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无保障,素质再高也枉然

李思磐 · 2016-04-03 06:30 · 网易女人
摘要:很多精英女性都想不到针对“落后妇女”的性别歧视,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2015081216155005435.jpg.550x10000.75.auto.jpg

“个人奋斗式”的女权设想并不能实现性别平等

曾经有个社会学学生在微博上评论,大约是说有时间搞女权运动争取权利,不如提高妇女的素质。谢天谢地,因为时间对不上,她约我做女权访谈最后没做成,否则我一定非常后悔在如此认识水准的人身上花时间帮她攒业绩。

可是这是一个很普遍的问题,在崔卫平教授前不久的一次讲座上,也是一个年轻女研究生提问:“女权主义为什么要这么愤怒和悲情呢?给点儿正能量让大家努力奋斗提升自己,不就能够实现性别平等了吗?”

豆果 朱虹

豆果美食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朱虹“被离职”事件,也许最合适用来应对这种“个人奋斗式”的女权设想。当然这不是孤例,太平洋女性网的女主编也曾经被孕期辞退,用的手段都差不多。人力资源管理顾问公司都不是吃素的,针对新劳动法,哪个公司人力资源总监没参加过高价培训?其中很大一部分策略,就是怎么甩掉孕妇,或者减少她们的薪资待遇。

当被要求离职的时候,已经在各类管理岗位上打拼十几年的朱虹说,“说实话,当时卧床休养的我非常震惊。因为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职场桥段会在我的身上发生,而且是在我的孕期。

只要你想自己生孩子,性别歧视也会发生在精英女性的身上

很多精英女性都想不到针对“落后妇女”的性别歧视,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是的,这一群人,通常是家庭全力支持接受最好的教育,可能一路表现优秀,还很幸运遇到一位支持自己的伴侣,或者一开始就在报酬优厚的位置上,因此被豁免家务照料工作,或转移给家政工作者和上一代。她们可以跟男人同样不为家务所累,可以一个航班加一个航班地出差,连轴转加班开会,用伤病交换来了事业成就和“平等地位”。

伴随着这群人的心态,是自己多多少少也觉得超越了自己的性别,不该跟“普通妇女”为伍;性别歧视,都是“落后妇女”世界里事出有因的不幸,跟自己无关。当然,她们觉得自己地位超越,其实是在跟“普通女性”比,阶级的区隔中她们要比一般女人体面得多;但没法跟男人比,因为性别歧视无所不在,你再带伤带病摸爬滚打,还是有能力和敬业程度都不如你的男人爬得比你高。

1459327716144474.jpg

然而,怀孕是真相显现的时候:只要你想自己生孩子,你就被打回原形,跟“普通妇女”、“落后妇女”一个待遇——谁让你没法让自己成为一个百分之百的男人呢?你之前不被歧视,仅仅是因为你有条件把专属于女人的双重负担交易给其他女人而已,并非你作为一个女人,得到真正的尊重和保护。

看朱虹写的自己被离职遭遇的朋友圈公开信,很难不替她委屈:明明是对方公然违法,用尽了各种人事手段,威胁降薪、孕期停发工资,不给录指纹打卡来伪造仲裁证据,非常无耻,可是被害人却一再说自己“我不好意思”,“作为高层我甚至觉得非常丢脸”。而且,她面对的不仅仅是对方的恶行,还要面对未来的事业风险:“我不知道这一切不得已的维权行为会带来什么,最坏的结果就如朋友好心‘提醒’的,影响未来我在这个圈子里的形象。”是的,我曾经采访过金融危机中被辞退的珠宝业工人,珠宝业企业主的公会有一张黑名单,维权过的员工会被当成有道德污点的人被整个行业拒绝。这就是我国的劳工权利现状。

女性遭遇的就业歧视,生育歧视首当其冲

九三学社陕西省委员会2010年的调查表明,有8.70%的女性受访者表示遭遇过招聘体检中的孕检;7.31%的女性受访者要与用人单位签生育保证书(在职期间不准生育,或一定时间内不准生育);有6.13%的女性受访者声称她们的劳动合同中有禁孕条款;有8.10%的女性曾遭遇过口头禁孕。有4.74%的女性受访者表示,一旦其怀孕用人单位就采用威胁、调岗、降薪等各种手段强迫辞职。婚孕歧视的发生率高达45%,直接的婚孕歧视加起来也超过20%。这都是因为她们素质不高,不奋斗吗?当然是因为她们是女人,只有她们能生孩子。

最近二胎政策众说纷纭,一些自诩为精英的女性,显然认为自己已经脱离普通妇女的阵营,还要在妇女权利上踩上一脚,才感觉自己地位足够显赫,已经与精英男比肩而立——譬如心理博主李雪,就认为“打着女权旗号胁迫企业纳税人为自己生育买单,是骨子里没把自己看成平等的人。”

问题是,如果人世间不生孩子就是“人”的标准,人类社会早已灭亡。女性承担的生育工作关系到社会存亡,是最重要的工作,面对的是国家不买单、社会不承认不支持。目前放开二胎,但生育保险征收比例却减少,生育福利缩水,因为生育保险不是强制全覆盖,事实上让用人单位聘用女性越多,付出代价越大。而许多省市配合二胎,主要的政策配套,就是延长女性产假,男性产假仍然大多不超过十天。这看起来“关爱女性”的政策,必然会导致婚孕歧视的变本加厉。最近40因婚育而中断半年以上职业的非农业职业女性比例由1970年代的5.9%升到了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的35.0%,接下来如何可以预见。

女人该意识到自己是妇女这个权利的群体的一份子

当我转发朱虹被离职的新闻时,朋友圈留下一位女性好友的评论:“我最近在招聘,没有家庭支持一起带孩子的都不予考虑。这算不算歧视?中国的家庭对女人太不公平,照顾幼儿的责任全在女人,我曾纠结好久差一点和老板联手解雇一个同事,后来她主动辞职。于是像她那样会经常请假且不能承受加班的女性不在我们考虑招聘的范围内。”

我能说什么呢?除了重复用男性产假平衡两性劳动力成本、鼓励两性共担社会责任、按申领生育津贴人数补贴企业、发展公立与平价托幼设施等妇女组织说了一万遍,却在政策上并无进展的建议,我希望更多女人能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权利的群体——妇女,的一份子,能够意识到妇女的共同利益,并且为之呼喊,或支持那些为之奔走呼喊者

毕竟个人奋斗只能解决很小的一部分问题,仅仅用市场原则解决问题,就只有当交易划算的时候才被接纳。要解决自己的困境,必须支持消除性别歧视的工作,必须关注和敦促法律政策文本和实际操作中的妇女权利保障。女人希望作为平等的“人”被尊重,这个“人”必须是复数的,才不必寄望于运气。

ditu.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