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里的性生态:女人有自由享受愉悦的权利吗?

马儿 · 2016-05-12 21:05 · 女权之声
摘要:当剧中试图以姐妹情谊模糊掉出生和阶层的差异的时候,五位女性不同的性态度、性资源以及男伴差序有别的性魅力,却从侧面印证了有钱有好出生就有一切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1.png

说说《欢乐颂》里的性。 

在一部都市女性为主角的流行剧里,不谈性是说不过去的。

性是塑造人物必不可少的元素。

海归高知精英女安迪,职场上霸气,生活中孤僻,疑似性冷感。和奇点相识,她初尝被爱滋味,却抗拒亲密接触,好不容易挑战自我亲那么一下,还带点回报感恩的意思。

欢乐颂.png

因为童年曾被遗弃,安迪坦然自责: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一向按“生物本能”行事的曲筱绡却不以为然。

在她看来,爱情不是大脑思考的结果,是身体给出的直觉反应。成年男女在一起那么久还不滚床单,不是安迪的问题,是魏兄不够有性魅力。

逊毙了。拇指朝下,不是玩笑。

性魅力理论未必完全适用于安迪,却颇能旁证曲筱绡的乖张个性。

富二代和小太妹结合体的曲筱绡,不认识弗洛伊德却实践弗洛伊德。上医院看腿伤,声控加颜控的她,瞬间被360度无死角自带低音炮还附赠“制服诱惑”的赵医生俘获。她明白无误地宣布,爱情到来了——要知道,这可是高智商的天才安迪左思右想都无法确认的难事。

欢乐颂.png

曲筱绡顺从原欲,迅速开启“迷妹”模式。夜店里得到赵医生以吻回应后,迅速反扑,当晚就把他收入囊中——手段和《西游记》里收复唐僧的女妖精一样一样。

光这还不足以证明她的高明,她的真正厉害之处,不在于爱情问题上的判断力和执行力,而在于,当她得手之后,依然能在男人和事业之间保持清醒,孰重孰轻,谁先谁后,她一万个拎得清。

欢乐颂.png

关雎尔,听父母话长大的乖乖女,大学不谈恋爱,二十出头还白纸一张。小清新文艺女青年寂寥落寞的面孔上,透着几分性压抑。她和小邱那永远填不饱的好胃口,是胃的需求,也是身体在喊饿。

师兄的好评率颇高,对她也很好,但她并没有因为一个男人是众人眼里的好男人,就愿意与之发展朋友关系。让她一见倾情芳心大乱的赵医生,代表了她心中的真实渴求:一个如甜食般让她迷醉的性魅力五颗星的男人。

欢乐颂.png

邱莹莹也爱漂亮男人,可惜视野过窄智商捉急,一个众姐妹眼中的庸脂俗粉就能把她迷得团团转,还拉都拉不住地跑去同居。小蚯蚓情场职场两条路都共享一个模式:“很傻很天真”。啊多么痛的领悟!作为曲筱绡的反义词,邱莹莹的性史显得如此匮乏低陋,简直惨不忍睹。

樊胜美,性成熟度很高,也很会识人。偏偏家境所迫,在对男人的条件要求上,她很现实地知道,帅固然重要,比帅更重要的是房和车。为此,她不惜逢迎于酒桌,姿态尴尬地示众于自暴其短的社交场,身负家庭重责却被鄙视为揩男人油水生存的捞女。

欢乐颂.png


“性”的这条隐线,不仅仅用来塑造人物,也用来展现全剧“中心思想”。

我们清楚地看到,尽管五个女性在这部剧中可以人人平等地表现对“帅哥”的热衷,但她们在得到帅哥的机会上却完完全全的不平等。她们所可能拥有的男人的性魅力的程度,与她们的年龄、出生、阶层等因素直接相关。

从安迪到曲筱绡到樊胜美,全部女主的年龄范围在20-30岁之间,也就是说,超出这个年龄的女人,在编剧这里,基本“没戏”可言。

这或许是现实之一种:只有这个年龄段的女性,在选择男性的时候,才可以名正言顺的要求男人“帅”。而反过来,任何年龄段的男人都可以大言不惭地要求女人年轻、漂亮。

就是这么残酷。

欢乐颂.png

更残酷的是,就算这个年龄段的女性,还会因为出生不同,阶层不同,拥有不同的“男色”择选权。

最有性魅力的男人,只可能配给安迪。从老谭到魏兄,到包二代,每一个都各有千秋,就算魏兄外貌一般,却能在金钱、智商和趣味上予以弥补,而这些,也都是男性性魅力的构成部分。

曲筱绡漂亮又多金,英俊有情趣还充满爱心的赵医生只能属于她。文化差距太大读书太少怎么补?好像有钱人的脑袋也更独特,短期内完成文化修养的进阶不是没有可能。

年轻的小邱和小关,各自和年龄相当的小帅哥成对成双。

唯独樊胜美,必须提醒自己,男人拥有的金钱比外貌更重要。不是因为她不够美,而是因为她实在穷,还年纪大,指标综合起来一算,就没资格对男人的性魅力有过高要求。

看看,不同层级的女人,匹配具有不同性魅力的男人。

亏得导演认真细致,还在男性角色的颜值上做了精确排序。

8.png


不同层级的女性,甚至都无法平等地享有“性愉悦”的权利。

在安迪应该选择魏兄还是包亦凡的问题上,曲筱绡和2202的三个发生了本质上的分歧。她根本看不上2202三个人的那种找个稳当男人嫁了的想法,那是“小脚老太”的思维,她认为安迪所需要的,根本不是所谓的稳当,而是愉悦。

说到“愉悦”,试问谁又不想呢?谁不向往纯粹奔着快乐而去的婚姻呢?大多数女人之所以选择“稳当”而非“快乐”,综合多种因素而不是凭着简单的“性吸引”选择伴侣,不是因为不想,而是因为不能。

让曲筱绡说出这些似乎带有“女权”色彩的话来的,不是男女平等的观念,而是金钱。有金钱的保障,才能率性而为随性所欲。

而樊胜美,王柏川是适合她的,也是她喜欢的,却未必是她最想要的。她最想要的,根本不可能到她碗里来。在她所能勉强接触的圈子里,多的不过是曲连杰这样的有钱的流氓。

这是典型的决定论:打着出生和阶层烙印的身体,按配给制来分获不同档次的愉悦体验。

当剧中试图以姐妹情谊模糊掉出生和阶层的差异的时候,五位女性不同的性态度、性资源以及男伴差序有别的性魅力,却从侧面印证了有钱有好出生就有一切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这真的是让人欢乐不起来。

原载于作者微信公众号“马儿的玫瑰园”


延伸阅读:

《他来了,请闭眼》:就算是“霸道总裁”,这么做也得进局子

夏洛没烦恼:只爱自己的“直男癌”,谁对你不离不弃?

太子妃升职记:男女通吃,你也可以

《太子妃》下架!穿越回现代看到家暴性骚扰

尾图.png

延伸阅读
新鲜事
新鲜事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