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小红书收集了汉语中的性别歧视

LIZ STINSON · 2016-03-22 17:21 · 界面新闻
摘要:书中有一些编造的汉字字词,通过这些字词不寻常的排列与变化,颠覆普通话中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

行动主义形式多样,《女人的字》采用的形式是一本红色小字典。这本微型书是来自马来西亚TypoKaki设计公司的Karmen Hui、Tan Sueh Li和Tan Zi Hao的作品。书中有一些编造的汉字字词,通过这些字词不寻常的排列与变化,颠覆普通话中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

与英语的“音标拼字法”不同,汉字依靠的是“形”。汉字由图形符号组成,这些符号称为“部首”,与表示语音或是语意的部分组合,形成汉字。《女人的字》以表示女性的部首“女”为中心,“女”因其视觉词源(最早“女”这个部首描绘的是一名向男性鞠躬的女性)一直是女权主义者的争论对象。

女人的字.jpg


通过增加、移除“女”或是改变“女”在这些合体字中位置,Tan Zi Hao和他的设计师同事设计了30个具有女权主义倾向的全新字词。在《女人的字》这部字典里,许多字都是图示版合成词,将两个不同的字合成一个新字,具有新的含义。举个例子,“女”和“毛”(代表“毛发”)组合成一个字。设计师们给“毛”加了一笔,在左边加上了“女”。Tan说:“这个字表示长头发的女性,这个字在现有汉字中是不存在的。”

女人的字.jpg


再举一例,设计师在“痛”字里插入“女”,用来特指痛经。“我们给‘痛’本身赋予了性别,”Tan解释道,“我们希望建立与女性经历相关的字。”其他的字更为概念性。设计师指出了他们所创造的一个效仿“女性漫游者”(flaneuse)含义的字,“flaneuse”由“flaneur”改编而来,“flaneur”一词在法国文学中被用来描述在城里闲逛的男性。设计师把“行”(表示“行走”或是“可以”)拆开,在中间插入“女”,创造了一个新字,表达女性的社交圈子延伸到家庭以外。


女人的字

当然,汉字不是唯一一种带有性别歧视的文字。看看英语吧。人们一直在争论,像“testimony”(证词,证言)这类词,最早带有重男轻女的色彩(大概意思是:只有“带把儿的”作证才可信)。Tan举了另一个例子:“patrimony”(父亲的遗产)和“matrimony”(婚姻),这两个词结构相似,传达了传统的性别角色,因此含义不同。

女人的字.jpg


大部分语言充满了莫大伟(David Moser)所说的“隐含的性别歧视”。他是一名语言学家,同时也是美国CET(China Education Tours)学术项目北京地区教务主任,他研究性别歧视与语言的微妙交集已有几十年。这种性别偏见非常根深蒂固,大部分人根本注意不到这一点。看似没有歧视的语言特点、代词与词序不断强化这种偏见,通常要等到事后人们才会想到女性。5000多年前,“女”第一次出现时,就是男权社会里男性创造的。这个社会使用的语言一定会反映出这一点。莫大伟说:“因为创造这些字的人有这样的思维方式,所以这种思维方式会得到强化。现在,汉语已经困在趋势如此的汉字之中,而且这下意识地增强了性别歧视。”

女人的字


比如说在汉语中,“强奸”、“八婆”这些词都有“女”,莫大伟说这类词使得对于女性的偏见根植得越来越深。其他的词就没那么具有压迫性,如“安”,“女”字在房子下面,表达了她在世界上的位置。“我们的思考从这开始,到底为什么一些词会有消极的含义?我们怎样改变或是改善汉字的这种形状或是性质呢?”Tan说道。

女人的字


性别歧视在语言中可能是无法避免的,但是莫大伟认为,性别歧视在汉字中尤为明显,是因为汉字过于形象化。他说,如果你大声地把《女人的字》一书中的字读出来的话,很多字听上去就像一般的合体字。但是,如果你把它们写出来,就会更有象征性意义。可以做个对比,他说,如果把“women”改成“womyn”,读出来听上去都一样,只有写下来的时候,才能看出“womyn”的用意。莫大伟说道:“他们故意试图用文字让读者恍然大悟,其实处处都有女性。”把“女”字旁插到它从没出现过的地方,以出其不意的方式使用“女”字旁,它成为了语言更为内在的一部分。“这是一个新符号,更有力度。”


女人的字.jpg

TypoKaki和莫大伟都认为《女人的字》只是一种艺术挑衅。“这不是一个语言项目,因为世界上没有哪个普通人会在日常生活中写这些字,”莫大伟表示,“但是,作为一个艺术项目,《女人的字》让人们开始用一种全新的方式审视语言,提出质疑。”

(翻译:郭怡文)

ditu.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