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问题|“妈妈,等我病好了,我要去幼儿园”

李霜氤 · 2016-03-23 18:49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阿燕的孩子幸幸是一名留守儿童。在接种疫苗后,幸幸被确诊为急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医生说,不排除和疫苗有关系。但是,接种前她们并没有得到任何接种风险提示,也没有被要求签《知情同意书》。确诊后,这个工人家庭陷入了经济和情感上的危机。

幸幸是一名留守儿童。在去年6月,奶奶带他去湖北省洪湖市新滩镇医院接种了乙型脑炎减毒活疫苗。不久后,他出现了口腔溃疡、身体出血泡等一系列症状,病情不断加剧。在接种疫苗前,幸幸的奶奶完全没有被告知接种风险,也没有签订接种疫苗的《知情同意书》。

“什么也没有,打一针就回来了。”奶奶说。

《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中明确规定:医生在实施接种前,应该告诉家长宝宝所接种疫苗的品种、作用、禁忌、不良反应以及注意事项,询问宝宝的健康状况以及是否有接种禁忌等。也就是说,在接种疫苗前,家长有权得到一份《知情同意书》,了解该疫苗的接种风险,如果院方没有主动出示《知情同意书》,一定要索取相关资料或咨询医生。

幸幸的妈妈阿燕想起幸幸刚发病的时候,全家人都操碎了心:刚发病时,全家人都傻了。抢救、照顾小孩,除了悲伤就是难过,自责不该把小孩放在老家

764540448.jpg

幸幸治疗时都要扎针 图片来源 阿燕提供

“留守儿童”固然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群体,他们需要得到国家更多的关爱和帮助。眼下,幸幸的病情更令人担心。幸幸现在就诊于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幸幸被确诊为急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

医生说,不排除和疫苗有关系

那么,幸幸的病和疫苗有没有联系呢?阿燕夫妇带着幸幸在医院做了一次免疫疗法后,觉得没效果,就去找主任医生江华。在准备做移拍配型时,阿燕问医生,这个病到底和疫苗有没有关系。医生说,不排除和疫苗有关系。但是他并没有提供任何书面的东西给阿燕。”

最近《疫苗之殇》引起了巨大的争议。一些人认为该文中的多个病孩案例并不能确认是最近被发现的山东非法疫苗所导致的。一些写手认为病症和疫苗是“没有明确关联”的。但是,“没有明确关联”并不意味着“没有关联”,从新闻中可推理出,案例(13年被首次报道)和非法疫苗的流入时间(倒推5年),在时间上是吻合的,并不能排除《疫苗之殇》中的案例和“山东疫苗事件”可能存在的关联。

一些写手风雅地玩味着“殇”字的用法,并指出《疫苗之殇》会引起公众对疫苗的恐慌,将疫苗本身可能存在的副作用和“非法疫苗”造成的后果混为一谈,甚至对医学上需要接种的疫苗产生抵触情绪。但是,“恐慌”的原因到底是媒体制造的,还是信息不透明的现状制造的?因此,为了尽快消除大众的疑虑,希望相关部门能早日将“问题疫苗”的去向查得水落石出,还受害者一个公道,给大众一个可靠的真相。

目前,阿燕一家人在上班的地方、医院和家之间忙碌奔走,幼小的幸幸更是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幸幸需要每周输血小板一次,每两周输一次血红蛋白,平时需要严格护理,稍不注意就可能发生感染,出现发烧等症状。这不仅给一家人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更带来精神上的无尽痛苦。

2028599188.jpg

幸幸需要每周输血小板一次,每两周输一次血红蛋白 图片来源 阿燕提供

工人家庭,晴天霹雳

十年前,阿燕和老公开始组建家庭。阿燕做文员,老公是钳工,老人帮忙带小孩。幸幸到了入学年龄,一家人生活慢慢有了起色。但幸幸的病如晴天霹雳,让一家人的生活再次跌入低谷。

 “医生本来一开始要求就移植的,但当时手上没那么多钱,要40到70多万呢!我们就选择了免疫疗法,后来还加上了的中西疗法,光医疗费就已经是二十三万多。我们已经花尽所有了。小孩得这种病还得富养,住的要通风,吃得要高营养,卫生要绝对干净。”阿燕说。

1507718773.jpg

住院中的幸幸 图片来源 阿燕提供

对于一个普通工人家庭来说,如此巨额的医疗费用无异于雪上加霜。阿燕说:“经济上一想我就头疼,本来小孩是去过北京道培(医院),准备在那做移植的。但医生说我们钱不够,不是很欢迎我们。而且在那个地方,一旦欠费就停药。我们想想还是回广州了。起码在广州妇儿院欠费,医院是不准停药的,有一个协商缓冲期。”至今保守估计,幸幸的医疗费用将面临十五万的资金缺口,这笔巨额压在任何一个普通家庭头上,都会令人喘不过气。真希望社会能够重视此类事件,尽快找到相关责任人,做好鉴定,给受害者应得的赔偿,缓解他们面临的经济压力。

除了担忧钱,原本活泼可爱的幸幸忍受着大人都难以忍受的痛苦,更加让阿燕揪心。阿燕说:“我家宝宝去年今天都在上学了,现在他有时候还在回忆他上学时候的事情。他经常说,妈妈,等我病好了,我想去上‘哆啦咪’,我想去上家里那好大幼儿园,不想再去小托儿所那儿了……等病好了,我要吃的,我要玩的……唉,想来就心酸。”

1066547095.jpg

幸幸的玩具 图片来源 阿燕提供

所幸的是,目前孩子已经找到相匹配的骨髓,将于下月进行手术。我们衷心地祝愿一家人能度过难关,幸幸早日康复。另外,我们更应该思考如何避免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

“维护权利,也是在爱国”

阿燕一家曾经多次想过用法律手段为幸幸讨回公道。但是一想到维权需要耗费时间,幸幸却离不开他们,无奈只好作罢。但是阿燕表示,如果幸幸的病情稳定下来,她们全家都会参与到维权行动当中。她说:“我们维权,是在维护自己,在维护更多下一代。我们也在爱国。”

阿燕知道,现在身边至少有十个类似的家庭,正在为了孩子的病情而奔波。他们在为维权而奔波,但维权中都遇到了实际困难。维权、索赔、找不到相关责任人,都是常见的情况。相关部门抓住始作俑者固然是必须的行为,但更需要关注此类事件的受害者。他们面临着健康和经济的双重压力。找谁索赔、找谁维权是最大难点。在此类案件中,如何明确相关责任人,是我们面临的重要问题。

疫苗.png

图片来源 网络

自从三鹿奶粉事件曝光后,海外代购奶粉、尿不湿等产业迅速发展起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家长对国产奶粉以及其他婴幼儿用品表现出不信任,更热衷于各种渠道的海外代购,这足以证明国产婴幼儿用品行业遭遇着信任危机。朋友圈最近流传开一张图片,这是让人苦笑不已的黑色幽默,敲打着每个人的心弦,难道真的连疫苗也要去海外接种”?

疫苗事件,是公共安全缺失的”!是部分媒体公信力缺失的”!是医疗管理制度存在问题的”!


延伸阅读

在疫苗问题上,任何伪装的‘理性’都显得可耻

谢问题疫苗不杀之恩:山东5.7亿元问题疫苗的最全解答 都在这里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李霜氤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学习中的女权主义者,愿女人和男人都挣脱传统性别枷锁,自由呼吸!
延伸阅读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