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鸡蛋炒饭里的阶级与性别

牛皮帆 · 2017-04-14 10: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一碗普普通通的蛋炒饭,不仅可以解决温饱问题,有时候也折射出我们生活中那无处不见的性别问题。

忘了是哪个名家说过,鸡蛋炒饭和青椒肉丝是两个最家常但是最难做的菜。偏巧这两个菜都是我的最爱,今天先讲鸡蛋炒饭。

蛋炒饭做法.jpg

此图片由作者提供

我和朋友聊过蛋炒饭的做法,发现好多人家都有心得体会。比较一致的是,很多家庭认为,准备用来炒的饭最好是隔夜饭,这样炒起来粒粒分明,不会出现粘锅的悲剧

但鸡蛋的炒法就非常多样化。有的家庭是先调蛋液,加入盐巴。等油烧热后,倒入打散的蛋液,待蛋块成型后再加入白饭翻炒即成。有的做法则是先炒饭,然后再倒入准备好的蛋液翻炒。据说后一种做法最传统,而蛋炒饭的理想状态就是蛋液包裹住饭粒,颗颗金黄最妙。

蛋炒饭做法.jpg

插画师:补药脸

我记忆中的蛋炒饭最常出现在双职工的父母太忙之时,据说甚至这是我自己学会的第二个饭菜(第一个据说是白菜汤)。

我家的做法是上述第一种,即先用油炒蛋,最好是油多一些,蛋会变得非常金黄绵软,蛋块不宜过小,成型后关火铲出再炒白饭。白饭放入混着蛋香的热油中,炒散后再加入一点水,以防太硬。之后再倒入蛋块,吃的时候,先看白银黄金渐次搭配,再尝韧硬的饭配上香软的蛋块,人间极品不过如此!

当年还不及灶台高的我就已经开始倒油炒蛋,虽然对父母来说是个惊喜,但也许也是个噩耗。因为我倒油用蛋都非常奢侈,为了自己的口腹之欲实在罔顾家庭经济条件。 

记得有次去同院的小朋友家吃饭,她也是踮着脚尖做饭的年纪,打了一个鸡蛋调匀后,加入了一些凉水。我忙问:“不是几个人吃饭就放几个蛋吗?”她震惊地看我一眼说:“鸡蛋那么贵,谁舍得啊?加点水进去,鸡蛋会变泡,这样就够吃啦。”我沉默地看她放了一点点油,然后又把鸡蛋剁碎成小粒粒,放进两人份的白饭,又放了一些腌菜碎。低头默默地吃完这顿饭后,我回到家把这件事告诉父母,才知道她家父亲是普通工人,母亲没有工作,家里生计困难。这大概是我对“贫穷”最初的印象。

现在想来,除了贫穷之外,我对性别的印象最初也和蛋炒饭有关。因为我对鸡蛋炒饭的爱与日俱增,每天都缠着俺妈,俺妈不胜其烦。尤在我自学成才之后,简直已不能阻止我的“蛋炒饭瘾”。俺妈只能另辟蹊径,告诉了我一个故事。

故事大意是:从前有个恶媳妇,非常痛恨她的婆婆,就每天给她婆婆做鸡蛋炒饭吃。婆婆以为媳妇对自己很好,还在街坊四邻夸赞。结果有一天这个婆婆得病死了,死因是营养不良,别人才知道原来媳妇是故意谋害婆婆。

这个故事让我印象深刻之处,一是原来蛋炒饭这么豪华的饭菜也有其缺陷,只吃一样也是不好滴。二是婆媳矛盾这个梗那么深入人心,看来性别的问题需要从日常生活中去入手分析和批判。但是俺妈没有料到,自此之后我还是天天要吃蛋炒饭,唯一改进是要求配上其他菜品,以免营养不良……

蛋炒饭.jpg

此图片来自网络

长大之后,蛋炒饭还是常伴我打工生活左右,只是当代集体关禁闭生出来的鸡蛋越来越寡淡,失去了金黄色泽和香气,逐渐让位给其他剩菜炒饭。

有时候我兴之所至,用昂贵的土鸡蛋炒一次饭权当享受,也不禁想起童年朋友加水泡蛋的经验。尝试后觉得真不失为一种靠谱的生活智慧,我感叹果然人的创造力能在贫穷的体验中逐渐激发,而人的幸福感其实也非常简单,有时候不过只是一份鸡蛋炒饭。

你家的鸡蛋炒饭是怎么做的呢?


延伸阅读:

三十年前,她凭借一碗白糖拌饭收服了我的胃

我说两会:经济补偿金都不给我,我要去路边捡白菜了!

短小说|无论何时,总有一碗热饭在等你回家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牛皮帆
30后,致力于劳工工作的少数民族女性主义者一枚。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