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语,通人人 | 2018年国际聋人周

逗逗君 · 2018-09-23 07: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聋”并非一种残疾或损失,而是一种的特质,亦是让聋人成功创造其他独特之处和文化的元素。

从今天(23日)到30日,是一年一度的国际聋人周,今年的国际聋人周主题是:用手语,通人人!(With Sign Language, Everyone is Included!) ”


攝:Thomas Kienzle/AFP/Getty Images

国际聋人周是国际聋人被高度关注的日子,她不仅包括娱乐性的节日,更希望在各国聋人在这一周里,聚集在一起讨论去年聋人社群在教育、公民、政治参与、社会参与等议题的现状以及问题,讨论问题没有解决的原因,并试图找到解决方案,同时也会关注哪些问题得到解决,并分享相互之间的成功经验。

在这一周也希望社会大众能够高度关注到聋人群体以及聋人的现状,并能够让社会大众更加了解聋人,从而促进聋人的社会参与。

手语是聋人议题里亘古不变的主题,它是聋人文化的核心组成部分。聋人文化其实除了手语语言本身自带的其特有的文化特质之外,还有聋人的身份认同以及生活方式、资讯接收和输出的方式,在倡导多元、平等、融合的时代,我们聋人只是人类多元的一种呈现,我们并没有失去什么。我们有自己的语言——手语,也有自己的身份,有自己的文化,我们只是使用手语的少数族群而已。

或许有人会说,聋人就是听不见啊,就是失去了听力啊,但我想问提出这个问题的人:为什么有听力才是得到的?在聋人文化里,听力不是失去,而是得到,聋人得到了手语,得到了聋人文化。

“聋”并非一种残疾或损失,而是一种的特质,亦是让聋人成功创造其他独特之处和文化的元素。*参考资料

手语,图片来源于网络

还记得2009年我第一次知道手语是一种语言,聋人不是残障者这个说法的时候,那一瞬,似乎身体里一直被关着的某种东西被打开。自那之后,我便开始身体力行地去将自己得到的手语毫无保留地去展示。

我知道,很多和我一样的人都和我经历着相同的痛苦,正如我的父母一样。他们对自己的聋人身份感到自卑,因为在普通大众眼里他们“不正常”。我不希望有更多的人和以前的我一样,于是我开始倡导我所知道的聋人文化,只要有发言机会,我就会用手语去表达聋人是什么,为什么聋人不是残障者等等。看似很简单的道理,在实际生活中却很难传播,因为在这个大环境下,这么一个全新的、跳出固有思维的理念,很难去和聋人现有的情况相连接。

也有聋人说自己不是残障又怎样?这不会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好,也不会让我的薪水变得更多,更不会让我有更好的工作,我认为我自己不一样或者接受自己不一样了又有什么用?

是的,没办法改变现状,但能让我们知道我们应有的权利,以及尝试去推动改变,说不定,现在的推动,几年后使用手语的人越来越多,手语语言地位得到承认,就真的可以实现很多改变。

就这么看似简单的两个问题的倡导工作,至今我已经做了四年,而且一直还在做,可喜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慢慢接受。我们力量虽小,但我始终相信,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倡导的队伍,慢慢地一起去推动,改变自会发生。

聋人群体是丰富、多元、有趣的群体,请你和我一起用手语来拉近彼此的距离,你会发现,使用手语的人们,会是另一番别样的世界。

『守语者』是一个2014年8月自发成立公益小组,由聋人、聋人子女以及自然手语翻译员组成,成员全部都是来自聋人社群的人,所有成员意识到聋人文化观点对自己日常生活的重要性;聋人文化的关键是手语,聋人文化和听人文化的关键桥梁是中立专业的手语翻译。

守语者相信只有提高聋人权利保护意识才可能更好地催生聋人听人共融的社会环境。

守语者的宗旨是“听觉特殊人群,沟通机会平等”。

参考资料:

The Name Game:聋人?听障?为何要对称呼执着?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逗逗君
逗逗君,守语者聋人事务所创办人之一,来自聋人家庭的聋人,经历“聋人文化”的冲击而扭转人生,当过教师、仓库管理员、咖啡馆老板、现为法律研究机构的助理研究员。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