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人工资上涨的真相竟然是——被!迫!还!债!

木清 · 2016-04-05 16:28 · 破土网
摘要:中国工人工资上涨导致经济下滑?谁说的!中国工人工资上涨是通胀推动的!是资本家被迫补欠债!而经济下行是内需不足、生产过剩导致的,强行压低工资只会导致更大的灾难。

最近以楼继伟、张五常为代表的一众人等高呼:人力成本的快速上涨,推高了生产成本,导致经济下滑。必须删改甚至废除《劳动合同法》,遏制工人维权,降低用工成本。本文作者通过大量历史事实证明,工人工资上涨是通胀推动的,是资本家被迫补欠债,而经济下行是内需不足、生产过剩导致的,强行压低工资只会导致更大的灾难

银魂.png

图片来源:银魂

最近有个段子,“现在中国经济不行,大概是本届人民不行”,道出了某些官员学者的心声。在经济上行期没有分享到实惠的苦逼劳工,却在经济下行时被揪出来当替罪羊了,以楼继伟、张五常为代表的一众人等齐声高呼:人力成本的快速上涨,推高了生产成本,导致了中国制造业竞争优势尽失。所以,如果要恢复经济增长的话,就必须废除《劳动合同法》和最低工资规定,遏制工人维权,降低用工成本。

现在各地纷纷开始降低企业给职工缴纳的社保,广东率先冻结最低工资标准2年,甚至出现了公审“非法讨薪”的现象。想起2007年-2011年期间的“通胀”一些专家也说是工资上涨推动的,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非法讨薪公开审判.jpg

说工资涨得快不快,要有个参照系,按照主流(庸俗)经济学的做法,那就是人均工资增速跟劳动生产率(统计局是按照GDP除以从业人数,这本身就不科学)增速比,或者工资总额增速跟GDP增速比。

楼继伟认为,最近八年工资增速明显超过了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影响了制造业的竞争力。

那么问题来了,是《劳动合同法》导致工资上涨吗?是工资上涨导致经济下滑吗?

工资上涨是通胀推动的

按照楼继伟的逻辑,工资必须和产出同步增加,但他没有说明一个重要的参数,就是通货膨胀率,而通胀对于工资的影响和产出的影响是不一样的。物价上涨会导致名义工资上涨,但未必造成名义产出同步增加,甚至可能出现物价上涨GDP停滞的现象,就是滞胀。

楼继伟等只是笼统地谈工资,但中国的收入分配严重不公平,各阶层工资基数和增速是不一样的,然而冻结最低工资和删改《劳动合同法》最受影响的还是处于底层的农民工,所以我们主要考察农民工工资上涨的路径。

楼继伟们认为,工资增速明显快于GDP或劳动生产率增速是最近8年的事。

对于农民工来说,大范围调工资开始于2010年。2010年全国30个省份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 按照国家统计局农民工监测报告,外出农民工工资名义上上涨了19.3%(注意,是名义工资!),“加薪潮”开始成为媒体热词,一些资本家开始威胁要把资本转移出去。2011年之后一直到2014年虽然GDP增速下滑得比较快,外出农民工名义工资还是相对上涨的。

要知道,之前十几年农民工工资就没跑赢过GDP,现在如此反常原因何在?

请注意,早在加薪潮之前,通胀就已经开始了。

从2006年下半年开始,一场罕见的大范围物价上涨就席卷全国,2007年出现了物价全面暴涨,包括股市楼市。到了2011年,CPI指数上涨至5.4%,是1996年以来的最高值。“蒜你狠”、“豆你玩”、“姜你军”、“糖高宗”之类的新名词也在那段时间流传起来。

家乐福抢购.png

2007年,重庆家乐福促销菜籽油打八折,2000人抢购引发踩踏惨剧,造成3死 31伤。2006-2007年,中国食用植物油批发价格大幅上涨逾40%。2007年10月,北京超市每周就涨3%左右。

这么高的CPI是个什么概念呢?国际上一般把2%作为一道红线。美国几轮量化宽松后,CPI也就0.2%左右,2012年台湾的经济部长扬言,“今年台湾的CPI突破2%,我就下台!”

物价上涨工人的生活成本上涨了,工资才被迫上涨。

马克思认为,工资是劳动力商品的价格,是由工人所必需的生活资料的价格来决定的(包括养育子女和获得培训技能)。从2003年房地产被定为支柱产业之后,到2013年主要城市房价上涨了近4倍,带动了一系列商品和服务价格的持续上涨,造成在城市打工的农民工生活成本的急剧上升。

2013年研究机构莫尼塔指出,过去十多年的经验数据显示,房租同比增速大约领先城乡居民收入超额增速9个月左右,无论用统计局CPI中的房租分项,还是用民间中原地产的租金指标。

工资上涨,还源于钱发多了,钱不值钱了。

长期以来,我国基础货币的发行是由外汇占款决定的。外贸企业赚到美元,不能自己留着,必须把手里的美元到银行换成人民币。央行每买入1单位美元,理论上就需按即时汇率投放等值的人民币。不断扩大的贸易顺差,使得我国外汇储备越来越大,滚雪球一般上涨到2014年的近4万亿美元,占世界外储的1/3!

