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137
外来女工遭遇家暴,面临更多的困境。
2016-07-13
女工说
52岁的家政工安翠萍,在暮春时节买了人生第一件旗袍。穿着它,安翠萍站在北京CBD一家书店的聚光灯下,说:“要把姐妹们的苦难和奉献都讲出来。”
女工说
“老说男女平等,抗洪时让女人来一个试试?”抗洪现场真的没有女性吗?不是她们不在,只是鲜少被报道、被记录。救灾现场的女性身影:
2016-07-11
女工说
彭中宣,衡阳祁东人氏,1973年生,今42岁,家里排行第三,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家中姐妹三人如今都在深圳打工。
女工说
媛媛出生在渔村。像村里的大部分女孩一样,她14岁外出打工补贴家用,年纪轻轻就听从家里的要求嫁人。媛媛是世界工厂里众多女工的缩影。在这间工厂里,她们度过严苛、忙碌的一天后,在拥挤的宿舍沉沉入梦。
女工说
“虽然你们性格合不来,他还隐瞒自己的情况,可是他有两套房呀,嫁给他你就生活无忧了。”对女性来说,婚姻的意义只在于此吗?
2016-06-07
女工说
在母亲的要求下,雅萍相亲结婚了,但婚后的生活因为经济压力而变得矛盾重重。再婚后,雅萍在物质上获得提升,却又遭遇了家暴。感情与物质,是“二选一”的关系吗?
2016-05-26
食色性
性欲从来不是性侵犯罪的元凶,不懂尊重女性的人格才是。想要获得平等和尊重,你可能得离这些人远一点:
2016-05-21
食色性
18岁的阿梅分享了她成长中因性别遭受的伤痛,以及成为女权主义者的心路历程。她的故事是否能引起妳的共鸣?身处性别不平等的环境,除了小心翼翼地避免受伤之外,我们还可以勇敢发声、奋起反抗。
2016-04-19
女工说
高晓应聘厨师,却只因为身为女性就被拒绝,于是发起“广州就业性别歧视第一案”,她想要去击打一下那堵性别歧视的高墙,就算击不倒,起码也要听到来自于墙的回声!
2016-04-18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