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亚洲女性曾因性别、地域备受歧视,如今她用一根指挥棒,惊艳世界

2016-05-11 19:00 · 艺非凡
摘要:台板上皮鞋“咯咯”响起,乐团倏地起立注目,优雅女士与绅士们瞬直腰与背,见着燕尾服咖色微鬈的指挥家,向他们鞠躬一笑。

台板上皮鞋“咯咯”响起,

 乐团倏地起立注目,

 优雅女士与绅士们瞬直腰与背,

 见着燕尾服咖色微鬈的指挥家

 向他们鞠躬一笑。

 指挥家转身,乐团立即就座,

 一点头,轻拨指挥棒,

 单簧管与低音管响起一曲,

 柴可夫斯基的名作,

 《罗密欧与朱丽叶幻想序曲》。

 西本智实

 梦想成真·指挥家

 还是稚儿的指挥家西本,

 还没学读谱的指挥家西本,

 却能在钢琴上轻松弹奏出,

 在妈妈钢琴课堂上所听到的弹奏之曲。

 而这幼年展现的音乐天赋,

 还不足已让西本成为一个指挥家,

 尤其是一名优秀的指挥家。

 一名出色的指挥家,

 “首先是天赋,其次是运气,

 第三是意志力。”

 “但论重要性,

 意志力是排首位的,

 因为你的意志力最终主宰着你的天赋。”

 还是小时候,

 一次西本和母亲去观看

 俄罗斯古典芭蕾和歌剧表演的时候,

 西本就梦想着有朝一日去那儿旅行。

 那时西本还不知道

 自己未来会去那儿读书深造,

 并在那儿成为一个俄派的指挥家。

 “我想成为一名作曲家和指挥,

 创造出能抚慰人心的音乐。”

 不分寒暑,

 不分周末星期,

 练琴、练琴,还是练琴。

 “很有趣,固然

 我得完成作业布置的曲目,

 但在那时候我也收集一些总谱,

 一边听CD一边弹琴来看谱子的细节。”

 “这样做可以发现很多东西。

 这和一个指挥要做的事情

 ——读谱,非常接近。”

 而西本在大阪音乐大学

 学的是作曲,不是自小学的钢琴,

 更不是指挥,还全心扑在歌剧上,

 而非管弦乐上。

 虽然有梦想,

 却不知道如何去实现它。

 “比方说你想成为宇航员,

 可是怎样才能办到呢?

 从哪里开始做起无从得知。”

 “大学读文学专业

 就一定能成为作家吗?

 谁也保证不了。”

 “指挥也一样,

 没有现成的路可以走。

 对我来说,指挥就像一个梦,

 很长时间里被束之高阁。”

 西本指挥的念头迅速滋长,

 有如细胞分裂一样,

 一分二,二分四一般

 成几何级数膨胀。

 这个激烈的反弹,

 “可能我长久以来

 一直认为自己不可能成为指挥,

 一直抑制着这个愿望吧。”

 西本拒绝了华沙歌剧院的邀请,

 也婉拒了波修瓦乐团的指挥,

 亚历山大·科普洛夫大师的收徒之情。

 西本选择离开大阪,

 只身前往俄罗斯圣彼得堡音乐学院

 指挥系继续深造学习。

 然而在圣彼得堡的学习生活

 并不容易,

 政治动荡,经济萧条,

 以及身处异国的文化冲击。

 跟墙一样厚的总谱,

 辛苦的排练,

 还有那寒冷冻人的冬天。

 “我得不停跟自己说,

 我真的是在梦想中的圣彼得堡学习。”

 西本指挥着

 圣彼得堡爱乐乐团的

 由音乐家组成的室内乐团。

 一起完成了,

 莫扎特系列曲目的演出,

 西本也由此获颁斯坦尼斯拉夫勋章。

 “我还是完成了,

 终究没有倒下来。”

 一位女性指挥家,

 西本智实的指挥生涯,

 由此正式向世界宣告开始。

 她还年轻,大有可为,

 然而前面路上的阻碍更多的是

 性别与种族歧视、文化的误解,

 与音乐本身无关。

 “在欧洲,

 经常会有被看不起的情况。

 首先,因为我是女性;

 其次,因为我是亚洲人。”

 “论头脑,

 女性与男性肯定毫无差别。

 不过有种先天不足,

 是女性确实要面对的——那就是体力。

 “另一方面,

 由于古典音乐源自欧洲,

 西方人往往觉得亚洲人不可能听懂。”

 不过自小因个高,

 运动神经又好被称为孩子王的她,

 后天的辛勤体力锻炼,

 让她有足够的体力去进行每一场演奏。

 于西本而言,

 “成功就是做到我所坚信的的事,

 也就是证明女性也能当优秀的指挥家。”

 而46岁的她真得做到了!

艺非凡.jpg

尖椒.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