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二回娘家,媳妇们的“女性觉醒”似乎已有增长

2016-02-09 00:00 · 大年初一回娘家
摘要:亲们新年快乐!年初一尖椒部落为大家送上来自台湾的作者苏芊玲的《大年初一回娘家》文章上半部分:以往在家过年的她,结婚之后按照男尊女卑的习俗到婆家过年。时空转变,从在婆家度过第一个泪眼婆娑彻夜难眠的年后,到今年,她终于能以较持平自得的心情,“旁观”婆家庄十数年来过年时节中“女性地位”的消长。

2DC9.tm.png

因为不想在婆家过年,心机颇重的我,总在除夕下午用各种方法暗示先生“回娘家吃个年夜饭,明天一早就回来继续赶报告嘛!”也的确,为了“证明”不是“有计划 地”回娘家过年,那几年,我和先生总是赶在年夜饭前自台北回到台中,初一中午一过又出发北返。用这种“以合法掩护非法”的方式“偷偷地”在娘家村过了三回年后,总算觉得心中渴望“在娘家过年”的空缺,稍微得到弥补。也就在今年,一来赶研究报告的借口消失,二来心中的悬缺似乎已被弥合,在结婚十余年后,我方才第一回心甘情愿地跟著先生,带著小孩,回婆家庄过年去。而这一回,却发现情况不同,婆家庄的媳妇们可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就在今年(2005),我赫然发现,婆家庄媳妇们的“女性觉醒”似乎已有增长。首先,除夕当天,媳妇们不再围著婆婆打转,儿子们成了准备年夜饭的主角,而除夕的拜拜重头戏除去不若当年盛况外,也不用再等到祖先、神明用毕。最重要的是,儿子们终于想了法子,重新拼置餐桌,大伙儿可以一道上桌围炉了。到了初一,虽仍有重要远客来访,却居然是婆家庄的五个儿子们帮著婆婆张罗起客人的饭菜,媳妇们都远离厨房,各自有事去也。

春节男人下厨.jpg

  至于大年初二,按往例应是“陪婆婆回娘家”的大日子,孰知今年不但公公和已成长的孙辈没兴趣,儿子、媳妇们也无意簇拥,只有先生和我两个人奉陪,这样的阵仗和从前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回到了婆婆的娘家,讶然发现,婆婆的娘家村也呈现类似景象,五个舅舅只回来了两个,其中一位舅妈已过世,因此只有一个舅妈到场,所以我这个“回门客”也 凑进厨房忙将起来,而往日人声鼎沸的院落则冷冷清清,不复当年。当然,婆婆的娘家村中老人家先后凋零,也许是影响初二氛围的主要因素,但是,我总爱想,是不是婆婆娘家村媳妇们的“女性觉醒”也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呢? 

大年初二回娘家.jpg

   看到婆家庄过年时节“男权”与“女权”的消长,不免替婆婆有一点小神伤,不知她是否为捍卫一生父权文化的衰降,感到落寞?婆婆年轻时受尽她婆婆的厉害, 好不容易熬成统帅五个媳妇的婆婆,时代却又变得让她措手不及。婆婆一辈子为成就父权文化的大业努力,虽然常抱怨公公大男人,却从未想过可以为自己争取些什 麽,而媳妇与儿子间“女权”与“男权”的消长,对她而言,代表的恐怕是“越来越不像样”,而非“事情总算趋近合理”。思绪至此,我忍不住想,说什麽“婆家”、“娘家”,其实都是公公、爸爸等男性的家,不知为什麽却贯以女性之名?莫非是以此来套住婆婆、妈妈们,让她们忘却自己操持的到底是“谁”的家,方能如此无怨无悔地跳上维护男性法统的第一线,从不怀疑,更不懈怠?

  无论如何,最大快人心的是,这一次过年,先生明确地告诉公公,明年我们要“名正言顺”地回娘家过年啦!

s26377610.jpg

《大年初一回娘家》,分享日常生活中的种种性别习俗并思考改变之道


延伸阅读:

大年初一在婆家,媳妇们感到性别歧视没有?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作者授权尖椒部落整理推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作者信息及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