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胖拍卖Papi酱初夜”这种标题你能忍吗?中国网红“媒介性别消费”噩梦

肖美丽 · 2016-04-04 00:00 · 全媒派
摘要:Papi酱与罗振宇的广告招标合作,还在朋友圈中发酵着。Papi酱和中国网红们,尽管获得了赋权和上升、变现的通道,但是到如今还是没有改变被性别消费的命运。

papi酱 弹幕.jpeg

Papi酱在这两个月开始爆红,成为中国网红排名榜的第二名,仅次于“国民老公”王思聪。

女网红要大红大紫,要么要成为“女神”,要么成为“靶子”,要么展露身体和性。Papi酱则有所不同,她扮演的“女屌丝”角色,是一个靠内容取胜的逗逼网红。她的短视频看似随意但制作精良、内容有趣、吐槽稳准狠。

papi酱反性别歧视.jpeg 

除此之外,Papi酱有不错的性别观念,从她据说最严肃的一期节目“你在生活中一定也听到过这些话”就能看出,Papi酱对性别歧视有一定关注,她旗帜鲜明地提出“反对任何形式的性别歧视”,令人称赞。

但是,当传出Papi酱融资1200万、并由两个月前号称“自媒体不要做广告”的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操刀拍卖Papi酱首次贴片广告之后,事情就一点点变质了。

papi酱 罗振宇.jpeg

人人都爱的Papi酱难逃媒介性别歧视 

我们看到,在消息放出后,众多网站和自媒体公号纷纷称这次合作是“papi酱的广告初夜权拍卖”,将罗振宇比作“老鸨”,Papi酱比作“头牌”、“处女”、“被包养的小女孩”,或称“罗免费占有了Papi酱的初夜”。

 一个女网红要出来赚钱,社会的处女情结,消费女性的猥琐,对女性外貌隐私的指指点点,就像苍蝇一样围了上来。不知道面对这些充满性别歧视的言论Papi酱有多少个白眼要翻。 

尤其是有关广告招标所有的发声都来自罗振宇,并未看到Papi酱的身影,用罗振宇的话来说:“她只要专心创作,关心这些干嘛?” 

Papi酱作为一个商品在最好的时刻被透支消费,以获得最大的价值“落袋为安”,顺便帮罗振宇拉拉人气。原本一位大家觉得有些清新的女网红,一转眼就和“老男人”们一起收割粉丝变现,谁知道明天会怎样? 

中国三类女网红生存状况

不少人称2016为网红元年,指望着网红经济起飞,女网红占据了网红世界不只半边天, 中国女网红的生存状况怎么样呢?从性别的视角来看有几个比较突出的类型:女神型、靶子型、性型。

类型一:女神型 

女神型的网红人数最多,她们完全顺应男权的审美,迎合男性对女性的意淫,努力成为男性消费的对象和女性的楷模,因此可辨识度也是最低的。

女神型网红代表:奶茶妹妹和各位仙女,外加王思聪的各位女朋友以及网络直播上的美女主播 

这类人演绎的通常都是白富美嫁入豪门的老套故事,买单的人也最多,所以女神型网红努力工作、有着不错的钱途。

王思聪女友 雪梨.jpeg

网红雪梨,网传王思聪女友 

《博客天下》一篇关于网红女孩的文章里写到:“一群锥子脸的女孩正在拯救这个沉闷的市场”,2014年前十名的网红店铺销售额均过亿,轻松秒杀大型的传统服装品牌。 

类型二:靶子型

相比女神型网红,靶子型的网红就有趣多了。她们是厌女症的集中体现。天涯社区虚构了一个小月月:丑而不自知、自恋并且还有性欲,一下子就引起了网友们的狂热,可以看出网友们渴望这种与男权规范完全相反的女性形象,像烈火渴望干柴。网友们可以借机宣泄对“丑女”的厌恶,打击女性的欲望,树立女性形象的标准。女性也可以通过对这些靶子的嘲笑,确认自己在男权体系中的价值获得安全感。

靶子型女网红的代表:芙蓉姐姐和凤姐 

芙蓉姐姐.jpeg

芙蓉姐姐减肥整容向男权规则低头之后便风光不再,因为她已经不再有被骂的特质。凤姐在无数人的恶意攻击中坚持自己的自信和追求,网友的关注并没有直接转化为荣耀和财富,这些她需要到美国的美甲店去实现,一路走到今天着实不易。

