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没有拍出票房13个亿的电影大片,但我们也拍过人生百态

谢文暄 · 2017-02-25 09: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告别与告白”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在流水线上,我无数遍地问自己,难道我的生命,将在这种无聊透顶的日子中消耗殆尽吗?进入工友之家学习后,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披荆斩棘.jpg

插画师:左丘

2008年的时候,我已经在广东的工厂里打工好几年了。那一年国内发生了很多事,有好事也有坏事,但似乎与高墙铁门里的我们无关。

在工厂,刚进来时的新鲜感过去之后,接下来就是千篇一律的打卡上班,下班打卡。我所在的厂是做电脑配件的,从早上7点上到晚上7点,每天要固定加班两个小时,除了周日,天天如此。

流水线上机械、单调的劳作,很容易让人变得麻木。身体上的劳累尚在其次,可怕的是精神的的空虚,对未来的茫然。

只有初中学历的我,爱好甚少,或者说有爱好但“爱”不起来,比如赛车,比如旅游,对我们这些打工者来说那些都是可望不可及的。让我“爱”得起的唯有看书了。每天下班之后,只有一些在地摊上买的打工文学杂志陪伴我左右。

周日大多数工友都是睡到中午起来,我在宿舍的下铺是我老乡,他惟一的爱好就是玩网络游戏。而我,在网吧还是看新闻、看书。

有次,老乡不无同情地、扳着手指数落我说:“你这个人不抽烟不喝酒不打游戏,你觉得这样活着有劲吗?”

人这样活着没意思透了!我想对这个世界大声说。

但是又能怎样呢,一没学历二没关系,想干其它的也干不了啊,想学点技术又无门路。

每每在下班的路上,看着自己被路灯拉长的影子,想着自己的青春就这样白白挥霍掉。我无数遍地问自己,难道我的生命,将在这种无聊透顶的日子中消耗殆尽吗?

工厂.jpg

插画师:阿狸博士

那几天货特别多,不良品也多,工人们忙得连上厕所都要小跑着去。身材矮小的主管像吃了火药似的,在线上转来转去,看不顺眼就破口大骂,尽管大伙心里憋着火,但没人敢吭声。

后来主管把我骂了。

我的工作是把线上流下来的整块电路主板按上面的凹槽裁成巴掌大的一小块,然后给旁边的工友装好打包运走。

虽然身边堆了不少货,但我自认为做得挺好,没出什么差错。但喜欢骂人的主管还是把我给骂了,理由竟然是“动作太斯文”,我一听,这不是鸡蛋里挑骨头么?当时年轻气盛,一股热血直往头上窜,我感受到了侮辱,一怒之下,把手里的电路主板举起来“啪”的一下重重地砸到工作台上,横着眼睛对主管说了一句:“这下不斯文了吧?”我站起来比主管高一个头,他和我怒视了十几秒钟,什么也没说,气急败坏地转身走了。

第二天我就辞了工。我不怕失业,我们这些底层打工的,在哪里做都一样。

后来我进了很多厂,做的产品不一样,但过程都一样地枯燥乏味。

2011年8月,在一份杂志上看到一则启事,那是“北京工友之家培训中心”在招学员,免学费免食宿费,还可以学技术。世上有这等好事?打电话和培训中心的老师沟通确认之后,我立刻辞去了工作。

8月底,我毅然决然地奔向了千里之外的北京城。

学习.png

插画师:苏丹

这座日后被改为“工人大学”的校园,坐落在北京昌平一个小山庄里,它是由一个叫“北京工友之家” 的公益机构创办,整个学校只有五六个篮球场那么大,只有两间教室,每期招二三十名学员,学期为半年。

在“工人大学”半年的学习时间里,我学到了平面设计、电脑维修知识,对公益机构有了深入的了解,认识了一群打工的兄弟姐妹,让我感到打工者也可以有丰富的精神世界。也让我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有一批像“工友之家”这样有良知的公益机构,在为打工者争取着权益,关心着打工群体。

