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中高阶层的女性依然脆弱,“女性自强”不是问题的答案

KnowYourself · 2016-04-07 16:00 · 微信公号 KnowYourself
摘要:很多时候,精英女性会有这样一种错觉,认为“自己是女性比较强大的一群人之一”, 似乎更有能力保护自己,更不容易被伤害,感觉自己浑身都是盔甲。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号KnowYourself。

公号ID:knowyourself2015

公号简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的泛心理学科普。

惊恐.gif

写在前面:

这次和颐事件发生之后,所有的女生都感到恐慌。我们格外注意到,在朋友圈里,那些工作能力出色、经常出差的精英女性,表达了一种这样的惶恐:“和颐好歹是要刷门卡才能用电梯的酒店!” 

百度百科词条“和颐酒店”里已经迅速添上了“2016年4月3日和颐酒店发生女生劫持事件”字样。但在此之前,它对和颐酒店的描述是这样的:“和颐酒店”是如家酒店集团所推出的一个高端产品。和颐酒店的定位是高端商务客人,企业白领、中产消费群体,居于较高的文化水准。

女生劫持事件固然让人恐惧,而在一家定位成“中产阶层”而不是“廉价住宿”的酒店里发生这样的事,更让这件事特别直接地影响到了一群平时不那么容易被“吓到”的女性。

很多时候,这些精英女性有这样一种错觉,认为“自己是女性比较强大的一群人之一”, 似乎更有能力保护自己,更不容易被伤害,感觉自己浑身都是盔甲。

社会也有一种错觉,认为金钱和资源的占有,能够弥补性别的弱势——我们保护自己的方式,是出门住更好的酒店、夜间打更贵的专车即便很近的路途也不能步行、租更高级的小区的房子。我们通过“做得比男性更好”,来获取职场上和男性平等的机遇和待遇。变强,是社会告诉我们的,也是我们所相信的,对抗性别不公的路径。那么,这种路径是不是真的行得通?

今天我们请来了KY的私人好友女王C-Cup做一个微访谈,聊聊这个话题。

女王C-CUP.jpg

KY主创们: 你怎么看女性通过“变强”来对抗性别不公?

女王C-cup:

女性要做到社会意义的“强大”,获得能够和男性匹敌的社会资源,本身就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典型的中国家庭在资本占有上面存在男女差异。中国传统的婚姻观念是:男性是娶亲,娶一个女人回他的家庭;女性是嫁人,她成为别人家庭的一分子。在这种观念之下,毫无意外的,中国的父母或者家族会将更多的社会资源传递给男孩而不是女孩,在一些资源相对缺乏的有儿有女的家庭中,这更为常见。社会资源不是简单的金钱,在社会网络中进行交换的都是社会资源。从继承型的资本占有来说,女性会输给男性。

即使是一个独生女,她会继承金钱,但仍有极大可能被规训要做好一个女人的本分,通过维系家庭关系、生育培养孩子获得幸福,父母更多向她们传递社会的威胁(事实上女性也确实是各类罪案的主要受害者),例如女孩子太好强容易情感不幸福,一个人在外地不安全,等等。家长可能会从小给男孩子很多事业方面的灌输、帮助他们寻找社会关系的支持,却会更多在女孩子追求事业的路上施加阻力。同样的家庭情况下,相比男性,女性更有可能丧失金钱之外的其他社会资源。

典型的中国式学校,往往是固化性别角色的场所,通过规训男孩应该成为更活泼、进取、自信、聪明的性别,女孩应该成为安静、淑女、谦顺、勤奋的性别,以及一些性别隔离与基于性别的奖惩措施,让女性进一步保持封闭的社会网络,成为更被动的性别。女性内部会互相督促和检查,对符合规训的予以褒奖,对越轨的进行排斥和孤立,女性对自我进一步设限,从而限制了她们对社会资本的占有。

