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神剧是怎么炼成的:一年消灭十亿鬼子的村庄

鲁韵子 李奕儒 · 2015-10-17 00:00 · 网易大国小民
摘要:产业化的抗日神剧,究竟是怎么诞生的?我们吐槽抗日神剧,我们消费抗日神剧,我们也在制造抗日神剧。

手撕鬼子、时空穿越、石头砸飞机、裸女受酷刑……这一年来,不少离奇、暴力、血腥、色情的电视剧情节充斥在荧屏上,它们都发生在一个共同的时间背景,1937-1945年的中国,抗日战争时期。

这类剧情太多,以至于观众给它们一个戏称:“抗日神剧”。《人民日报》都曾批评道:“血肉之躯铸就的抗战精神”在“神剧”中已“被空洞化和游戏化”,变作掩护暴力刺激的一张虎皮。

神剧雷人归雷人,批评归批评,但“抗日神剧”似乎仍然不乏其市场。

“只要是电视台故事发生在1900年以后、1945年以前的,电视台都会要求往里加抗日剧情,他们觉得这样好卖。”八零后的青年编剧李沅告诉我,他最近撰写的一部民国商战剧就被要求将背景后调20年,以便接上抗日战争,而其中的反派也要改为日本人。“抗日现在已不仅是一种题材,而是一种类型,可以与其他影视类型自由嫁接。

番号.jpg

《永不磨灭的番号》中,孙成海营长向天上扔了一颗手榴弹,竟把一架日本飞机打了下来。(资料图片)

雷人的抗日神剧是怎样炮制出来的?我决定顶着网友“炮火”,到“抗战最前线”——浙江横店影视拍摄基地亲身体验。

2014年横店拍了3000集抗日剧

5个小时之前,我还在一个典型的中国式小城车站——人来车往,黑车司机堵在出口拉拽顾客,刺耳的广播提醒着下一班长途汽车的目的地和“行李要通过安检”。人们一手拎着红白蓝编织袋一手举着吃食,大声谈论着炎热的天气。一切都是那麽喧嚣、鲜活而真实。

但现在,我已身处中国历史上最残酷的战场之一。

空气中硝烟弥漫,地上的草几乎全部枯萎了,那是多支“部队”反复踩踏的结果。填充着糠皮的“沙包”散乱一地,一道道铁丝网横七竖八地向远处延伸。大约30米 开外,十几名“日军”正紧张地猫在战壕里,一起对着空无一物的前方扫射。一连串“砰砰”声回荡在这小小的山谷中。突然“轰”的一声巨响,他们身后的一只 “火弹”毫无预警地爆炸了,火光冲天,热浪扑面而来。我忍不住伸手护住脸尖叫了一声。

等我回过神来,不禁深感不好意思——只见我的两位向导端坐在原地,面无表情,显然对这样危险性相当大的激烈“战况”早就见惯不惊。

他们是22岁的姜涛和42岁的邢文杰,都是常驻横店镇的男演员。邢长得高大威严,穿着一整套上世纪40年代制式的国民党军官制服,手握木头仿造的“冲锋枪” 正在候场。接下来,毫无悬念地,他带领的“国军”将成功反击,主角日后会投靠共产党;而我眼前这队“鬼子”将不出意料地被血腥歼灭。

现在是2015年的夏天。对于生活在横店的人们来说,这一切早已成了日常。由于一直有大量抗日题材影视剧在此取景,早在3年前,这个中国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就被戏称为当代“最重要的抗日根据地”,号称“一年消灭近十亿鬼子”

2014 年,国家广电总局要求国内各地方卫视“加强播放爱国和反法西斯题材剧”,推进宣传“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这将抗日剧的摄制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峰:横店这一年接待的178个影视剧组中,一半以上拍摄的都是抗日题材。按每部中国电视剧的平均集数约为37.3集估算,在2014 年,光是横店就出产了3000余集抗日电视剧。与此同时,美国电视剧的年度总产量仅是5000集左右,其中战争题材不到10%。

被消费的女性:军官、村姑和花姑娘

抗日剧一家独大,也使横店的群众演员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据说,数年前古装剧盛行时,这个着名群体的男女比例曾一度达到1比7,宫女、侍女、侠女随处可见。 而现在,根据横店影视娱乐有限公司一位工作人员估算,在横店演员工会注册的约三万名群众演员中,男性占到了70%以上。他告诉我:“女的在这往往待不了几 个月,找不到工作。抗日剧就是要很多男的去演‘兵’,即使有点女角色,除了主演级别的女八路、女军官之外,大多都是村姑、妓女和被日军糟蹋的花姑娘。

而随着抗日剧同质化竞争的加剧,各类刺激感官的噱头也越来越常见,情色情节尤其能吸引观众关注。上述工作人员就认识横店的一支“花姑娘”专业户队伍,也清楚 她们的“价码”:一般情况出演一天100块钱,被“鬼子”扯上衣500,被扯裤子600-800,全裸受辱则要1000元以上——“不全裸拍出来会穿帮, 她们也早就麻木了”。

打鬼子.jpg

《一起打鬼子》中出现了“裤裆掏雷”的镜头。(资料图片)

对怀揣明星梦来到横店的小伙子来说,机会一下子多起来。

老家在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姜涛来横店已经3年,扮演的第一个角色就是某个日本特务的跟班。在这里,他出演的影视剧九成以上是抗日题材,日薪也从最初的不到40元涨到了数百元。八路军、“国军”、狗腿子/ 汉奸、土匪、农民和“鬼子”,是他总结出的六大“工种”。不论是冷峻地点头施礼、喊一句清脆标准的“はい”(是),还是一脸谄媚地搓着双手讨好:“太君, 要不要毙了这个八路”,都是他引以为傲的基本功。当然,只要可以选择,他还是会演八路,“被家人看见我演鬼子总不太好吧。”

最令姜涛兴奋的,还是在抗日剧拍摄现场接触各种着名演员。比如演刑警成名的李成儒,以TVB古装戏著称的港星叶璇,以及因演绎社会问题剧《蜗居》中的贪官而 “大器晚成”的张嘉译。因收到严格的播出限制,现在中国古装剧和刑侦剧的产量已下降不少,社会问题剧更是几乎绝迹。因生计所迫,曾散落在不同剧种中的中国明星,在近几年都不约而同地转向出演“抗日英雄”。

看完了《希望使命》今天的最后一场戏——剿灭“鬼子”后,将士们在夕阳下祭奠死难的战友;英俊白皙的主演们军服俨然、毫无损伤,似乎刚刚那场大战不过是一碟小菜——我对自己明天会在另一部抗日剧片场亲身当群众演员的体验充满了期待。

本文为端传媒首发。


延伸阅读:经久不衰的“抗日”神剧,满足了谁的意淫?

jianjiaobuluo.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