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2016的辛劳与无奈,吹响2017的号角!

作者:博文  |   2016-12-30 10:00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工人心声  原创    
摘要:本文为“告别与告白”征文大赛参赛作品。时间飞逝,告别2016的辛劳与无奈,让我们不畏困难继续往前走!

指缝很宽,时间太瘦,悄悄地从指缝间溜走。撕下日历的最后一页,2016又即将成为历史。

弹指一挥间,我又在羊城漂泊了一年。回首时光年轮上又一度春秋寒暑,我不禁感慨万千,禁不住思绪如潮。打开记忆的闸门,往事历历,浮现眼前。

恍惚间,年初的离别就像是昨天。那时我办理完女儿的转学手续后,匆匆忙忙地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背起那塞满了牙膏、牙刷、毛巾等随行物品的发黑蛇皮袋,像一名行乞的流浪汉一样出发了。妻子背上背一个,手里牵一个,屁股后面跟一个,携子带女依依不舍的把我送到了村口那个洒满了离别眼泪的公交小站上。

离别.png

图片来自网络

几个小淘气的双手就像老鼠夹一样紧紧地抓住我的衣裳,哭闹着要与我一同挤上这南下的客车。看到爬耳搔腮的妻子无奈地把他们抱下车门那一刻,我的内心就像犯了罪似的,眼泪不听话地就偷偷地爬出了眼角,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滑落在地面上。

一声汽笛,车轮缓缓滚动。儿女们的哭闹声跌落在旷野,妻子送行的身影也越来越模糊了。车窗里钻进的寒风,刺痛着我的脸颊,无限的惆怅与孤独,在那一刻,一齐从心头滋生。

年初无情的汽车载着无奈的我就这样告别那个熟悉的乡村小站,风尘仆仆地把我扔给了那个陌生的羊城。春去秋来又一年,也不知道妻子在那村口的小站上踩下了多少焦急等待的脚印?也不知道小娃儿是否还认识我这个千里之外的父亲?

陌生的城市熟悉的工厂,这一年,依然还是那条熟悉的生产流水线陪我走过了365个日日夜夜。日复一日的“拿起,放下”,周而复始的动作急如闪电,快似流星,气喘吁吁的我就像是机器上长出的那只高速运转的机械手臂。

忙碌的车间里除了嘈杂的机器声就是管理员的责骂声,没有一丝人性的交流,彼此之间也很少知道名字。车间领导被尊称为“老大”,总让人联想到电视剧里黑社会老大那惨无人性的画面。

两点一线的生活方式让我变成了一辆奔走于出租屋与生产车间的准点公交车。早晨,东方刚露出一线鱼肚白,沉睡的鸟儿还没有睁开眼睛时,枯燥的生产线上就有了我忙碌的身影。夜晚,月亮姐姐早已爬上了高高的树梢,漫天的星辰才帮我打开那扇下班的工厂大门。

下班.png

图片来自网络

城市里的灯红酒绿与出租屋里这个四面朝墙的我没有多大的关系,如果没有人发明手机,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怀疑这孤独的我是哑巴呢!每个月最开心的一天是发薪日,最烦恼的一天还是发薪日,开心的是又能领到几张浸透着汗水的人民币,烦恼的是杯水车薪,入不敷出。那几张屈指可数的钞票,除去一大堆的餐费、房租、水电费后所剩无几,还真应了那句“广东赚钱广东花,哪有多少寄回家”。

在这一年里,我们工厂的伙食标准依然是“两荤一素一汤”,这听起来也不知道会让多少不知情的人投来羡慕的眼光。两荤是分主荤和次荤的,所谓的主荤往往是发黄的青椒里夹杂着几片猪嘴巴,或者是猪眼睛。

离奇的是煮熟了的猪眼睛旁边居然还能长出长长的猪毛来,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四十多岁的饭堂阿姨手脚总显得有些不太利索,那个烟斗般大小的菜勺子,舀起菜来往往要抖个半天,才能安心地打入我们餐盘里。“打菜时手抖是跟年龄有关吧”,我常常这样想。

打饭阿姨.png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的次荤,也不知道饭堂的阿姨们有没有上错菜?我所吃到的就是白萝卜、白萝卜干,或者是水豆腐、冬瓜,我在餐盘里像鸡爪觅食似的找了半天,终究未能找出荤的影子来。

小时候听奶奶说过和尚是把冬瓜当作荤菜的,这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毕竟是有了解释的逻辑。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一到吃饭时间就把我们这些漂泊在他乡异地的外来工削发为僧了。

在饭堂里吃腻了“荤菜”的我,也就不再羡慕吃“荤”了。于是总想叫阿姨们多打些素菜,奇怪的是素菜里却又时常能吃出“荤”来,翻开那泛黄的青菜叶后,常常能看到“荤菜”:一条条的,或者是一只只的,昆虫。

一条条的多半是长条形的,头部是黑褐色的,躯体一节节的,煮熟了的颜色是白里泛红的。一只只的嘛,一般是很多脚的,有蟋蟀般小的,也有蟑螂般大的,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也不清楚,反正是看到了它们我就没有了食欲。汤就不提了吧,也就是个摆设品,还不如去盛一杯半碗白开水。

又一年了,我也不知道收获了什么?说赚到了钱吧,我摸摸扁扁平平的口袋,又没有找到那种有钱人的感觉。一年了,我想总会有些变化吧!于是我拿出了镜子,照了照自已,脸上的黄褐斑是越来越多了,看不到一丝光彩,两鬓的银丝却清晰可见,也不知道这该死的银丝何时爬上了我的鬓角?

长期轮流交替着上一个月早班和一个月夜班的我,简直不敢相信镜中这个就是我自已,三十岁的年龄,四十岁的模样,一年来的变化也就这些了吧!唯有头顶那一块被无情夜班剃掉的秃顶,看过去还有几分伟人的风采,也只有这一点让我有几分满意的笑容了。

思念.png

图片来自网络

写到这里,我忽然又想起春来秋去的燕子了。它们拖家带口地过着南来北往的幸福生活,不管是在南方还是在北方都有一个温暧的窝,相亲相爱,团团圆圆。

而我呢?望着这间不足10平方米的狭小出租屋发呆,这能跟燕子那拖家带口的窝相提并论吗?何况燕子的“子女们”接受的是父母教育,而我的儿女们是在老家接受学校教育,我总不能学燕子,搞时尚的父母教育吧?想到这里,我也不知道是燕子幸福还是我幸福?

告别2016的辛劳与无奈,吹响2017的号角,到处都是快乐的味道,脸上都是幸福的微笑。在前进的道路上,不向困难低头,不向无奈弯腰。向前走,一片朗朗晴空!


延伸阅读:

90后打工者的旅途与追寻:背起依旧空空的行囊,奔向希望

一个邪恶的声音阴森地恐吓着:考不上大学就蹂躏死妳

工友诗两首:让蓝色的天空掩盖惆怅, 用有限的生命追逐希望

我们选择铭记,只为更有力的抗争 | 劳工罹难日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告别与告白”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上文作者信息:

博文
作者:博文
博文,外企基层管理员,用我稚嫩的笔尖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
1.319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