

“又加班?你们主任是不是想暗示你什么啊?”

“他不敢的,真要乱来我就去领导那里告状!”

“嗯,你自己注意点安全吧,真有事,你们领导也未必会站在你这边。”

朱小鱼看着这个消息,突然想到他在公司里是一把手的助理。

“你们公司以前出过这样的事儿吗?”

“嗯。总之你自己注意,这样的事,最后吃亏的总是女人。”

朱小鱼明白他在说什么,可她们好歹是国企,相信主任或者其他人不敢乱来。但她又想到另外一件事。

一次去主任办公室,一进去看到两个穿着时髦、商务范儿的女人跟他在谈事。年轻的一个女孩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另一个跟主任年纪相仿的女人则站在主任办公桌前。主任叫她“周经理”,朱小鱼就明白了。单位举办活动或者会议,要到指定的几家酒店,至于到底定在哪一家,决定权有一多半在主任手上。这位周经理,大概是某个酒店的公关经理,带着文件过来准备谈合作吧,看起来跟主任很熟,也许常常合作的关系,朱小鱼刚进单位,所以还没见过。

朱小鱼打个招呼,就在旁边等着主任交文件,主任却旁若无人地和那个女人开起了玩笑。

“周经理你是不是感冒了?”

“是啊,带着药差点忘了吃。”

“‘事后’吃也有用吗?”

“哈?”

主任又问了一遍:“我是说你的药,‘事后’吃也有用吗?”

那位周经理大概习惯了应付这样的玩笑:“感冒药不分前后的,早吃早好受嘛。”

主任笑了笑,打开了周经理递给他的合同。

周经理介绍坐在旁边的那个年轻女生:“这位是小覃,她专门负责跟你们厂合作的事,以后主任你们的活动都可以直接找小覃了。”

那位女生站起来。主任抬眼打量了一下她,满脸带笑地说:“小覃是吧?以后多给我打电话联络一下感情哦。”

小覃客气地说:“一定啊,主任厂里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朱小鱼第一次见识这样的事儿,简直从头发丝尴尬到脚地板,满脸憋红。一个这样的男人,代表厂里跟外面接触,利用这点职权调戏起女人来一点顾忌都没有。国企又怎样?有点权力就乱来,权力越大,“贼胆”不就越大?

朱小鱼想,他大概根本就不需要去约炮,而是利用自己的那点点职业便利和特权,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看周经理和小覃熟练地应付着这类场面,仿佛已经成为她们工作的一种必备能力,像主任这样的人大概很多吧。

女人的性,连在职场上也被算计着。不管是刚进职场的同事张琳她们,还是周经理、小覃,都一样。朱小鱼没法为自己由于相貌平平而“逃过”这种算计而庆幸。她看着电脑上主任发来的“厂长那边没事了,你辛苦了,早点回去吧”,厌恶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延伸阅读:

他对待妻子,就像对待年久失修的家具 | 女权情欲小说连载(一)

女生有性欲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你难道也这样觉得吗?

你不能接受的是性,还是谈论性的女人?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鸟酱
双性恋,独立撰稿人,独立电台“婊酱FM”主播,享受性愉悦的女权主义者。
延伸阅读
新鲜事
新鲜事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