李克强2014年访问非洲时直言:“比较多的外汇储备已经是我们很大的负担,因为它要变成本国的基础货币,会影响通货膨胀。”

中国工人靠低工资辛辛苦苦赚来的外汇,竟然成为了国家的负担。出口越多,工人手里的人民币反而越不值钱,实在是莫大的讽刺!

2008年以后四万亿刺激经济,钱更是越发越多,广义货币M2的规模超过美日成为全球最大,但是每一块钱产生的GDP却越来越少。

M2:GDP.png

图为广义货币M2比GDP, 可以看出每新增1元GDP需要增加的投资已经显著上升。

这么多的钱推动了工人生活必需品价格的上涨,所以工资被迫上涨,但因为产能过剩(下文将会谈到),这么多的钱并没有创造出相应的GDP,所以出现了工资上涨超过GDP的现象。

那么扣除通胀工人的实际工资到底涨了多少?主流经济学家喜欢用官方的CPI数据来计算,但其实,官方统计的CPI是面向所有阶层的,没有专门给工人编制一个物价指数。不能反映工人生活成本的变动情况。

而且官方CPI的真实性饱受诟病。按照国家统计局编制的CPI定基指数,从1978年到2014年,30多年消费品和服务价格居然只上涨了5倍多!

难怪2007年国家统计局受到了媒体的炮轰和全社会的质疑, 甚至连发改委都看不下去了。据新华社报道,2007年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表示, 一些物价局工作人员坐在办公室编造数据,导致一些产品价格不准确,影响有关部门决策。

即便是大打折扣的CPI,从很多现象我们也可以推测出,大多数工薪阶层的实际工资并没有上涨。根据两岸三地高校师生组成的“关注新生代农民工调研组”的调研,2011年至2015年以来的四年间,深圳厂区的富士康员工基本工资涨了11.4%-12.8%,而同期CPI涨了14.8%,并没有跑赢CPI。而深圳富士康算是全国待遇比较好的企业了。

去香港打酱油.png

2010年甚至出现了深圳居民去香港“打酱油”的奇特现象,赴港买生活必需品而不是奢侈品成为新潮流。

最近,广东省宣布冻结两年最低工资标准。但深圳的房租你知道涨了多少吗?今年2月份全市租赁均价达每平米72.8元,年后,户型为3房以下的租金平均每套上涨200-500元!深圳富士康的一些员工希望公司出面与政府协调,监管园区周边的房租不合理上涨,但集团相关部门表示,已经向政府反映,但政府称房租上涨是市场行为,他们不便也无权干涉!

看来是冻得住工资,冻不住物价啊!

工资上涨是被迫还债

楼继伟们只看到最近几年工资增速超过劳动生产率增速,没看到工资上涨是在何其低的基数上。

马克思认为,工资总是围绕劳动力价值波动。工人应该在经济好的时候理直气壮地争取涨工资,以补偿经济差的时候被降工资,否则在整个资本主义生产周期内甚至拿不到与其价值相对应的工资。但中国的情况在于,在经济上行的时候,由于劳动力长期供大于求,资本家并没有动力给工人涨工资,随着劳动力供求关系的变化,再加之通胀加重,所以才出现名义工资的补偿性上涨,否则资本再生产将无法正常开展。

2008年以前的一轮投资过热,工人并没有分得相应的好处。这段时期公认的是,劳动者报酬的增速低于GDP的增速,工资增速低于劳动生产率增速。

据野村证券估算,我国制造业劳动生产率在1994年至2008年的年增速达20.8%,而同期制造业的工资年涨幅仅为13.2%。

2004年8月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发表的《关于民工短缺的调查报告》称:“珠三角”地区12年来外来工月工资只提高了68元!

相对的,就是资本家和政府分的蛋糕蹭蹭上涨。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劳动者报酬占GDP比重从1995年的51.4%下降到2007年的39.7%,同期企业盈余占比则提高了10个百分点。1996年开始到2009年末财政收入增长率一直高于劳动者报酬增长率,在2001年、2004年两者的差额分别高达15.4%和12.8%。

而同期工人的工资甚至被压到生存所需的最低标准以下。

李钟瑾等学者测算出2003-2009年,各类私有企业长期不支付工人生存工资,其差额达到4.6万亿元,相当于2009年GDP总量的14%!哪怕把生存工资定在城市低收入家庭的水平上,在私营非外资的工业部门,劳动者报酬也还是低于生存工资水平30%。

自2004年以后,我国经常性出现“用工荒”,真相就在于,资本家给出的工资已无法维持城市生存,工人只好用脚投票。

马克思认为,工资的最低限度是由工人生存和繁殖的生理要素来决定的。但在中国,由于工资太低,农民工出现了结不起婚、养不起孩子(以及留守儿童现象),甚至活不下去的现象!

