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人经济学”无法消弭的职场性别歧视

2016-07-03 09:00 · 惟工新闻
摘要:尽管安倍力推“女人经济学”,称女性劳动力是日本“最未被充分利用”的资源,但女性却未能更多加入及担当领导管理角色。而在职女性数字百分比之下,是遭受各种形式性别歧视的经验。

日本经济衰退,人口老化及低出生率令适龄劳动人口持续下降,安倍政府遂积极提倡“女人经济学”,鼓励更多女性投身职场以振兴经济。投资银行高盛估计,若日本女性劳动参与率与男性看齐,将增加8百万劳动人口,并带来最多15%的GDP增长。不过,很多在职女性只能参与兼职或低级职位工作,高级管理层依然由男性垄断,不利女性升迁及持续就业。有鉴于此,安倍于2014年设下目标,期望于2020年或以前提升政界及私人界别高级职位女性比例至30%。

日本女人经济学.jpg

在东京的一个就业大会上,一名女性毕业生单手高举,表示她要尽其所能地找到一份工作。

可是,有企业表示政府目标过高,毕竟女性现时只佔私人企业管理层的8%,而全国30大企业的董事也只有3.1%是女性;即便是日本国会及全国的地方议会,女性议员的比率亦只有约10%,令政府在去年不得不调低目标至高级公务员及议员的7%和私人企业高层的15%。

在安倍大力鼓吹女性出外就业的同时,素来由男人主导的政商界却未能接受更多女人加入及担当领导管理角色。在数字百分比之下,是不少在职女性遭受各种形式性别歧视的经验。

逾半女议员曾受性骚扰   未婚未孕竟成话柄

据共同社上月公布的调查,有59%女性议员曾被选民及男性议员性骚扰。有受访的女议员在竞选场合中被选民非礼,或被迫为他们倒酒以争取选票,亦有受访者在访问考察团期间,被同行的男议员尾随入房及强吻。

除了上述行为外,不少受访者均曾受部分男性议员贬抑女性的言论所冒犯。在2014年6月,东京都女议员塩村文夏在议会上质询育婴支援政策时,遭台下数名自民党男议员叫嚣侮辱。他们质疑35岁未婚的塩村是否不孕,并嘲笑她应先结婚生子才有资格讨论上述政策,令会上哄堂大笑。塩村事后在Twitter自述受辱经过及表达不满,帖子被网民疯传转发,在各界口诛笔伐之下,涉事的议员才公开向塩村致歉。

同工异酬升迁难  怀孕歧视严重

日本公司决策层中鲜少有女性身影,为鼓励企业升迁更多女性至管理层级别,政府于2014年投放1亿2000万日元(约776万元人民币)开展以中小企为对象的资助计划。企业需晋升女性员工至高级职位及向员工提供30小时的性别平等培训课程,方合资格领取30万日元(约1.9万元人民币)的资助,但计划推行后一年仍未有任何企业申请,政府正考虑增加资助金额及放宽申请条件以吸引企业参与。

日本公司偏好聘请男性担任管理工作,而女性一般只能担当文书处理的职位。即使从事相同的工作,女性亦只能赚取男性工资的七成。加上公司工时长,政府又未能提供足够的托儿及长者照顾服务,以致许多妇女在婚后辞职照顾家中老幼。在现时托儿服务轮候人数逾7万人的景况下,有七成妇女诞下子女后便干脆辞去工作,当中只有很少数选择重投职场,而即使这些母亲及后再次就业,其工作亦多属短期或兼职性质。

尽管有妇女愿意于生子后继续现有的工作,她们仍需担心怀孕期间遭受上司白眼,甚或因此被无理解雇。日本厚生劳动省去年按行业及企业规模比例访问了3,500名在职怀孕妇女,当中近半受访者曾受上司的言语骚扰,如被指麻烦和应自行辞职,亦有两成人不获续约或被藉故辞退。另外,临时工最常受怀孕歧视,由于她们的合约属短期性质,令她们往往担心产假后不再获聘用。即使有法例规管雇主不得因雇员怀孕或育婴的需要而解僱,但企业对有关法律的意识不足,而且日本社会一般期望女性怀孕后辞职专注照顾小孩,令在职母亲未能获得足够的支援和保障。

安倍曾称女性劳动力是日本“最未被充分利用”的资源,欲借推动女性重新进入职场以刺激国家经济。然而,有评论指现行税制中的“抚养配偶”免税额间接抑制已婚女性外出工作的意欲,维持主流“男主外、女主内”的单薪家庭价值。而政府对在职母亲支援不足,政策亦无法改变男尊女卑的社会文化,不少女性仍须在事业与家庭中作出抉择。


延伸阅读

女性就该贫穷?5组数字证明“贫穷女性化”的全球趋势

日本女性贫穷化状况加重 露宿街头成游民

“无缘社会”的老化危机:日本老人找不到生存意义 甘愿走进监狱

微信临时小(1).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