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不想说的秘密

丁当 · 2016-08-18 11:57 · 橙雨伞
摘要:孩子心疼父母,父母也爱孩子,可是爱是需要时间,经济,平等的社会资源分配。希望未来有更好的条件来帮助这些可爱的孩子们。

狼之子雨与雪.gif

图片来源:《狼之子雨与雪》

小朋友们放暑假了,在城市里打工的父母会把自己大点的孩子接到身边来,希望多和孩子待在一起,而这些父母上班之后,孩子们却没地方去。

深圳的天气常让人有种被放进蒸笼的感觉,幸亏我们用1800元买了一台二手空调放在活动室,所以活动室成了孩子们及女工们最爱来的地方。

我常常有一种不想下班的感觉,是因为这里的孩子,这里的女工,这里的流动妈妈每一个人的故事都让我思考,触动,震撼……

每每看到很多小朋友尤其是小女孩,我就打心底眼里爱她们爱得不行。我爱她们,只是因为爱,只是因为是女孩,更重要的是和她们接触后,会发现每一个孩子都有一个小秘密。

孩子.jpg

小朋友们放暑假了,在城市里打工的父母会把自己大点的孩子接到身边来,希望多和孩子待在一起,而这些父母上班之后,孩子们却没地方去。

5岁的小瑞瑞总是披着一头长发,头发总是粘着她的脸庞,我问她,你没有皮筋吗?有没有人帮你梳头吗?

她说平时是爷爷带她,爷爷不会也不管,于是我找来女工社企之前做的发卡或者丝带,给她编了个辫子,别了一个好看的发卡。

我让她以后带着我给她梳,她开心地点头同意。我问她喜欢长发还是短发,她说喜欢长发。

孩子.jpg

科科今年13岁,广西人,她说:

我妈只带了我一年,剩下12年都是爷爷奶奶带大的,我家是三姊弟,自己是老二,最小的一个是弟弟,我有时候觉得她们重男轻女,奶奶比较喜欢弟弟,我妈妈说爱我们一样多。

我不喜欢深圳,每年暑假的时候才到深圳和父母在一起。我家四口人只住在一个单间里,有时我会去姑姑家睡,我现在虽然在父母身边,却很少和父母说话,TA们每天很早就去上班了,很晚下班,吃完饭洗澡就睡觉了。

我喜欢来这里,最起码空间够大,而且有书看,也凉快,但为什么就是没有历史书呢?

(嗯我们之后要买些历史书,大家有的话可以捐给我们哈)。

我邀请她一起自拍照片,科科说自己从来没自拍,觉得很难看。我拍了后说觉得很好哦,她说要是再笑一下就好了。

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部属于自己的手机,因为这样她就可以和她的朋友们联系了。她想和父母开口要,但是没有一次成功开口还怕爸爸训回来。她不明白比自己小两岁的弟弟为什么可以拥有自己的手机!

我问她,你会向父母撒娇吗?旁边另一个女孩说什么是撒娇,然后我就示范了一下,她说:我不会撒娇,我长这么大只过过一次生日,是奶奶后来补上过的。每年生日只有我自己记得,TA们都不记得。我会向爷爷要钱说生日找同学一起聚会,爷爷也会给一点钱。

因为科科,我临时想给孩子们过一个生日,邀请她们写下了她们的愿望。

孩子.jpg

月月是个10岁的男孩子。他有四个姊妹,广东人,一个姐姐,二个妹妹,最小的只有4岁,直到3岁后来到深圳。

我们坐在桌子旁聊天时,同桌的姐姐妹妹总是取笑月月,说他是女孩,穿着男孩的衣服,但他的确很帅,所以我以为他喜欢中性打扮。

我问她们为什么老笑他,姐姐和妹妹说:他喜欢和女孩一起玩,但是同龄的孩子总是取笑他。

他不喜欢深圳,身边的朋友也不理解他,她们取笑他,他也懒得回应。姐姐也跟着说不喜欢深圳,原因是家人没时间陪,而且外婆家的饭菜好吃。

在之后和月月接触中发现原来他的名字叫月红,在孩子们眼中他的名字就是女孩的名字,所以常常会遇到嘲笑,并且取笑他爱哭,后来我们在玩游戏的时候介绍自己的名字,告诉大家可以给自己取一个喜欢的代称,月月很开心地介绍说大家可以叫他帅哥。

孩子.jpg

君君是个10岁的四川人。微胖总被身边的人取笑叫胖妞(她吃零食的时候小朋友也会说减肥之类的话)。

她从小生活在深圳的这个社区,每过年才回四川老家一趟,她说:我不喜欢深圳,我也不觉得我的家是深圳,我讨厌这个社区脏臭。

而且她好不容易放暑假还要被迫帮忙带小孩,因为胖总会被别人骂成胖子,心里很难受也自卑。但是她身体非常柔软,很轻易就可以一字劈叉,为了让别人觉得瘦好看,每天早上很早起床去跑步运动,她妈妈也常见到人说她女儿有肚子不好看,让她减肥之类的。

她很喜欢唱歌说将来想当歌手,她是一个非常让人放心的姑娘,每次活动结束都会帮忙收拾东西,洗好杯子,每天粘着我,说阿姨你们明天会上班吗?你们不开门我们真的没有地方可以去,你们一定要在哦。

之后我们有10多个小朋友围在一起做游戏,所有人手分开放,拍一下另一个手再拍出错就自我介绍。

玩游戏的过程中只有4岁的路路抗议,因为旁边是一个陌生的男孩坚决不和他的手放在一起,哥哥只好换位置坐到妹妹旁边,然后游戏很顺利地开始,只讲了一遍规则小朋友就都学会了,而且出错机会很少哦,大家很开心(小朋友居然在学校没有玩过什么游戏)。之后我们玩大西瓜,小西瓜,接着教大家唱二只老虎(很多小朋友也是第一次公开唱歌)。

接触这些孩子多了,心里有很多感动,常常看着她们期待的眼神,依赖的感觉,盼望着我们早点上班,很亲切的叫我丁当阿姨,帮忙活动室扫地,整理东西,除了感动,还会有很多无力感。

面对社区孩子流动妈妈,我们能力资源真的很有限。TA们只想有一个地方可以玩,有个地方有人听到TA们的声音,尊重TA们,像大人一样平等的和TA们对话,我们常常责骂父母说养孩不教所以变坏,可是TA们的妈妈每天上12小时的班,下班洗衣做饭,哪有时间精力耐心陪伴,她们自己没有一丁点的私人空间。

她们的孩子心疼父母,父母也爱孩子,可是爱是需要时间,经济,平等的社会资源分配。希望未来有更好的条件来帮助这些可爱的孩子们。

丁当.png

本文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2016)


延伸阅读:

生育为何让你贫困?深圳流动女工生育保险调查报告发布

一位母亲的自述:我能做的就是告诉女儿,她也是我的心头肉

流动儿童教育,何去何从?

尾图.png

作者:丁当
16岁来深圳打工,不喜欢被别人代言女工。现于绿色蔷薇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工作,主要服务基层女工和流动儿童, 和女工一起发声。女工自主,蔷薇绽放!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