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看了卫生巾广告后问我经血是不是蓝色的……

李芝 · 2017-11-21 12:02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在主流意识形态看来,经血是污秽的,不洁净的,不像蓝色那样代表水和生命。讽刺的是,在生理上,代表女性拥有生育能力的便是初潮那一刻。

当我十几岁时的男朋友第一次听说我来月经时,他满脸好奇,连问了我好几个问题:

“每次听广告里说什么日用夜用,有翅膀的没翅膀的,超长的防侧漏的,到底都有什么区别?”

“经血真的是蓝色的吗?广告里都是蓝色的。”

月经广告2.gif

广告里演示卫生巾吸收力的蓝色液体,本文图片均自网络

我听到这些问题时,第一反应是使劲翻几个白眼,嘲笑他的无知,因为对于我来说,每个月都要经历的事情,不仅仅是常识,更是生活的一部分了。

不过,转过头一想才意识到,也不全怪他,他的这些疑惑大多来自月经用品的广告。

一直以来,月经都被认为是“不可公开言说的”,在广告里,这一点被贯彻得非常到位。

比如,月经用品被统一称为“卫生用品”,“月经”二字从不直接在广告里出现。

广告里的女主角们也从不直接说“月经来了”,甚至连生理期都很少提及,而是通过“不舒服”、“那几天”、“大姨妈”、“总有几天不方便”、“来那个”……这些词汇来表示月经的到来。

月经广告3_meitu_5.jpg

那几天、个人护理用品,消失的“月经”

至于对月经用品(目前基本上只有卫生巾,棉条和月经杯等很少)的呈现和描述,我们大多只能听到“全方位呵护”、“温柔呵护”、“舒适”、“超长夜用、安心睡眠”等词汇,除此之外便是女性开心愉快的欢笑声。

当月经都是“不可公开言说”时,经血自然也不被允许出现在广告中。所以,当广告中把蓝色液体倒在卫生巾上,以测试卫生巾的吸收功能时,也误导了祖国广大少男和还没来月经的少女。

倒在卫生巾上的不是经血的真实颜色——红色,是有历史原因的。

早在80年代初电视广告刚开始盛行时,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多个国家的电视台都有个叫品味和体面(Taste and Decency)的规定,其中就有一条声明是:生理期产品里面不准出现血。

我国也不例外,专门出了一套规范卫生巾广告的条例:《卫生巾广告自律规则》(以下简称《规则》)。

《规则》里明确规定: 禁止用以演示被卫生巾吸收的液体,其颜色为红色或与之相近的颜色。

1234266308_meitu_6.jpg

除了不准用红色液体,还不允许在室外拍摄以及在用餐时间播出

而之所以几乎所有卫生巾广告,测试吸收力的液体都是蓝色,有的说法时说因为蓝色看着显得干净,又给人一种天空蓝清爽的感觉,同时也代表了水和生命。

也有说法认为蓝色有一种独特的临床医用感,使人联想到漂白剂、洗涤剂等清洁用品,强调了卫生和“洁净感”,而非“污秽感”。

总而言之,在主流意识形态看来,经血是污秽的,不洁净的,不像蓝色那样代表水和生命。

讽刺的是,在生理上,代表女性拥有生育能力的便是初潮那一刻。

一位拥有30多年从业经验的澳大利亚广告人Sarah Hatherleys曾公开表示:White old men(白人老男人)是卫生巾广告出现这样荒诞画面的“祸根”。

因为广告创意一直都是以男性为中心,所以拍出来的卫生巾广告,自然都是在迎合男权体系下的“道德”和“喜好”标准。

于是月经用品广告里的女性都是翘臀长腿,细腰白肤。在来月经的日子里,她们依然要穿超短裤欢跳,穿性感礼服舞蹈。

卫生巾广告5.jpg

卫生巾广告6.jpg

月经用品广告里女性形象

与此同时,就像在男权社会,来月经的女性被视为不祥的,被禁止出现在宗祠,祭祖等重要场合一样,经血也不被允许以真实面目出现在电视广告中。

这一被行业默认的潜规则,最后被公开制度化,变成了不遵守便非法的行业准则。

随着女性意识的觉醒,越来越多的卫生巾广告也开始尝试打破对月经的污名和对女性的贬损。

不久前,一家英国经期卫生品牌发起了一项新运动:使用红色液体来展现产品的吸水性能。

1016274824_meitu_4.jpg

红色液体的尝试

这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小小的改变,却是对这个在世界上存在了40多年的卫生巾广告的荒诞传统提出的挑战。

然而,我们还是会看到这样的评论:

利维坦评论_meitu_1.jpg

利维坦评论2_meitu_2.jpg

利维坦评论3_meitu_3.jpg

血液在影视作品里并不少见,但是却没有人觉得不合理。大家最多就只是会讨论会不会过于血腥,会不会吓到人,而不是脏不脏。

为什么经血就会被和排泄物这些“肮脏”的东西联系起来呢?所以人们认为“肮脏”的到底是经血还是阴道?

现实中总有一种说法,说来月经是排毒,经血中的血块就是毒素,但是只要对生理知识有基本了解的人便知道,那些血块是子宫内膜。

而所谓经血中的异味,是因为接触空气氧化才有的,如果你使用的是月经杯,就不会有什么味道。

至于晕血,我问了办公室一位晕血的女同事,她说:“如果我来月经也晕血的话,那我现在应该已经死了。”

1927187956_meitu_1.jpg

有晕血的网友也说不会晕月经血

事实上,晕血本身不是一种生理疾病,而是一种心理障碍,就像有的人怕看到蛇和蜘蛛一样。当影视中作品中出现血,只要不是太血腥(或者说太逼真),晕血的人自己会暗示自己这是假的,便不会产生晕血反应。

所以,当你急于找各种理由来拒绝经血的出现,是不是也在受潜意识里“经血是肮脏的,月经是禁忌”的偏见的影响呢?

至于所谓的“女权主义者想太多”,我想说的是,在几千年的男权思想之下,性别不平等已经渗透到生活的各个方面,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从细微处觉察到性别不平等和性别压迫,对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观念提出质疑和反思,这样子我们才不会像“温水里的青蛙”,沉浸在看似温暖其实却是万丈深渊的环境里,等到想跳出来就为时已晚。

更何况,月经是这个世界上半数人每个月要经历的事情,是我们广大女性最真实的感受,如果对如此明显的污化名进行反思就要被说“想太多”,那我只能回一句:“是你想太少了吧!”

timg.jpg


延伸阅读:

月经即政治

别用增加女人劳动负担的方式来搞“环保月经”

漫说月经 | 我与“她”的罗曼史,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李芝
咱们女人有力量。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