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镇式绝望主妇:年轻的“小妈妈”,觉醒后无路可走

陈果 · 2016-02-27 00:00 · 豆瓣
摘要:城镇里的年轻主妇们,她们大都是八零九零后,就算没读多少书,好歹也认识很多字。她们有精神生活的需求。对自己或对生活会有要求,像驴一样被生活推着走而不能反抗,她们做不到。也因此,她们才会抑郁、焦虑、绝望。

老人.png

图片均来自百度

表妹是八零后的尾巴,现在尚不足三十岁,眼神里早已没有光。她性格沉闷,有什么想法也不太愿意跟别人说。她上学时成绩很好,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初中毕业就没有再上了。

我这两年做自由职业,大量时间宅在家里看书写稿。老家即使住的时间不长,书柜也满满当当。之前表妹到我家,看见随处可见的书籍,会翻开看,眼神里都是羡慕,却又跟我说,她不喜欢看外国人写的书,看起来费劲。我问她喜欢看什么书,我可以送给她。她报了几个杂志名,又说以前在广东打工的时候喜欢看,这几年都没看了。

只可惜那些杂志我家里根本没有。我现有的书,她要么不感兴趣,要么看不懂,也只好罢了。反正,我就算送给她,她可能也没时间看。

前几天,她的大孩子跟我们聊天,说爸爸说妈妈可脏了,一个冬天不洗澡,才洗了三次脚。我问她,那你呢,你一个冬天洗几次澡?洗几次脚?她说,我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每天晚上洗一次脚。那个孩子才三四岁,尚且没有独立思考能力,大人说什么,她记住了,就照搬给我们听。她当然也没有冬天独自洗澡的能力,可能洗脚都要妈妈帮忙。

表妹自己不洗,两个孩子却洗的干干净净,说她生活没有追求这是不可能的。我有些心疼她,一个女人,得忙成什么样,邋遢成什么样,内心对自己看低成什么样,才会一个冬天不洗澡,也不洗脚啊!她以前,可是很爱干净的女孩子啊。

我有一个小孩,今年三岁。他一岁之前,我在上班,因为长时间加班,导致经常见不到孩子。一岁之后,我辞职在家,边写稿边带他。我知道一个新手妈妈,在孩子上幼儿园之前有多艰难。新生命的诞生,除了带给家庭快乐之外,更让家事成倍增加。若家里有人帮忙带还好,没人帮忙,一个人带,会手忙脚乱。

我们这一代人,体力和精力都不如上一代。城市和城镇长大的八零后九零初女生,小时候并没有吃很多苦。然而这个年龄很多人都已经当妈妈了。当了妈妈之后,她们被迫成熟起来,不仅要照顾家庭,还要照顾嗷嗷待哺的孩子。

她们即使学历不高,看电视、看书、上网,总会接触到一些新的育儿理念。像我表妹,她住在镇上,身体不好,每天忙乱,手机里仍订阅了崔玉涛专栏,也看过一两本育儿书。虽然她经常控制不住跟孩子发脾气,但能看出来,她全心全意,凭着自己的理解,用自己的方式在对孩子好。

她希望孩子将来能有跟她不一样的命运,她希望孩子在更好的教育环境里长大。可是她无能为力,她不仅要带孩子,要做所有的家务,还得兼顾所有的人情来往。越是小地方,人情来往越多。她只要身体还好,就会抱一个拉一个,带着两个孩子去各种亲戚红白喜事上做客或帮忙。自己家里有事,或有亲戚拜访,她即使再不愿意做,再忙再累,也要独自整出一桌好菜。

女性.png

在某种程度上,我其实很佩服她。我们同样出身于小镇,可她能做到的这些事情我做不到。我接受不了也做不到我独自一人在厨房忙碌一上午炒菜,炒出供几十人吃的、二三十个菜。男人在桌上觥筹交错,我做所有杂事并伺候他们,只能抽空在厨房吃半碗白面条。我接受不了也做不到,所有的时间都花在照顾家人上,爱吃的永远是大家都不吃的,饭菜不够我就不饿,量做多了就变成大胃王,有剩菜就都是我的这种奉献型生活。

我以前以为,只有我妈妈那一辈女人才这样,等我见了结婚后的表姐表妹们,我发现,生活方式是会传承的。她们年纪轻轻也变成了这种为家庭无私奉献到忘我的女人。她们把自己放到最低,忽略自己的需求,于是很多时候,丈夫或者儿女也就忘记了她们的需求,以为她们真是金刚不坏之身。直到有一天,她们的身体或精神再也承受不住。

她们对待家庭的方式和父辈们一样,可她们又不同于我们的父辈。她们生活的环境,比父辈们更复杂,而她们接受信息,却又比父辈们容易。也因此,她们更容易因为现实生活的困顿,陷入精神危机之中。

她们的意识已初步觉醒,总认为自己不该过这种毫无希望的生活。却不得不屈从于现实:用尽全身的力气照顾家庭。她们认为,能给孩子更好的教育理念和方式,却对外来的信息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中;而身边的人,却总扯她们的后腿,用旧的观念和生活束缚她们。她们比城市的职场妈妈还累,她们的工作没有成就感,只是为了挣养家糊口的钱。她们的工作随时可能中断,一旦中断,就成了真正的家庭主妇。

我的另外一个表妹,她的运气好一点。她有婆婆帮她带孩子,孩子一岁多,她回到了怀孕之前工作的地方:市里的一家美容院,继续做美容师。那份工作计量拿提成, 工作时间相当长,上午10点上班,要做到晚上11点,一个月只休息一天。市里离家不算远,骑摩托车大概一个小时就到家了。