从成年以后来看,不同的性别规训之下,女性更容易成为典型“女性”,她们对男性群体怀有不信任,不相信社会会理解女性的处境,对不熟悉的人尤其是异性保持警惕,同时更依赖周边熟悉的人际关系,依赖关系中的对象如男友、丈夫。男性女性同处一个社会,各自内化的,却是不同的社会环境。成年后,女性更容易陷入封闭和保守的社会网络(比如男人更多应酬和拓展社交),让她们比男性往往占有更少的社会资本。

家庭与学校是社会化的早期过程,在后来进一步的社会化过程中,几乎是自然而然的,女性更热衷于建立家庭,更容易选择人际关系简单的、工作不会耽误家庭生活的、更容易照顾家庭的工作。结婚生子被规训为女性幸福所在,她们也被认为应当承担女性本分的职责,女性与社会建立广泛联系的机会自然大大低于男性。同时,收入的性别差异与职业的性别隔离,进一步限制了女性对社会资本的占有。

因此,我们不难看到,通过占有社会资本(变得强大)来对抗性别弱势,是一个强者逻辑体系里的话语。

女性在这个话语面前,是两难的。一方面,当那些精英女性接受了这套逻辑时,她们似乎会感到自己是有力量的——有力量通过自身去改变性别的弱势。另一方面,这套话语却也错误地暗示了“男人之所以享有着更多的性别特权,是因为他们更强”。

在仅有少数女性可以实现对社会资本的占有的语境下,模糊“性别不公”这个根本原因,其实合法化了男性通过经济强势地位而建立起来的对社会、家庭的优势地位。接受这套逻辑,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到达那个没有不公的彼岸。

阶级压迫和性别压迫是两种重大的社会压迫。当女性落入底层,这两重压迫都会露出獠牙,资本社会中阶级压迫难以避免,阶级压迫之下更有性别压迫,底层社会中最低级序列中往往都是女性。占有多量社会资本、进入更高阶层,对女性而言,有着切实存在的结构困境,而即使能够跻身中上阶层,这一阶层中仍有性别压迫的阴影。

柳岩与和颐酒店被袭女性,都属于已经占有了较多社会资本的那一部分女性,某种意义上,她们所代表的,应当是被认为更有安全感、更体面的、阶级序列更高的中上阶层女性。阶层本该赋予的安全感,却在她们所处的阶层失效了。柳岩不是被低社会阶层的男性闹伴娘,无视她的尖叫和惊吓要把她投入水中的,是同阶层的男明星。最近被袭击的女性,也不是在夜店在夜路在荒野被袭击,她在她所处阶层消费的中档星级品牌酒店里遇袭。

如果说柳岩闹伴娘事件动摇了信奉自强以自保的女性信心,让她们开始明白在更高的阶层里,女性的感受和尊严一样难以保存;那么和颐酒店女性被袭事件则摧毁了这些女性的安全感,强加给女性关于性别的恐惧。是的,阶层或许可以改变,可你如何改变你生而为女人。

试想,如果被闹伴娘的不是柳岩,而是某个县城乡镇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女性呢?如果被袭击的女性不是住进了中档品牌星级酒店,而是一个价廉的青旅呢?我们或许仍然相信,那些对女性的恶意是低社会阶层才有的,当自己遇到类似事情的时候,我们或许会抱歉于自己不够努力,没有超出所在的阶级。我们幻想更向上的阶级更友善,幻想这个社会里有一个属于女性的乌托邦——我们还没得到,是我们还不够努力超脱阶级。

某种意义上,柳岩及那位在中档星级酒店被袭击的女性,打破了这种天真,也剥去了一层虚无的安全感。信奉强者逻辑的女性终于意识到,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网友@拾荒少女捡砂糖 说:“所有信息都像地图上一个个看似无关的红点,串起来就是扑向女性的恶鬼,日防夜防,不打击犯罪的措施,总有人被害,不是你就是我,羊群里的羊一只只减少,每一个幸存的都在庆幸,而没人想到总有一天所有羊都会消失。”

KY主创们: 关于这次的和颐事件,还有什么其他想说的么?