在“工大”收获最大的是,我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方向——影视。可以用影像的方式为弱势群体发声,可以为企业做宣传片,可以拍故事片抒写人间百态。

半年的学习时间很快过去,从“工大”毕业之后,为了能够更好地学习影视技术,我和另外一位学员超一起加入了摄影课唐老师的个人工作室。

这是一家专门为公益组织拍摄宣传视频的小工作室,一共有五个人,创始人唐老师和杨老师,还有一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路路。

唐老师在一个小区租了四房一厅,既是办公地点也是住的地方。平时大家轮流做饭,倒也其乐融融。

来北京之前,我连“卡片机”都没摸过,在“工大”的时候才开始用无反相机拍照片。在工作室,唐老师对我们进行强化培训,熟悉各种摄影器材,三脚架、滑轨、摇臂……那时候我才接触到的单反相机,学会了用单反相机拍摄高清视频。

记得那天唐老师打开电脑,里边是一款英文版的剪辑软件premiere,给我讲了基本操作之后,留一段视频让我剪辑成一段MTV之类的东西。趴在硕大的电脑屏幕前面,我的脑袋一片空白,不知从何下手,脑海里浮起了那句话——赶鸭子上架。

很多事都是被逼出来的,那天我算是明白了那句话的含义:硬着头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天黑之前,剪出了一段在后来看起来惨不忍睹的“处女作”。

在如此“高强度”的训练下,不到一个星期时间,大家对硬件软件都能操控自如了;唐老师根据大家所擅长的领域分配工作:唐老师自己联系客户,杨老师负责策划、撰写文案,主摄影师由超担任,大学生路路负责给视频片头片尾加特效,我呢?当然是“剪辑师”啦!

于是,一个被唐老师对外称之为“专业的视频制作团队”就此诞生了。

摄影师.jpg

插画师:楠神大人(参考图片来源:Gian carlo'S LUCKY HAPPY LIFE)

那时候工作室没有公用车,唐老师给我们每人的公交卡充钱,外出拍摄的时候,每个人都全副武装,身上挂着、手里提着一、二万块的摄影器材,小心翼翼地在等公交车的人流里,在摩肩接踵的公交车厢和地铁之间穿行。

虽然累,但没人抱怨,并且乐此不疲。

在唐老师工作室的一年半的时间里,拍摄剪片之余,观看大量国内外纪录片,猛啃一本本摄影书籍,成了大家的必修课。

工作期间也认识了一些京城的纪录片导演、摄影师;参加了一些影视沙龙活动,听业内人士大谈中国影视的未来。

那时候的我看过一些国内拍的影视作品以后,自信心开始膨胀啦,不知天高地厚起来,扬言以后也要拍一部属于我们自己的电影大片,票房卖13个亿,比泰囧还泰囧……

可惜好景不长,杨老师因为个人原因退出之后,日子变得艰难起来。每个人的压力都很大,人心开始溃散,加上能力有限,工作室的业绩逐步下滑,终于在运营了一年零八个月之后,解散了。

一个人从天上跌到地下是什么感觉?团队解散的那一天,我算是领会到了。

唐老师去了国外,路路去了北京的一个公益机构做内容编辑,超成了一个自由摄影师;而我,因为忍受不了北京的干燥和严寒,回到南方找了一份普通的工作。

我意识到了自己的猖狂无知,自己的渺小。没有老师们的提携,我什么都不是。想起了唐老师对我们说过的话:“做事情要一步一步来,练好基本功,不要想着一蹴而就。”

是的,路要一步一步的走,每个人都不可能一步登天。我深知自己还有太多太多的东西要去学。现在的我,仍在努力修炼“内功”,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拍出属于自己的大片。

时间如流水,一路向前。感恩老师们、朋友们的一路陪伴,因为有你们,我才有信心迎接每个春夏秋冬。是你们让我这个曾被困于工厂流水线上的打工者,逐渐朝着心中的梦想艰难前行。


延伸阅读:

工作顺利、生活充实……我如何度过有意义的一年?

人生路有好人,路边花开正好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告别与告白”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谢文暄
一个飘在城市的打工者。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