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红别民工
原名吕延武,1985年生,甘肃古浪人,劳工法律工作者,东莞市卧云劳工发展中心发起人。
我就是拒绝依靠世俗的惯性来运转自己,对不理性的社会制度我能反抗就反抗,对非人性的游戏规则我能不玩就不玩,对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我能不做就不做。这一生,我注定不会去考什么功名拿什么文凭端什么铁饭碗了,我就一个初中生,受苦也罢,遭罪也好,该怎样就怎样,我认了...
2015-03-17
女工说
在城里,高强度的劳动、糊个口的工资、无处不在的歧视,让人看不到任何留在城里的希望;在农村,不养人的土地、腐败的官僚、被垄断的资源,让人想不出任何回到农村的理由。与此同时,我们自己面临的却是青春的流逝、血汗的耗尽、身体的残疾、父母的年老、社会保障的缺失...
2015-04-15
女工说
大姐打电话来说,她老公打她了,我帮不了她,挂了电话,我知道我让她失望了……
2015-04-24
食色性
先坐汽车到广州,再在广州坐火车,两夜一天后,终于到了兰州,下火车换坐汽车。然而,没行多远,车祸降临,她转去天堂了。回家,就永远成了个梦。一年多了,父母没有见到女儿长大了多少,女儿也没有见到父母老多少了。
2015-04-28
女工说
“拼死拼活地赶产量,流血流汗地做品质;给公司创造利润,让老板赚上大钱……这样做得到的员工才能叫人。”而依此标准,“手脚慢而又笨,产量做不出来,品质也做的差,却领着工资拿着老板的钱”的作者“就不算是个人”,更不可能“享受”被当做人的待遇,而只能是“猪狗...
2015-06-17
女工说
他表弟受了工伤,在医院里经过治疗出院回厂后,就停工留薪期内工资福利待遇等问题与工厂发生了争议,一时想不开,就在工厂里跳楼自杀,死了。
0000-00-00
女工说
在工业区里,随便转上两圈,就能收到不少外表粉红“温馨”的妇科小册子;再转个弯,也许就是一间人流小诊所。在极具“特色”的广告词下,都隐藏着多深的套路?
2016-08-02
女工说
本文为工业区生活故事征集大赛的投稿作品。在工业区生存会是怎样一个境遇?一个月又要多少钱才能生存下来呢?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酸甜苦辣咸也只有个人才感受最深,今天我们就带您看一看别人是怎么过的。
2016-09-20
女工说
漂在广州白云区的小黑巷子,巴掌大的出租屋里,张望都市的红装,遥想乡村的芬芳。
2018-07-27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