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交警禁摩限电抓快递员 抓出了一个重要的阶级问题

文峥 · 2016-04-01 17:58 · 新生3代
摘要:禁摩限电看似是技术问题,是一个城市管理的话题,背后却是深深的阶级矛盾。

广州深圳又来禁摩限电了,之所以是“又”,是因为这已经是不是第一次了:

如果从1991年10月起广州市区摩托车每月限量发牌500次算起,这已经是第15个年头了。08年后,广州开始彻底禁摩,结果催生了遍布大街小巷的电动车。

深圳则是2003年11月3日起深圳在部分路段实施“禁摩”,发展到几天同样是关内关外电动成片。

你不让我骑摩托车,我就骑电动车,这可真的是:被逼的啊。

1.jpg

而今年的禁摩限电,似乎是动真格的了(以前也不是假的),因为深圳竟然抓了快递员,简直是丧心病狂。

小燕子.jpg

据微信公众号“快递杂志”统计,截止3月30日,深圳先后有四家快递企业的近800辆快递三轮车被扣押,近50名快递哥被拘留。

3.jpg

甚至有快递员说:“其中一个被带走的是我朋友,下午时他父母打电话死活联系不上,我就帮忙去派出所看看,却被告知24小时内不能任何沟通交流。”

执法.jpg

相比之下,广州也毫不逊色,虽然人家没抓人,但是在为抓人做准备啊。

29日上午,《广州市非机动车和摩托车管理条例(草案)》提交广州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五十次会议进行审议。其中措施有5禁,分别是禁停、禁油、禁行、禁营运和禁售。其中禁售是第一次提出!该项措施,可谓充分考虑了网友的意见。在之前禁摩限电的行动中,总是有人说:

“太搞笑了,如果真的想禁摩禁电,直接禁止销售就可以了,搞这么多花花肠子干嘛。”

具体广州深圳会用啥措施,大家可以百度。但目的只有一个,不想在城市的道路上看到摩托车电动车等“不养眼”的车辆。

为啥总看摩、电不顺眼 

那么摩托车、电动车到底怎么惹到政府了,一定要限制存在呢?

怪我咯.jpg

政见平台曾发《无权上路:“我们”要取缔“摩的”?》一文,引用了华南师范大学副教授钱俊希的论文,总结了黑化摩的的三部曲:第一步,大力宣传摩的造成了大量交通事故;第二,不断强调摩托车与“高效、合理的现代化大都市街道”形象不符,声称“城市现代化程度越高,市内摩托车数量越少”;第三,最后,把摩托车与路边骑车犯罪结合在一起,并强化与“农村人”的联系。

甚至于当时某政府研究部门公布的一项表明绝大部分广州市民支持“禁摩”的调查,其实际情况却是,在受访者中,只有34%的人使用摩托车。在这34%的摩托车使用者群体中,超过六成人反对“禁摩”,但放到所有受访者群体中只占20%,属少数。

而事实上,禁摩之后,广州交通并没有真正好转。我们来看下一位过来人的叙述:

08年以前,广州摩托分市区牌和郊区牌,市区的摩托并不比汽车多,因为公交发达,坐公交的人多,而且还特守法。郊区的,不能进市区,也绝不会违反交规,毕竟是有牌的,一户一车,基本都正规厂家的好车,人人带头盔,从来没见过堵车。也从来没见过无牌无证敢上路的!!!现在可好了,禁摩后市区的确没摩托了,但到到处是电动车,横冲直撞,冲红灯,横穿马路,全部是无牌无证的山寨车,也就别说守交规了,比二三线不禁摩的城市交通还要混乱。

汽车还是摩的?

但是广州的交通虽然乱了,但是广州的汽车销量上去了啊!

惊讶.gif

信息时报2007年曾有报道当年1月到4月,广州市车管所新增注册的乘用车上牌量总数达到36464辆,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6875辆,增长23.2%,创下新高。业内人士分析,跟广州当时的禁摩政策有关。

2014年9月,广州佛山中心城区开始全面禁摩,据中国汽车消费网发布调查数据称一项禁摩调查显示:仅有27.69%的受访者表示不会因禁摩而买车,超过七成消费者有计划购车的打算。其中,41.54%明确表示会选购汽车代替摩托车出行;30.77%选择考虑中,今后打算买。

好在政府没有一声令下,把所有汽车给禁了。

其实,很多乘坐摩托车、,甚至开摩托车、电动车的人,往往是买不起汽车的人。

欺负我.jpg

有报告显示:电动车的使用人群中,月收入4500元以下的占全部消费者的85%以上;月收入1500元至2500元的占全部消费者的72%。同时,在电动自行车电池的消费人群中,有76%的消费者受教育程度在中专以下。由此可见,中低收入群体是电动自行车最主要的消费者

那么问题来了,对于汽车的增长,政府顶多限号,而对于电动车,则是彻底打击!除了智商感人的管理方式之外,为背后是什么原因呢?

排斥打工人群的“禁摩限电”

在城市,所谓中低收入群体多是外来打工人群,或者饱受压榨的底层白领,这部分人,往往是最没有话语权的。在城市的舆论中,他们人数最多,但声音最小!

他们买不起汽车,所处的地方是地铁达不到,公交不发达,出租车压根没有,电动车也就成为了最为经济实惠的代步工具,这个工具,还要时刻面临被打击的局面。

在这个城市里,汽车是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与之相代表的是城市的主流社会已经深刻地将外来打工群体排斥在城市之外。正如打工群体始终无法平等享受城市公共福利,始终被城市排斥在外,无法融入一样。

人群.jpg

禁摩限电看似是技术问题,是一个城市管理的话题,背后却是深深的阶级矛盾。

尾图.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