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27
过去几周,我们经历了种种震惊、无助和痛苦,也时常感受到难以遏制的愤怒——为不负责任的官僚,为无辜之人的死去,为不被允许传播的真相。我们该如何面对自己和他人的愤怒?在社会议题和政治面前,表达愤怒是非理性、毁灭性的吗?美国民权运动家Audre Lorde的一段演讲或...
2020-02-10
女工说
随着雪莉、具荷拉相继离世,公众得以一窥韩国K-pop(流行音乐)行业光鲜表象下隐藏的阴暗面。具荷拉的自杀让人们开始反思,傲慢韩国的司法系统是如何一步步吞噬这位韩国乐坛最受欢迎的明星的。
2019-12-03
新鲜事
本文为“我想要一个___的对象”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我想有一位女权主义者男友,不会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女人要像花瓶一样摆在家里,也不是为了结婚生孩子这些世俗的繁务而和我在一起,而是我们可以相互支持彼此在做的事情,一起为目标而努力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2018-10-17
食色性
本文为“那女人真酷”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我养你啊”这句话,真的有那么动听吗?
2018-05-24
女工说
外出工作的爸爸,在家做饭的妈妈和只会哭闹的孩子?现代家庭可不止这些。
2018-05-23
新鲜事
“现在我将不再沉默,要用我的声音为我的团体发声!”
2017-12-04
涨知识
白月在婚礼逃走了。在外面打拼了十年,成为畅销书作家,白月不断开启人生的新起点。而在某一天,她遇见了张云溪……
2017-05-16
女工说
白月疯了,在离开老家之后,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在精神病院,白月遇到了一个男青年,他同样被人觉得怪异。他们开始互述衷肠,渐渐越走越近。这突如其来的爱情能治愈白月的“创伤”吗?
2017-05-16
女工说
躺在病床上的,是白月的奶奶,白月见到她时她已是奄奄一息,为爷爷生儿育女,做牛做马,操劳了一生。奶奶死后,白月看着不成人形的奶奶不禁悲伤:中国女人,就必须活的如此狼狈吗?
2017-05-16
女工说
白月觉得自己着了魔,看老家的亲戚一会儿是人,一会儿是蚂蚁。可他们是人的时候手比钳子还硬,是蚂蚁的时候又口吐人言。白月忍着恐惧应付亲戚,直至最后看到躺在奶奶床上的大蚂蚁……
2017-05-16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