富士康十连跳追踪.png

2010年媒体曝光的富士康13连跳(始于2007年)举世震惊,其实这只是揭开了农民工生存条件恶化的冰山一角。富士康在私企中算是待遇还不错的,其他小企业对农民工的压榨远比这更黑暗。有人认为是富士康13连跳的蝴蝶效应引发了珠三角的加薪潮,这只是表面现象,而其深层次的原因在于,劳动者甚至到了以命抗争的程度,意味着劳动力的再生产已经无法正常进行,进而威胁到了资本再生产。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出口猛降,2000万农民工被当做皮球踢回家。不过没想到2009年四万亿计划之后,投资规模骤然扩大,资本家又想把这些人召回来。由于劳动力得不到应得的补偿,很多人并不想回来,就显得劳动力供给相对不足了。用工荒再次出现,这才促成了2010年开始的加薪潮。

时代TIME 中国工人.png

2009年,中国工人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年度人物。《时代》评价称,中国经济顺利实现“保八”,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继续保持最快的发展速度,并带领世界走向经济复苏,这些功劳首先要归功于中国千千万万勤劳坚韧的普通工人!

全世界都在感谢中国工人拯救了资本主义经济,楼继伟们却认为,2007年后GDP进入下行期,是加薪潮导致的,并把它这归咎为2008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劳动合同法》。

然而他们不明白,任何法律法规的出台都是滞后的,《劳动合同法》出台的内在动力,其实是资本积累的需求,这并不以资本家、政府的主观愿望为转移。加薪跟GDP、劳动生产率也没有必然的关系。

其实2008年开始实施的《劳动合同法》,其草案送审稿2005年之前就开始拟定了,大家知道2004年出现了民工荒,随着生活成本的提高,再不补偿之前的欠账,劳动力再生产将无以为继。你总不能说“老乡,别跑呀……再跑开枪了”!

换句话说,资本家给工人涨工资是迫不得已的还债。如果强制取消《劳动合同法》,将带来更大的灾难。

出来混 早晚要还的.png

工资太低导致生产过剩

楼继伟们看到GDP下行,工资上涨,便庸俗地认为工资上涨造成GDP下滑。然而事实证明,反而是工人实际工资长期被压低,导致了中国经济的痼疾——内需不足、生产相对过剩

长期以来,中国经济的重要特征是居民消费增速低于经济整体增速,导致内需不足,所以愈发依赖出口。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出口受到影响,政府也提出了扩大内需的政策,但却是通过住房、医疗和教育市场化实现的,这无异于涸泽而渔杀鸡取卵,透支了民众实际收入,造成投资的作用还超过消费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引擎。

2002年十六大,开始提出要“调整投资和消费之间的关系,逐步提高消费在国内总值中的比重”但实际上没有执行,居民消费率逐年下滑。

居民消费占GDP比重.jpg

直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外国人买不动了,政府才傻眼了,发现还要靠中国老百姓啊!

于是2008年11月份,据多家财经媒体报道,发改委起草了一份旨在扩大居民收入、全面刺激国内消费的方案,涉及大范围提高社会工资等领域。然而社保部却发出一则精神相反的通知,称要暂缓最低工资标准,强调要把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稳定就业局势作为当前头等大事来抓。后来2009年果然冻结了最低工资。

两个部门打架其实蕴含着中国经济最深层的矛盾:一方面需要增加收入刺激消费来解决生产过剩,另一方面,却要维持廉价劳动力来“稳就业”(救企业)。

这两股力量交错进行,使得中国政策呈现极度扭曲。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著名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和“两个同步”,2015年提出农民工消化库存化解过剩产能,然而楼继伟们却冒天下之大不韪,偏要压低工人工资福利。

污蔑工资上涨导致经济下滑的人,其实根本不了解历史。事实证明,早在涨薪潮之前就出现了生产过剩,企业利润增速下降的苗头已经显现。

生产过剩是投资过热、消费不足的必然产物。早在2004-2007年那一轮房地产拉动的投资过热,产能过剩就已经出现了。从2004年开始,国务院就开始调控过剩产能,奇怪的是几轮调控不见效果反而越调控越过剩。

2006年 3月 底 , 《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产能过剩行业结构调整的通知 》就说 : “部分行业产能过剩的不良后果已经显现 , 产品价格下跌 , 库存上升 , 企业利润增幅下降 , 亏损增加” 。

2008年初国家本想壮士断腕加大治理,结果次贷危机来了,所以仅仅几个月后戏剧性地180度大转弯,出台了四万亿计划,继续刺激,导致了后来更大的过剩。

请问这跟2010年后的加薪潮有关系吗?

其实工资上涨并不必然造成经济下滑。十八大提出“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就是想效仿日本。 1960年,日本宣布启动为期10年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采取了包括充实社会资本、实行最低工资制、推行社会保障、增加农业劳动者收入、削减个人收入调节税等一系列措施,仅用7年就使国民收入翻倍。其国民收入倍增计划结束时,国民生产总值年均增长率达到11.6%,国民收入年均增长率达到11.5%,实现了国富与民富同步。

不过人家日本人加工资能带来经济繁荣,到了中国却把企业“压垮”了。可见不是本届人民不行,而是本届资本家不行啊!


延伸阅读

太可恶了!盘点老板拖欠工资常用借口

你羡慕“农民工”的高工资吗?

薪水太低政府贴?加拿大下半年试推“无条件基本收入

ditu.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