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别民工:实施家庭暴力的男人是些什么样的人?

红别民工 · 2015-04-24 16:47
摘要:大姐打电话来说,她老公打她了,我帮不了她,挂了电话,我知道我让她失望了……

大姐打来电话,想咨询有关婚姻的法律问题,但对婚姻法,说真的,我不懂,我给她解答不了什么。然而听到她悲伤呻吟的语气,我又不忍心挂断电话。且听她说吧!

她说,老公打她了。动不动就打。抡起巴掌地打,毫不留情;掐住脖子地打,毫不手软。

她说,身上到处是伤,青一块紫一块,很多人都看见过。她身子小,人单薄,还手?又打不过她老公。

她说,老公打她,多半是为钱,经常向她要钱,不给就打,把她在工厂里辛辛苦苦上班挣到的工资都拿去赌去玩去挥霍了。

她说,老公也打过老公公,也是为要钱,不给钱就连亲爹也打。

她说,每次老公打了她,她就跑出来,一跑老公就找,找到了哭着喊着求她原谅,求她回去,表示再也不打她了,毛病要改,一定会改。她心一软就跟着回去了。然而没过多久,照打不误,逼着她再次跑出来。

她说,这次跑出来,无论如何,真的是不想再回去了,她心死了,已经绝望到底了,但又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离婚吧,老公已经给了她一个不小的威胁:如果她敢离婚,他就敢灭了她娘家全家。她怕,很怕,不想让亲人们无缘无故受伤害。

她还说,已经有孩子了,也不想因为离婚而影响了孩子,毕竟孩子是无辜的,她只想让孩子好好长大。

大姐怀着期盼的心情,一连串对我说了很多,说得我都替她很难过,但最后我却未能对她多说什么,只是“唉唉”了几声就挂了电话。

我想不出,究竟说什么才好。我知道,我让她失望了。我也知道,男人让她绝望了。

但我一直忍不住想,搞家庭暴力的男人到底是些什么样的人?

在社会上,我们这些男人性格懦弱,内心恐惧,面对公权力的各种欺压头都不敢抬,面对别人的各种羞辱屁都不敢放。虽然个个长着一把肉锤子,心里老喜欢跟人比长短,却经常自觉地以一个太监的乖顺和奴才的下贱去纵容随处遇到的恶。

但在家里,那就了不得了了。动不动就表示不满和愤怒,动不动就挥拳头打老婆,动不动就张大嘴骂孩子,动不动就摔盘子扔杯子。假话连篇,自以为是,蛮不讲理,出尔反尔。在我们老家话中,有句很难听的骂人的话就可以形容搞家庭暴力的我们这些男人:“在家咬球哩,在外磕头哩!”

原来,搞家庭暴力的我们这些男人只不过是些欺软怕硬的奴才而已。可悲呀!

男同胞们,莫生气,不要怪我这样说就是丢了咱们男人的脸。中国男人的脸,就是被权力拽入屎尿坑中浸泡过的一张面具,不要也罢!

我希望,通过对我们的自身解剖来引起男人的自我反思,进而唤起个人勇气,承担社会责任,从我做起,从家庭开始,改变现状,让瘫痪了的公平正义光明正大地站起来。

本文为作者向尖椒部落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特约撰稿人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红别民工
原名吕延武,1985年生,甘肃古浪人,劳工法律工作者,东莞市卧云劳工发展中心发起人。
延伸阅读
食色性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