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儿子,就没人养老送终?

谢丽华 · 2016-03-06 00:00 · 腾讯微博
摘要:出殡那天,我实实在在感受到了不平等和被歧视的滋味。比如印纸钱,只能男人动手女人不能动手;比如送殡,只要是男孩,即便是没上学的娃娃也能走在队伍前头,我们姐儿仨都已四五十岁但也只能跟在他们后面。

妇产科.png

中国的出生性别比失衡已引起国际社会关注,专家学者搞调研,计生部门出政策,各级政府立军令状,新闻媒体作宣传,目的就一个,一定要想方设法把出生性别比降下来。在大众媒体的宣传中,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如果不把出生性别比降下来,20年后将有3000万以上的男人找不到老婆”。

对这种说法,妇女界首先提出异议,尤其那些关注社会性别问题的专家学者,她们认为,这种说法本身就是性别歧视,难道女人出生的价值就是为了给男人配对找老婆?

从女性主义的立场看,妇女的权利既是人权,如果一个国家出生性别比一直居高不下,这只能说明妇女的人权状况不佳,因为生存权是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利,如果连最基本的权利都保障不了,还怎么能谈教育权、就业权、参政权等等。男女平等基本国策也只能是一句口号罢了。

我们国家性别比失调严重到什么程度?连续多年的统计显示,全国平均达到了100:120,有的省份高达100: 130以上。那么,我们要问,那些本该出生的女孩儿哪儿去了?毋庸讳言,大部分都被B超机超掉了,也有一部分被遗弃了,还有一部分出生后没有登记成了“黑人”。

我曾在电视“新闻调查”中看到一个怀孕七个月的妇女到黑诊所做B超(因为严打,B超都转移地下了,她好不容易找到这里,但孩子已经大了),记者问她为什么来做B超,她回答得直言不讳:因为头胎是女孩。

电视没有交待结果,但不难想象如果再超出一个女孩的话后果会是怎样。胎儿已经七个月了,打胎会有生命危险,我们的姐妹为什么会冒着生命危险来做这件事儿?难道生儿子比生命更重要?

计划生育.jpg

有一次,我的同事采访回来向我讲述了一件真实的事情。河北沧州有一对夫妇,为了生儿子,他们“顶风作案”,一连生了4个女儿还不罢休,直到生出儿子,结果,两个人均被开出党籍,丈夫开出公职。

这位妇女告诉记者,她娘家父母就没有儿子,父亲死后十天不能出殡,因为没有儿子扛幡摔盆,她们姐妹仨跪着去求爷爷告奶奶,最后亲戚家一个儿子帮了忙,才让父亲入土为安。这件事对她来讲印象太深刻了,所以结婚后就下定决心非生儿子不可。她说,她不能像父亲一样尸体放臭了也出不了殡。听了这个故事我心里一阵阵发紧,原来养老送终不仅是给吃给喝,还包括扛幡摔盆啊

在听到这个故事一年之后,我的母亲在山东老家去世了,她是回老家看望我大姨,在第二十天的时候因病突然去世。因为是夏天,只能在老家火化。我大姨把出殡的程序和习俗减了又减,但还是要披麻戴孝烧纸扛幡,否则乡亲们会看笑话,母亲的灵魂也升不了天。

好在有我弟弟,一切顺理成章。但在出殡那天,我还是实实在在感受到了不平等和被歧视的滋味。比如印纸钱,只能男人动手女人不能动手;比如送殡,只要是男孩,即便是没上学的娃娃也能走在队伍前头,我们姐儿仨都已四五十岁但也只能跟在他们后面。

我虽然在国家级妇女媒体供职,我虽然自认为还很女权,但那时候一切由不得你,一切都要听从习俗摆布。

有了那么一次难忘的经历,我似乎对妇女解放男女平等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我们不要去苛求农村妇女如何愚昧落后,也不要去责怪传宗接代的旧思想多么根深蒂固,毕竟中国有上千年的封建历史,毕竟我们还是一个农业大国,毕竟我们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妇女解放从来都不是孤立的,我认为妇女的生育状况直接反映妇女的解放程度。让妇女们用亲身经历和感受讲述自己的生育故事,就是希望让更多的人走近她们,了解她们,从她们的讲述中找到正确的答案:到底是谁让她们非生儿子不可?

本文系三联书店《我的生育故事》前言,作者@谢丽华


延伸阅读:

女孩不该只是侥幸生存,还我自由生活的权利!

逃离年夜饭背后,仇女和厌贫在自相残杀

尾图.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