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友的呐喊:我们要做主人不做过客!

萤火虫 · 2017-04-11 12:17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告别与告白”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本篇文章与其说是告白,不如说是来自工友内心的呐喊,他说:“我是一个劳动者,一个工人。我不觉得丢人,因为世界是我们工人创造出来的。”

WhatsApp Image 2017-04-10 at 16.29.11.jpeg

插画师:补药脸

人们都说三十而立,回想起自己的前三十年,我对失去的青春岁月有无限怀念,对三十年的人生路程万千感慨,但也对工人的未来充满希冀。

我的学生时代

我自六七岁开始上学时,一直到长大,家人和老师不停的告诫我一定要考个好大学。

他们总说:“你要是不考大学,这辈子就只能种地了,只有考上好大学才能离开农村,找个钱多又体面的工作,才能找个漂亮又好的媳妇。“

那个时候我还没听说过打工,以为只有高考一条出路,所以就相信了他们说的“高考决定了每个人的命运”,拼了命的死读书,不交朋友不谈恋爱,不去网吧不抽烟不喝酒。回到家里父母也不让我下地里干活,说干农活会耽误我的学习。

当我压力大到受不了的时候我就会用俞敏洪、李阳、马云这些社会精英的成功故事来激励自己坚持坚持再坚持。我还会找一些成功学的书,如卡耐基的人性的弱点来看,还会读一些心灵鸡汤的书,如读者,意林等杂志。直到很久以后我才发现成功学被誉为迫害青年人的三大毒药之一。

我十八岁时,被逼着复读了两年,连续参加了三次高考,高中上了五年,只为考上大学,才勉强考上一所很差的大专。

U8210P1276DT20130328164447.jpg

本文以下图片均来自网络

上学时代影响我最大的就是“家庭暴力”,父亲经常打母亲和我,打的很严重,他的暴行让我觉得他很变态,邪恶,不是人,是魔鬼。这给我留下了很深的阴影,大概高二开始我就有了强迫焦虑症,头发白了很多,总是担心他会来学校打我,特别恨他又特别怕他,我都想过让他坐牢不要再出来了。

长期对父亲极度的恐惧和担心导致我的性格有些不正常,内向,不够坚强,很敏感,想事情容易钻牛角尖,脾气暴躁。其实我的要求不高,只希望父母能像普通的家庭的父母一样关爱我,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是一个正常人,也许今天就都不一样了。

我的学生时代,单纯的少年,就这样在家暴和求学压力的双重折磨下度过,我没有童年,没有感受到爱,也没有爱过别人,甚至差点走上犯罪的道路。 

我的打工时代

在我读大二的时候,家里因为经济困难,交不起学费,我就退学去深圳打工了。

第一个厂我就要上夜班,我非常讨厌上夜班,上夜班时,我的生活完全黑白颠倒,这是违反人类的生活规律的呀!

我晚上想睡不能睡,白天又睡不好,吃不下饭,上完夜班回宿舍路上看到太阳渐渐升起,那种极度的疲惫让我似乎能理解这世上一切的丑恶和苦难。

timg (2).jpg

第二个厂虽然没夜班,但是那流水线的速度快的我的头都抬不起来,每天我从早八点一直干到晚上十一点。忙的时候一个月一天的休息都没有,闲的时候连着放十多天的假,工厂还把我们大部分双倍工资的假日都调休掉,导致我们累得要死,工资却非常低。

有工友气的想把厂给炸了,有的骂老板杀他全家,有的说罢工,有的说累死人不偿命呀,有的晕倒了,有的哭了,有的已经没有知觉不知道什么是绝望……很多工友想辞工工厂都不让走,说要等做完订单才行,有的受不了就自离了,而自离的工友都要被扣工资。 

我进的第三个厂终于不用夜班,也不是流水线,心想总算找到个好厂,我还挺高兴,可我第一天上班一进车间就闻到了很刺鼻的气味,这些气味都是化学液体挥发出来的,都是有毒的,长期积累对身体会有很大的危害,我们一两百人在这有毒的车间干活,有年长的大哥大姐,有年轻的男孩女孩,我心疼我自己,也心疼他们……

我不想再进厂了,我总担心有一天会死在厂里,就算不死,到老了也没有保障。我开始想我不能一直这样混沌度日,我就想攒点钱开个小店或做个小生意,总比打工强吧。可是,什么时候能攒到那么多钱呢?做个小生意真的那么简单吗?

wd070704011.jpg

街上的各种小店看起来生意还不错,所以我也幻想着自己做点小生意,但后来我发现这只是表象。在全球经济下滑的时代背景下,市场竞争那么激烈,大老板大资本都已经把全球的市场瓜分完了,都搞垄断,就我这点钱,没关系没背景没资源没经验的,开个小店真的能赚到钱吗?

即使我运气好也赚不了多少钱,风险又大,赔不起而且没有钱持续投资,如果家里有人有个病有个灾的什么的立马倒闭,这真的不是长久之计

而且现在很多打工的人都想靠做生意过上安稳日子,成功的只是少数,大部分人都是会赔掉自己辛苦攒的血汗钱。

我们的未来时代

如今我在想,厂里虽然很辛苦,也算比较稳定,工资少那是因为利益分配不公平不合理,老板管理层他们拿的太多了,我们的出路应该是要求与老板重新分蛋糕,争取更公平合理的分配。看起来,身边好像所有的人都不想进厂,都想去做生意当老板,但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进厂打工的人却越来越多了,从最初的几百万到几千万到现在的三四个亿,这说明了未来会有更多的有产者将加入到无产者的队伍中,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大趋势,谁也违背不了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

timg (3).jpg

很久之前我从来都不愿承认我是个打工的,甚至害怕别人知道我是个打工的,因为那时候的我很不甘心,总想着有一天我也能通过我的努力当上老板,过上好日子,我想我只是暂时在厂里,以后迟早都要走。

这应该是所有打工朋友都有过的相同想法,但是这样想很危险,因为这样想的话每个人都会把自己当成厂里的过客,而不是主人,无论厂里老板资本家怎么欺压,我们都只会选择忍受,受不了就离开。这样子的话,那厂里的那些不公平不合理的制度谁来改变呢?难道就让工厂一直这样黑下去吗?让资本家继续去欺压我们的兄弟姐妹,后代子孙?

很多人都说自己迟早都要离开,只是暂时在厂里过渡一下,但其实很多人就是这样一边想着离开一边却在厂里干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却依然没有认清现实……

现在是时候要告别这个过客想法了,丢掉幻想,认同自己的工人身份。我就是一个打工的,一个劳动者,一个工人。我不觉得丢人,不觉得孤单,不觉得抬不起头来,因为世界是我们工人创造出来的,不合理的世界也应该由我们工人团结起来改变。


延伸阅读:

富士康魔咒:我们都是无罪的囚徒

遇到这样的“极品”老板,不走人还留着过年吗?

暑期进厂打工:我人生的一次体验vs她可预见的整个人生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告别与告白”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萤火虫
工人,热爱生活。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