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大半生,终于有“底气”立足城市

现代快报 · 2016-03-05 00:00 · 产业人
摘要:他们打工半生,子女在城市都有稳定工作,本该安心颐养天年,却还是因为各种原因出现在民工市场。

安德门民工就业市场.jpg

刘需平:60岁 老家:宿迁

刘需平很珍视身上的工作服。

这是一套梅山铁矿的工作服,藏青色,上衣是夹克,下身是西裤。衣服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但洗得干干净净。戴着眼镜的刘需平背着手,挺着胸,整齐的衣着和不紧不慢的表情,处处显示着他的与众不同。

今年60岁的刘需平,来自宿迁,14岁便外出打工。他建设过老区,在井冈山上背过石头;见证了特区的成长,在厦门盖过高楼;而立之年,又进入了梅山铁矿——这曾是一份令人艳羡的工作。

铁矿的工作,让他无需再为生计东奔西走,也让他有了在南京立足的底气。如今,刘需平儿孙满堂。子女在南京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也都买房置业,安顿了下来。“刚出来打工时,根本没想过,我一个宿迁农民,现在也成为南京人了。”老刘说。

然而,老刘终究不能把自己真当成一个城市人,他总觉得自己闲不下来,在家“宅”一天就“浑身不得劲”。在小区转悠了小半年后,他决定出来找点事做。因为不急着挣钱,所以老刘有的是时间慢慢挑。他希望找一份有双休,并且在室内的工作。

不过,刘需平站了一个上午,也没有找到想要的工作。他有点失望,又想起了老家的十亩田。

潘世海:48岁 老家:南通海门

潘世海今年48岁,初中文化,老家在南通海门。年轻的时候,他也在外面打拼过。“15岁出去打工,到过山东、上海,干过装修。但在外面漂着心不安定,后来就又回到老家了。在一家玻璃厂做国际象棋,干了近20年。我老婆也在这家厂上班。”潘世海说,老婆前两年辞职了,到南京帮女儿带外孙。今年女儿打电话喊他也过来,说是一家人在一起团聚。

说到女儿女婿,他一脸的自豪,“女儿在南京上学后,就留下来工作了,结了婚买了房。现在女儿女婿都是做软件行业的,很能干,收入不错。”他说,接到女儿的电话后,他就把原先的工作辞了。“现在住在女儿家,觉得有些无聊,想出来找份工作干干,打发时间。”

转了半天,他应聘了一份保安的工作。“月薪3000元左右,交五险。”潘世海表示,钱少点无所谓。“告诉你哦,我原先辞掉的工作,每个月有4000块。”他说,之所以辞得这么爽快,除了要跟女儿团聚,也因为这个玻璃厂是民营的,给私人老板干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交养老、医保等社保。

“我现在距离60岁退休年龄还有12年,物业公司说,到他们那儿干,社保交满12年,再往后延交几年,就可以拿到养老金了。还有医保,生病治疗也有保障。”潘世海很心动,言语里充满对未来的信心。


延伸阅读:

无儿养老的“老年模特”漂到哪里算哪里

一个多月没找到工作,他想染发“装年轻”

6年没回家,她说干到70岁才敢回乡养老

尾图.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