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进蚂蚁洞 | 女权魔幻现实主义小说连载(一)

李霜氤 · 2017-05-12 09:3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白月接到父亲的消息,让她回一趟老家。白月如约回家,却产生了奇怪的幻觉,老家的房屋变成一个个蚁巢,接她的小婶婶竟是一只小蚂蚁……

头图.jpg

插画师:补药脸

苍凉的远山,飘渺的云雾,山脚下的村落,那四方的院子,像是禁锢着无数不羁的灵魂……

新春刚过,炮竹的残骸,一地红色的悲凉。

白月站在那方正院落前,院落门口贴着对仗工整的对联,她无暇看龙飞凤舞的字体,只看到大门正上方贴着方方正正的几个字:家和万事兴。

红色的纸,黑色的字,中国人的老话。

可是白月怎么看,怎么觉得那几个字像家和女人屈。白月抬头看了看刺眼的阳光,猛地摇头,像是要赶走眼里的幻象。这不怪白月,这幢房子留给她的记忆就是这样。

可是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整个钟家村,一座座朱墙四方院子,突然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动物世界》节目中出现的蚁巢, 一个个蚁巢像竹笋一样伫立着,密密麻麻爬满了蚂蚁:有的蚂蚁在挖掘,有的蚂蚁在搬运,各自劳作,一开一合的颚。

白月头皮发麻,转过头求救般地扣门,一拳又一拳。

打开门的是一个梳着发髻的年轻女子,个头不高,身材丰腴,白月猜她应该就是爸爸之前在电话中提过的小婶婶锦阳。白月甚至不知道锦阳小婶婶的姓氏,反正整个钟家村的男人几乎都姓钟,嫁过来的女人姓氏各异,一代又一代,但似乎未对钟家村产生什么改变。

哟,你是小淑吧,快进来,锦阳小婶婶说。

白月离开这个家已经12年了,离开之前她的名字叫钟小淑。

白月观察着小婶婶,她嫁入钟家不久,还没有孩子。鹅蛋似的脸上,眼眸如清泉荡漾,水红色的嘴唇若昭示云雨的朝霞,丝丝体香从小婶婶身上透出来。念过书的老人说,这是女人最美的一段时间。

请问……是小婶婶吗?

是啊,小淑,你跟我来。锦阳小婶婶抓住她的手把她往屋里拉,白月微微颔首,试图显得恭敬而谦卑,压制住内心翻滚不已的东西。

白月听爸爸讲过叔叔钟志明和锦阳小婶婶的恋爱故事。这些年钟家村发生了许多变化,其中一条就是新建了水库,引进了自来水,不再用河水和山泉。在养育了钟家村祖祖辈辈的山泉上游,还有几条村子。锦阳小婶婶就是几条村子中的一个,人家不多也不知名。年轻气盛的小叔叔和几个同伴上山探险,误闯进那个村子,认识了锦阳小婶婶。得知小婶婶家两个弟弟愁书本费和文具钱,小叔叔第二次上山就背了很多的文具,一身汗水和泥土。锦阳小婶婶无比感动,扑过来狠狠地亲了叔叔脏兮兮的脸。很快,他俩谈婚论嫁。过门时,叔叔还给了锦阳家三万彩礼,把锦阳家人乐呵得合不拢嘴。嫁入钟家村后,锦阳婶婶也经常一个人抿嘴笑。但在人前她不怎么笑,总是低眉颔首,显得谦恭,但她那点小心思,大家都懂。

4.jpg

白月觉得之前那蚁巢的幻觉又渐渐浮现出来,一只巨大的黑蚂蚁散发出信息素,小型蚂蚁跟着信息素离开了自己的蚁穴,来到大黑蚂蚁的巢穴。不是一个窝的蚂蚁,可能会相互噬咬。可是小蚂蚁跟着大黑蚂蚁来到黑蚂蚁巢穴,没有相互撕咬,而是成为了其中一员,分食它们的食物。可是,作为工蚁的它必须不断干活。

白月被牵着走路。走着走着, 白月觉得锦阳小婶婶的手逐渐变得冷而坚硬,她低头一看,那柔软的小手变成了黑色的爪,还有一根坚硬的胫节刺。这不是蚂蚁的器官吗?难道锦阳小婶婶变成了小蚂蚁了?

白月喘息着,试图告诉自己,这一定是幻觉,怎么会有如此怪诞的事。

和人一样大的蚂蚁,将它的头转向她,两片巨大的颚一张一合:小淑,就是里面。

这声音如此熟悉,不就是锦阳小婶婶吗?

房子不见了,禁锢着无数自由不羁的灵魂的房子,不见了。全都变成狭窄黑暗的土洞,白月已经看不清楚了,但有种强烈的直觉告诉她,向哪个方向走。

自己像是被信息素指引的小蚂蚁。

白月不相信发生的一切,可是越到深处光线越暗,她伸出手,已经看不见五指。

白月觉得自己的手突然被解放了,硬物离开自己的手腕,眼前亮了起来,狭窄的土道,逐渐变得宽敞,慢慢形成一个圆形的空间。

白月伸出手,揉了揉眼睛,居然是五只巨大的黑蚂蚁!

身边的蚂蚁爬了过去,比起那几只,它简直是只小不点蚂蚁了。它们用触角触碰着对方的触角,似乎在交换信息。

那只似乎是锦阳小婶婶的蚂蚁,身体偏褐色,在与每只黑蚂蚁相互触碰触角之后,伏在其中一只脚下,显得十分谦卑。它的地位,到底是卑微的。

“小淑,过来呀。”不知道是哪一只在叫她,白月身体一紧,一动不动。

“小淑!小淑!”一声又一声。

2+.jpg

那只巨大的黑蚂蚁朝自己爬过来,它的身体发出机械一般协调而有节奏的的声音。地上的沙砾被震动着。

越来越近,它的触须一下子碰到白月的胸口,一下一下地快速拂动,白月觉得胸口有千万只蚂蚁在爬。

啊——白月眼前一黑。

是蚂蚁,是蚂蚁,是巨型蚂蚁,我的家人呢?爸爸呢?奶奶呢?大伯伯母叔叔婶婶还有姑姑呢?

我是不是遇到了妖怪,是蚂蚁妖怪,这些蚂蚁都成精了!一定是它们吃了这村里的所有人!

天啊,这西游记里的情节,居然真的发生了,我该怎么办?上花果山拜师,杀了蚂蚁妖怪为家人报仇、为民除害吗?

白月觉得脑子像正负离子对撞机一样,有零件在高速旋转,发出“嗡嗡”的声音。

白月眨了眨眼睛,还是觉得一片朦胧,依稀感觉自己是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以及身处一间白墙的屋子,昏暗灯光下,她看见一张脸,是人的脸,逐渐清晰。

清秀的眉眼和光滑的脸颊,熟悉的气息,小棉姑姑?

那张脸对她撕扯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小淑,你还记得我?”

白月觉得头一阵胀痛,喃喃道:“蚂蚁……蚂蚁……都是蚂蚁……他们都是蚂蚁……”

小棉姑姑幽幽一笑,面容平静又诡异:“我们本来就是蚂蚁啊,你也是,不然我们是什么呀?”

我们……是蚂蚁?


延伸阅读:

他对待妻子,就像对待年久失修的家具 | 女权情欲小说连载(一)

我要生出一个男人,才算是成功的女人? | 女权情欲小说连载(五)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李霜氤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学习中的女权主义者,愿女人和男人都挣脱传统性别枷锁,自由呼吸!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