女王C-cup:

和颐酒店女性被袭事件反应出了另一件令人不安的事:人们默认关系中的男性对女性施加暴力是家务事,以及是不能/没办法干预的。一些在现场的人解释自己不干预的原因,是“误会他们是夫妻/情侣”吵架。

有一些人认为家暴未必全都是错误,譬如妻子出轨,认为可以实施家暴的人不少;当家暴是发生在父母与孩子之间时,似乎更容易得到理解。

当社会会对家庭内的家暴予以一定程度的容忍,或者至少是无视,首先让我们注意到,我们的文化某种程度上接纳暴力的存在。暴力是被接纳的,虽然文化中也有对暴力的限制,但是界限模糊,施暴是否应当往往出于施暴人主观判断,被接纳的施暴原因有:以暴力作为规训手段,以暴力作为惩罚手段

此外,它也彰显了,中国的家庭私权大。典型的中国家庭中,男性对女性与自己的孩子拥有更多权力。道德与法律都给了家庭私权较大的生存空间,这进一步让家庭内部的权力施展失去限制。家暴的旁观者更有可能因为对私权的避让而不加以阻止。

另外,目前中国家暴行为的成本仍然很低。在社会普遍道德领域,对家暴缺乏抑制,可能发生的有影响力的抑制往往也是在受害一方陷入严重威胁时,宗族私刑的介入。法律上的抑制在建国之后一直缺乏明文和执行规范,家暴长期是法外之地。直到2016年3月份,中国大陆才正式实施反家暴法,而反家暴法在基层是否有推广、是否确有执行、成效如何,仍未可知。施暴者与受害者完全有可能不知道这项法律。

此外,考虑到家暴并非是简单的暴力行为,社会资本、权力的身影在家暴行为中若隐若现,即使反家暴法已经实施,当家暴的受害者为女性时,她们能否反抗家暴离开施暴者,往往也不能仅仅凭主观意愿来定。长期受虐的女性可能习得性无助,缺乏反抗心。典型的中国已婚女性是奉献家庭型的,与社会缺乏广泛联系,社会资源占有少,离开施暴者可能面临困难。奉献家庭型的妇女也普遍被认为离婚对其不利。

很多家暴的旁观者,对于“自己干预他人的家暴”会不会有效,是没有信心的,也认为干预无法切实有效帮助女性逃离家暴并重建生活。很多人会因为这种没有信心,从一开始就放弃干预的尝试。这也有可能是家暴旁观者袖手的原因。


KY主创们:最后,对于对抗性别弱势,如果“女性自强”不是答案的话,我们该怎么做呢

女王C-cup

1.个人的即是政治的。永远不要觉得政治与己无关,不要心存独善其身的想法,我们的个人生活、我们的生命安全,都无法离开所处社会的政治。为我们的人生,去发出不平、去呐喊、去要求正义。

2.争取正义之路上,必然挫折多过胜利,还请所有人都不轻易绝望,不轻言放弃。若法律无正义,则秩序无根基。

3.女性要团结友善、守望相助。我倡议,我们不使用荡妇羞辱,不对受害者二次伤害。遇到可能陷入危险的女性,不冷漠无视,帮助她,为她争取权利。女性是一个整体,帮助女性就是帮助自己

登高.gif

KY主创们:

跟以往的和女性有关的事件相比,最近的柳岩事件与和颐事件中,作为评论者的女性体现出了过去没有的较高的一致性。过去有性别理论认为,女性是没有联盟的,女性内部的差异性太大,无法被“女性”着一种统一的性别身份归纳。我们不知道是否可以认为,一种共享的、身为女性在这个社会上生存的恐惧感,使得一个名为女性的联盟正在形成。但我们会拭目以待,仅仅因为你的努力,社会的转变会悄悄地孕育、发生。

ky.jpg


延伸阅读

女生酒店遇袭,找个男人保护你? | 直男拉拉同居日记

女生酒店遇袭 如家回应:亲我联系不上你。脸呢!?

和颐酒店女生遇袭,靠自救远远不够

1459390158703397.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