她一周回家两次,像赶场一样,回去看孩子一眼。而她的丈夫,为了每个月能多挣两千块钱,和她的公公一起,在外地做农民工。她和她婆婆相依为命,为了孩子,守在一起,彼此照顾。有一天她告诉我,她很绝望,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有什么奔头。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她92年出生,现在还不到25岁,没有学历,家里没有钱,却已经有了个孩子。我很想像父辈们一样安慰她,告诉她,慢慢熬,等孩子大了就好了。可这种话我说不出口。

城市里,像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难道不正是风光快活、享受爱情的时候吗?而她不是在跟孩子的屎尿屁打交道,就是为了家庭一日日劳作着,用生命的油熬着时间,盼着老的那一天,孩子大了,就有好日子过了。

可是,孩子大了就一定会有好日子过吗?看她婆婆,还不是为了照顾她的孩子日日紧绷着。

我婆婆总喜欢说,现在的年轻人,不用天天在地头上流汗,在空调房里就能挣一碗饭吃。我知道,她是说那些能在服装店、美容院、理发店打工的年轻主妇们。她认为她们的生活已经很好了。精神上的压力完全是自找苦吃。可她不明白,无论是地头上,还是空调房里,看不见希望的生活,才最绝望

然而即使是这样的状况,依然算好的。起码,她们嫁的男人还肯承担起养家的重任,愿意跟她们分担家庭的负担。万一遇人不淑,命运就会变得更凄惨。

家暴.png

婆婆家一个邻居的女儿,嫁给了镇上一户人家。男人婚前好好的,结婚后一开始也还好,自从孩子出生,不知怎么的,就是不肯出去工作,反而整天沉湎于麻将。不得已,她只好带着孩子开黑车挣钱。镇上基本无交警。那个四五岁的孩子没有上幼儿园,他的固定座位是妈妈那辆QQ轿车的副驾驶。她像个单亲妈妈一样照顾孩子,却并没有单亲妈妈的清净。她的丈夫,总找她要钱,不给有时候还打她。

有一次,她被打到全身重伤,不得不暂时停止挣钱,去医院治疗。她的孩子就只能放在娘家。她跟她妈妈说,想杀了他。然而她也只是这样说说,却并没有想过要离婚,她妈也不让她离婚。他再不好,也是孩子爸爸,她们娘俩受欺负时,他会帮他们出头。离婚之后又能如何呢?在小镇上,离婚后只能嫁老的、瘸的,或外地的。 带着孩子的更不好嫁。更何况,他吃定了她,知道她舍不得孩子,每次她说狠话时,他就说,要走你走,孩子给我留下。

她跟我们说,她就当养了两个儿子。一个大的一个小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日子也就过下去了。而她的妈妈却说,男人都是孩子,成熟得晚,过几年他就收心了,愿意跟她好好过日子了。

她的年龄跟我差不多大,因为风吹日晒,生活困苦,已经有了很多白头发,我们走在一起,她看起来起码比我大十岁。

前两天,婆婆家有个亲戚的女孩,只有十几岁,刚上高一。她说起她那些没上高中的同学,在外面打工,一年能挣两三万,言语间很是羡慕。我和她不熟,当时也不知怎么的,立刻打断她说,她们是比你先挣钱,但你想过将来吗?如果你没有读大学,没有走出小镇,将来就会跟她们一样,生活在这里,整日围着家庭转。读了大学,才有机会改变命运。

亲戚里的几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反对我的说法,她们说,留在镇上有什么不好?现在的日子好过到哪里去了,不用做重活,怎么都能挣到钱,一辈子轻轻松松就过了。读了大学,还不是要嫁人生子。

我看着她们,我认出来了,她们的女儿没有一个走出去,所以才会这样说。她们并不知道女儿心中的苦楚,只看到日子还能过下去,才希望别人家的女儿跟她们的女儿一样。

她们未必是用心险恶,只是把生活的麻木试图传递给下一代、再下一代女孩子。可每一代人都是不同的,再往前推一百年,那时候的主妇们,不光不能读书识字,还得裹小脚、织布、推磨,像牲畜一样生活。然而也正是因为不识字,即使过得像牲畜,也自豪像牲畜一样麻木着。

现在的年轻主妇们却不同,她们大都是八零九零后,就算没读多少书,好歹也认识很多字。她们有精神生活的需求。对自己或对生活会有要求,像驴一样被生活推着走而不能反抗,她们做不到。也因此,她们才会抑郁、焦虑、绝望。

我曾经在网上,跟无数个年轻的女孩子说,年轻的时候要努力,要吃苦,要学习,要奋进,现在有多勤奋,将来才会有多顺畅。我说这些话的对象,她们大部分都读过大学,生活中或许有很多烦恼,却并没有真正为生计烦忧过。她们即使一时没有努力的方向,但只要愿意,总能找到各种办法。

可城镇里的绝望主妇,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她们,我只能跟她们说,尽量自私一点,爱自己多一点,强势一点,即使被看不惯也没关系,自己舒坦就行。如果有机会,等孩子大一点,出去找份事情做,总比在家里一个冬天不洗澡,守着时光等年华老去强。

经作者授权后转载。原作者:陈果,作家、编剧、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已出版长篇小说《我的漂亮朋友》、《婆婆的镯子很值钱》,受到各大影视公司青睐。2015年年底最新长篇小说《她没有结婚》已上市,各大网店有售。公众号“名字里都有个狐”(name_hu0307)


上一篇:

中国城镇式绝望主妇:她们还年轻,却已经老了

尾图.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