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告也
社工,有时想逃回火星去,但还是致力于在地球上反抗无所不在的性别压迫、阶级压迫和制度压迫。
要改变女工的委屈,我们不仅要勇于向日常生活中的男权压迫说不,更要和兄弟姐妹们一起争取工资增长,争取月经假、免费托儿。我们将得到,体面的收入,发展的权利,以及真正的权益和幸福。
2015-03-18
女工说
在农民工身上,我们看到已婚的男人,却和妻子分别住在不同的工厂宿舍;我们看到年轻的妈妈,却在孩子断奶后一年都没有再见过他/她;我们看到新婚的夫妻,因为请不到假不能回家欢聚;我们看到流动的孩子,在妈妈加班不能回家的傍晚,一个人在路边徘徊……我们看到,今天的...
2015-06-15
女工说
《夏洛特烦恼》火了,沉浸在剧情中的时候,你有没有思考过其中的性别问题?直男癌,为什么占便宜的总是你?
2015-10-14
女工说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创业公司纷纷把目标对准工人群体,各种蓝领app层出不穷,试图挖掘工人的商业价值。然而工人真的需要这样的软件吗?在“丰富工友业余精神世界”的美好想象背后,充满对工人群体的消费和进一步边缘化。
女工说
这群为了补缴社保而抗争的女性身后,是2675万退而不能休的女工,以及1780万即将面临同样退休困境的女工。是几代女工在市场和家庭中辛苦付出却不被承认和保护的劳动。
女工说
杨改兰不是别人嘴里的蝼蚁,她是人;而弱势群体虽然弱势,他们依然是人。人天生呼唤作为人的权利。
2016-09-13
女工说
“管全家人吃喝生活,算不算有价值的事情?”
2020-03-05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