类型三:性型 

性本来就是一个引人关注的话题,谈性的网红多是女性,和性别的关系在于女性在性方面相对处于被消费、被窥视的地位。如果这时有女性大胆谈性,且乐于分享自己的性经历,展现出一个鲜活的可以被窥探的形象,那就很容易吸引眼球。相对来说,性型的女网红对性别也更有反思。

 性型女网红代表人物:木子美、马佳佳和叶海燕,也许还可以算上被消费了裸照的苏紫紫

苏紫紫自称花了5年的事件才从裸照事件里走出来,成就了今天的王嫣芸。木子美一心赚钱其它都没什么所谓,对这种游戏规则非常适应。马佳佳的三个要素是“小女孩”“性”和“商业”。她被包装为创业icon,却多次创业失败,作为网红也是“过把瘾就死”渐渐被人遗忘,但她无疑为真格基金带来了非常庞大的聚集效应。 

马佳佳.jpeg

这次Papi酱和罗辑思维、真格基金合作的事也让人想起当年的马佳佳。不知道这一次这个有些新意的年轻女网红在这样的合作中会不会重蹈马佳佳的覆辙,或许也能玩得更好? 

但无论如何,不论是女神型还是靶子型,都是强大的“厌女症文化”的一体两面:将符合男权标准的捧上神坛,不合标准的骂下地狱,杀伐决断都在于男权好恶。

这样的生态对于普通的女性并不友好,网络塑造的女性形象仍然单一刻板,充满歧视。

 中国女网红如何摆脱性别歧视 

如果想成为Papi酱所说的“反对一切形式的性别歧视”的网红,那可以成为一个怎样的网红呢?叶海燕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叶海燕作为中国女权主义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关注性工作者权利和艾滋感染者权益,保持着一贯的反抗性。

叶海燕.jpeg 

天涯时代的“流氓燕”知名度不算特别高,叶海燕真正大红是她在海南校长开房案时到学校门前举牌“校长开房找我,放过小学生”。不过,为此她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被迫搬家,被骚扰被监视,个人账号也不断的被封号,个人生活严重受限。叶海燕也开网店卖鸡蛋,但和女神网红的店相差甚远,更不要说和资本联手收割粉丝套现,也只有艾未未能将叶海燕苦难中的一部分换成钱,当然更大的缺憾是很难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如果只把网红看作一门赚钱的生意,叶海燕当然不算成功,但叶海燕的可贵在于她鲜活的展示了女权和性权,也建设起了自己的支持网络,过上自主的生活,这也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生活。

 网红所谓的赋权真相

罗振宇提到网红的权威来自自我赋权。互联网的确给了我们更多自我赋权的机会,多了一点上升的途径,但总的来说互联网仍然是现实世界的另一面而已,在互联网上拥有更多话语权的人,往往也是现实世界里拥有更多话语权的人,网络不过是现实世界的复制。

papi酱

所谓的网红们自我赋权得来的权力,不过是资本影子下的权力。若你足够的聪明又幸运发展到一定程度,也无法逃过资本的收割,再有自主性,也不得不玩“老男人”的游戏。草根网红的权力和资本的权威力量悬殊,要发展就只能甘当敛财的工具。 

本来各有不同的女网红,很多都有些自己的想法,但不管什么类型的女性但凡有些利用价值都要一样地被消费,或许:被写作“头牌拍卖初夜权”的羞辱只是一个开始。

 期待女网红不被性别所累 

当然,“集美貌与智慧与一身”的Papi酱们也并不会单纯地成为被利用的工具,仍然可以拿了钱继续制作“三观正”的节目,培养更多的性别平等消费者,也可以改善一下网络环境、减少一些对女性的物化和性化。 

网红papi酱

安迪·沃霍尔曾经预言,在未来每个人都可以成名15分钟期待以后女网红可以有更多元的形象,不为性别所限,不被性别所累。 

ditu.png

作者:肖美丽
女权行动者,开淘宝的全球百大思想家。淘宝店名称:独品商店。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