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歧视2000块就了事?想当大厨被拒的她发起众筹继续上诉

作者:女权行动派很好吃  |   2016-04-19 00:00  |   来源:女权之声   性别平等    
摘要:高晓应聘厨师,却只因为身为女性就被拒绝,于是发起“广州就业性别歧视第一案”,她想要去击打一下那堵性别歧视的高墙,就算击不倒,起码也要听到来自于墙的回声!

高晓.jpg

她叫高晓(化名),她热爱且擅长厨艺,想成为一名大厨。2015年8月,她向广州一家酒店投出简历应聘“厨房学徒”,不料却被以“不招女生”为由拒绝,连展示的机会都没有,只因为她是女生。当月,高晓向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提起就业性别歧视诉讼,当天即立案。这被称为“广州就业性别歧视第一案”。

今年4月3日,高晓收到一审判决书,认定两家被告以高晓性别为由多次拒绝录用高晓,侵犯了高晓的平等就业权,构成了对高晓的性别歧视,连带赔偿高晓2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其他诉讼请求均驳回,未获道歉。

就业性别歧视.jpg

高晓案判决书部分

为什么女人不能当大厨?高晓很不服。去年10月,她还给广东省人社厅厅长林应武写信,约林厅长吃一顿她亲自做的饭,并谈谈广东餐饮行业中女性的从业比例少与工作环境性别歧视严重的状况。

高晓.jpg

在约请信里,高晓描述了自己遭遇歧视的经过:

我自小就十分热爱做饭菜,我家里住了六七口人,在记忆中,从小学开始家里每一顿饭几乎都是我做的,而大家对我做的菜都经常啧啧称赞。也是因为这样,我一直怀着一个想当一名中餐厨师的梦想。怀着这样的希望,我参加了培训班并顺利地考取了厨师证。

然而我在求职时才发现现实根本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简单。在一家叫惠食佳的饭店应聘厨房学徒这个职位的时候,我屡次遭到了拒绝,被拒绝原因仅仅是:我是女生。

他们甚至把这样的图片作为了反驳我的证据和理由:

厨师.jpg

然而,这样的图片有什么反驳力吗?并没有:

高晓.jpg

我和我的律师都震惊于对方在法庭上屡次表明自己根本没有性别歧视,却拿这样的图片当证据,说明女生干不了厨房的活。(这不是歧视是什么呢?!)

但是,我们都知道在家庭当中女人通常负责做全家人的饭菜,怎么到了作为一个职业的时候就说女人不行了呢?

我同样讶异于当妈妈们抱着三四十斤或者更重的小孩、手里还拎着超市里购买的大袋小袋家用品时,怎么没有人说女人不行?学校厨房的大锅饭师傅、工地的民工、田地劳作的农民、街边的清洁工,很多都是女性,那个时候怎么没有人说女人不行呢?

农民工.jpg

我查阅了很多招聘网站,会有许多“限男性”的厨师招聘信息跳出,而在广告中在媒体中在厨师大赛中,出现的的大厨队伍的形象也是这样的:

厨师.jpg

女性在厨师行业中几乎是隐形的。而女性在这个行业时刻遭受着隔绝以及歧视。

或许并不意外,这封信寄出后石沉大海,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而对高晓来说,在去年求职遭拒之后,生活变得越发艰难——

在餐饮行业接连碰壁,她只能进入性别歧视相对不那么严重的糕点制作行业。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只能从学徒做起,每天工作量很大,工资却非常低。她也无力继续承担房租,不得不离开朋友和伙伴,搬到工作单位提供的宿舍。

当被问到对现在的工作是否满意的时候,高晓说:

最想做的当然还是粤菜厨师,但真的是没办法呀,餐饮行业对于女生来说有太多道很厚的墙,为了养活自己,就只能暂时退而求其次了。但当然还是不甘心,就算是抛开喜好不谈,单单是当初学习粤菜的钱和时间,就浪费了好多呀!对于刚刚毕业又没什么收入又有点理想主义的年轻人来说,时间和钱和理想都是宝贵和不容践踏的呀。

然而,她宝贵的时间和钱和理想却被性别歧视践踏得肆无忌惮。

放弃那所谓的理想?

其实,个人理想的难以实现,不是个人命运和生活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的问题。这个社会存在太多看不见的不合理的石墙!放弃=屈服于那些墙。

2015年年底,高晓又把两家餐饮企业和相应的行政推诿的劳动监察大队分别诉讼告上了法庭。她想要去击打一下那堵性别歧视的高墙,就算击不倒,起码也要听到来自于墙的回声!

就业性别歧视.jpg

 2015年9月17日,高晓案在广州市海珠区法院一审开庭。网友扮成家庭主妇前来表示支持

但,自从提起诉讼,高晓的生活变得更加不宁静——

人社局通过房东和街道调查她的个人信息和生活状况、劳动监察大队登门造访、还接到了各种各样的骚扰电话。甚至老家村子里的党支部书记还找到她的家人,要求她作为党员,参加与党组织不相关的活动必须上报……

不安全感蔓延了全部的生活,捉襟见肘的经济状况把她禁锢得更紧,紧得无法呼吸。她就被精神科医院诊断为双向情感障碍患者。

遇到歧视就要反抗,拒绝被奴役,这是她最本能的意识。但她的反抗却带来了这样多意外的压力和代价,难道这是公正的吗?这些麻烦,真的是她自找的吗?

就业性别歧视.jpg

4月5号,她接到诉讼判决结果——胜诉,认定性别歧视,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00元,驳回其他诉讼请求,未获道歉。

2014年,黄蓉就业性别歧视案,胜诉,得到2000元精神赔偿金,未得到道歉

2015年,马户就业性别歧视案,胜诉,得到2000元精神赔偿金,未得到道歉

3年时间,法律判决仍旧在就业性别歧视保护上毫无进步,结果如出一辙。难道只要2000块,就可以否定一位妇女的价值、阻断她的职业空间吗?

上诉状.jpg

即使是¨以卵击石¨,也要¨碎¨得掷地有声!

4月13日,高晓提出上诉,并缴纳了500元诉讼费。

民事上诉状.jpg

民事上诉状.jpg

法官对律师说希望不要“炒作”,希望密切关注高晓案上诉后续的伙伴们可以持续关注微信公号“女权行动派很好吃”及女声。(点击文章上方“来源:女权之声”可参与众筹)


延伸阅读:

周星驰没有告诉高晓,女人不能掌厨当食神

制造业招女不招男,是对女性的隐性就业歧视

马户没有等到邮政的道歉,然而这只是开始

尾图.png

2.363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