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肯退婚还威胁炸我全家,婚礼第二天我就被打得半死

侯国安 · 2017-06-22 18: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结婚第二天对她拳脚交加,孩子出生当天在麻将馆打牌不回家,她生病后得到的是他起诉离婚……这是一个真实且残酷的故事,遇到这样的“丈夫”,婚姻还有意义吗?

20多年前,邓大姐还是一个高中生,因为家境不好,高中没有读完她就辍学了。

她刚刚从学校出来时特别喜欢在电脑上打字。18岁那年,她就在湘潭找到了一份打字兼复印营业员的工作。那时的工资是底薪300块钱一个月,其他的就是计件拿提成,4毛钱一张或8毛钱一张,所以她有时候一个月最高能拿到六七百块钱。

 “那时的钱,真的好值钱,挣到的钱除去我自己的开销,还能攒下不少,而且我打工以来,家人也没有问我要钱,都是我自己留着。后来我嫁人的时候,我娘家要花钱给我做一套家具我都没有要,我用自己挣的2000块钱做了全套宝丽板组合家具。”说到这里邓大姐露出自豪的表情。

但是提到婚姻,她的语气一下子又沉重下来。因为那段婚姻,毁了她的人生。

结婚第二天,他就开始打我

untitled.png

插画师:苏丹

早在1988年,邓大姐就听说过她的前夫。

“那时候我们几个老乡都在外面打工,他那时候就已经是出了名的爱赌博。除了吃喝拉撒,他可以在麻将桌边坐三天三夜。我心里暗暗在想,以后肯定不能嫁这样的人。”邓大姐说。

可是,那时候因为她的前公公婆婆经常往他们家跑,她的父母居然心软了,在没有经邓大姐同意的情况下,就答应了这门婚事。邓大姐知道这个事情后,坚决要退婚,却被她前夫威胁:“要是你退婚了,我就把你们全家给炸了。” 年轻的邓大姐听到这个非常害怕,就不敢再提退婚的事儿了。

1990年正月初六,邓大姐结婚了。结婚的前一天晚上,她前夫还跟别人通宵打麻将,第二天从麻将桌上爬起来接了邓大姐到家后,他就又和他那些狐朋狗友去打麻将去了。邓大姐觉得非常委屈。

结婚的第二天,她前夫更加过分,居然把人叫到家里来打麻将。邓大姐很生气,就把房间门扣上不理他们。不料他打完麻将后,一脚把门踹开,把邓大姐按在地上,从头到脚打……

说到这里,邓大姐反问我们:“你们说,结婚第二天就被老公打,这样后面的日子还会幸福吗?”

“那时候挨打时逃都没有办法逃,他每次都把我打得半死。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好一点后跑回娘家”,邓大姐哽咽着说。

“我的公公婆婆是老退休工人,没有跟我们生活过,我们是自己住在山坡上的一套老房子里。他们归根到底都还是护着自己的儿子,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邓大姐委屈地说。

孩子出生当天,他依然在赌博

WhatsApp Image 2017-03-17 at 12.17.57.jpeg

插画师:补药脸

1990年10月24日邓大姐生下了女儿。她前夫上午去邓大姐娘家去打喜,打喜完他不是回家,而是又去打麻将了。

邓大姐的妈妈买来了鸡蛋,要做红鸡蛋,来到邓大姐家里却发现他前夫不在家,只有邓大姐一个人虚弱地躺在床上。邓大姐的妈妈找到麻将馆,看到他说:“我女儿刚生完小孩都动不了,你居然让她一个人在家,自己在这里打麻将,你太过分了吧。”他这才回来。

在邓大姐坐月子期间,他完全不顾家里的生计,天天抱着女儿去打牌,孩子要吃奶了才送她回来。

“我急呀,哭呀,我眼泪流干了也没有用。”邓大姐说着,眼角又挂满了泪珠。

1993年,邓大姐听说广东好找工作,就把自己的小孩给她外公外婆带,自己来了惠州打工,没多久邓大姐前夫也来了,他们在同一家工厂上班。

打工这几年才过上了一段时间的太平日子。

1996年,他们攒到了一些钱,就想着回老家做小生意。邓大姐本来是想在城市里买一套房子。但是她的婆婆却极力反对,只因怕自己去世的时候,没地方给她做棺材。实在拗不过她那迷信的婆婆,她只好在乡下建房子,她的前夫又是什么都不管,都是邓大姐一个人来张罗。

从建房子做生意到带孩子,邓大姐一个人忙里忙外,她前夫却天天去打牌。有一段时间,邓大姐觉得全身没有力气,也不想吃饭,就去了乡村诊所看病,结果医生没怎么认真看,就给她打了氨基酸,压迫了她的神经,导致她开始有一些精神分裂的症状。

“开始几个月什么都记不起,不认识人,就一个人关着门待在家里,一句话也不说,什么事情也不做。后来我住娘家,我爸妈给我送饭来我就吃一点,他们不送我就不吃,反正既不难受也没有什么不舒服。有些事情想管也管不了,已经是精神分裂了。”邓大姐回忆那段非人的日子。

后来邓大姐去了正规的医院,吃了药,病情虽然得到了控制,却没法根治,时不时就会复发。建房子和治病很快就将她的积蓄花完,邓大姐又只得重新出去打工。

为了逃离魔掌,我带病在外漂泊

家政工3.png

插画师:苏丹

2003年到2004年,邓大姐先后辗转福建广东,在很多工厂打工,但是因为病情反复发作,她根本没有攒到钱。

2005年,她又只得回了老家,开了一家卖小吃和烟酒的小店。那时候她的女儿15岁,就帮着家里开店,而她的前夫就天天去电脑城打游戏。

好在那时生意挺好的,一年还攒下了一些钱。

2006年,邓大姐给她前夫买了一辆摩托车,想让他去拉客为家里赚点钱,结果他每天骑着摩托车都是去打麻将,根本不接客,邓大姐去麻将馆找他,他就一巴掌打在邓大姐脸上。

“2006年我又被他打了好多次,每次都被打得半死,我没办法又跑出来了。来到东莞,最先进了一家纺织厂,又进了制衣厂、饼干厂,因为病经常犯,每年都要换工作。”邓大姐无奈地说,即使是在外面漂泊,她也不愿回到那个禽兽旁边。

2008年,邓大姐前夫觉得房子也搞好了,孩子也大了,邓大姐的病又一直不好,他就起诉离婚了。那时法院判他每个月给邓大姐几百块钱的生活费,到现在邓大姐一分钱都没有拿到。

邓大姐告诉我们,法院判给她的房子也在老家那山上,已经有十年没有人住了,那个水池的水也没人喝过。

“现在想想,自己以前真傻,居然忍受这段痛苦的婚姻这么多年。如果我能不顾世俗观念的束缚,早点和他离婚,我就不会遭受这么长时间的折磨了。现在我想明白了,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再回头的“, 邓大姐坚决地说。


延伸阅读:

“死去”的丈夫,带着儿子来索取她的生命

为了孩子,面对家暴她一忍再忍不愿离婚

红别民兵:实施家庭暴力的男人是些什么样的人?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侯国安
城市里的一线打工者,奶爸。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