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月经假的日子,怎样和大姨妈过招? | 郑大姐专栏

郑大姐 · 2016-06-26 00: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月经+工厂作业,双重夹击,妳如何应对?

都说工资就像月经,每个月来一次,一周就没了,有时还不准时。

叹气.gif

有姑娘表示:工资希望能天天都有,“大姨妈”最好没事别来!可不是嘛,肚子痛起来,恨不得抱着热水袋在角落里缩成一个球;幸运一点的不会痛经,也要忍受下身黏糊糊的不适感,时不时还担心侧漏弄脏衣服;有些工厂管理毫不人性化,更是雪上加霜:半天休息一次,几十个人共用一个离岗证,想去厕所换卫生巾都要等领导批准,还可能被以“产量高忙不过来”等理由拒绝……

月经.jpg

浸泡在经血的海洋中……

面对工作中的“月经难题”,姐妹们都是如何应对的?

第一招:忍者无敌

没办法,工厂有规定。为了避免干不完活,只好一整天泡在血里。任凭腹中翻山倒海、身下血流成河,我自巍然不动。

“一条拉有50个人,只有1个离岗证,还限制上厕所次数,一个班(4小时)只能去一次厕所并且每次去不能超过5分钟。来月经时候,需要勤换卫生巾,但是厂里的这些规定,让我们女职工觉得很不方便,很麻烦。有些人限于这些规定,就减少喝水,避免上厕所,来月经的时候,也是半天才换一次卫生巾,这样就对身体很不好。有人就因为喝水少,得了肾结石。”

“我的工作是走动,一天没有坐的空,还要搬几十斤的重东西,来月经时就更加辛苦了。一坐下来就被领导骂:‘你怎么那么闲啊!’那个滋味啊,真不好受。”

你说我为什么不上厕所啊,我去了,回来堆的货都能把我埋起来了,又没人帮忙,得更加辛苦地做啊!

“最惨的一次,发烧加痛经,班长赶产量死活不让请假。下班躺在床上痛得出了一身汗,烧就退了……”

第二招:三十六计走为上

不让休息就请假,不让请假就旷工。工时不够,工资来凑,破财免灾。

“每次月经一来,实在痛得受不了就请假。请病假又要有三甲医院证明,我痛得不行还特意坐车去医院?只好请事假,被扣工资咯。”

“痛经的或者生病的,只能请事假,而一旦请了事假,当月50块的全勤奖,就没有了。”

“以前在工厂有同事痛经,脸都痛的发紫,请不到假,就旷工,扣三天工资。”

请假就要拿周六日的双倍工时去补,就连请病假都要拿双倍工时去补呢。产量完不成也挨骂咯,工厂都这样,只会骂人。”

第三招:特殊道具

不怕请假之路崎岖坎坷,不怕女厕山高路远人山人海。道具在手,披荆斩棘。

“我的流量特别大,一站起来就像水龙头,哗啦啦往下流。要用纸尿片才行,我每次要用20多片纸尿片。如果有足够的时间上厕所,我也不用那么辛苦,天天用纸尿片。

“用夜用加长的卫生巾,再不行就垫两片。”

“我会用卫生棉条,量不多的时候可以七八个小时才换一次,还挺方便的。不过为防万一还是会垫上卫生巾。”

“有朋友跟我说过棉条,说一次可以用很久,不用经常跑厕所,也不会闷热难受。但因为要放在里面,总觉得不放心。而且我听说忘记拿出来时间太长可能会中毒。”

“我以前会用卫生棉条,结果有一次出厂安检被拦下来了,金属探测仪一碰到口袋就开始响,最后发现是因为口袋里的棉条……虽然别人都认不出是什么,还是觉得有点尴尬。”

“我会用月经杯,方便还省钱。我还给别的同事推荐过,不过她们都不愿意,觉得没法接受往身体里放东西。也可能是担心安全问题。”

“每个月都要吃止痛药,不然一站十几个小时,再碰上夜班,根本吃不消。”

还有啥?都跟姐说说

为了应对工厂严苛的管理制度,姐妹们多重技能傍身,修炼出持久的耐力、宽阔的胸怀和随机应变的能力……背后全是满满的血泪啊!

你会痛经吗?你在月经期间工作时还会遇到哪些难关?来向郑大姐吐槽吧。

性情问答.jpg

尖椒部落性情答问栏目重磅主持嘉宾——郑大姐,帮你解答各类情感问题、性事疑惑。作为大家的好盆友,郑大姐有阅男阅女无数的经验,并且保证贴心、耐心、用心地回答每一条问题,真正做到答疑和解惑。

只要点击链接【我想和郑大姐说】,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就可以匿名向郑大姐倾诉或提问了哦~

郑大姐.jpg

郑大姐性情专栏二维码,来扫吧~

也欢迎在评论留下你的经历和想法~

当然,还可以扫描这个二维码,加入微信群,跟尖小椒大花椒一起在群里聊聊女人的那些事,(没错,群名就是那么好玩(* ̄∇ ̄*))

女人就是累.jpg

最后来个痛经表情_(:з」∠)_


延伸阅读:

达人郑大姐来袭,性情问题帮你答!

没想到我的棉条第一次居然如此顺利!

“大姨妈”来了,但“月经假”在哪呢?

郑大姐归来!第一波性情答疑:我的感受我做主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 — 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郑大姐
和任何一位大姐一样,眉宇之间凝聚着一股毒舌的生活智慧。她是女权主义者,她是为糊口出卖劳动的女工人,她是巫婆的化身,她是渣男的噩梦。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