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同工不同酬” 港医院清洁工罢工终取胜利

2016-01-21 15:02 · 惟工新闻
摘要:1月18日早上,百多名香港威尔斯亲王医院的外包清洁工,因不满外包公司多年来恶劣的工作待遇而发起罢工。历时两天,在19日日下午,经过工人代表与外包商、医管局三次会谈,外判商答应多项诉求,工人即场表决通过结束罢工。对于谈判结果,有工友表示,“几十岁人,已经觉得很满足”。

1月18日早上,百多名香港威尔斯亲王医院的外包清洁工,因不满外包公司信佳集团(Serco)多年来恶劣的工作待遇及同工不同酬的情况而发起罢工。工友在医院大堂聚集后选出六名代表,提出包括要求同工同酬,设立每年加薪机制及提供加班津贴等多项诉求。

工作环境恶劣  同工不同酬成罢工导火索

20160119_Prince Wales.jpg

1、同工不同酬 万二vs八千

令工人最为不满,引发罢工的导火线,是新入职工人的薪金高于较早入职的工人。在病房当清洁工十多年的刘女士指出,新入职工人的月薪是9,000元,做满三个月再加9000元的一笔奖金,等同前三个月的薪金为12,000元;而较早入职的工人,薪金为8,060元,病房清洁工为8,450元,二者差距有3000多元。

罢工工人要求与新入职工人同工同酬,同时亦要求设立每年加薪机制及提供加班津贴。

刘女士忆述近年薪金明加实减的经过,由于病房清洁工要负责照顾病人,属于厌恶性工作(“厌恶行工作”指被外界认为“容易粘晦气”的工作),经工人争取后,公司须在月薪以外付更多人工,行内称为“除晦钱”,所以 病房清洁工比其他工人薪金稍高。当最低工资仍是每小时30元时,清洁工人的月薪为7,400元,外加200元“除晦钱”。后来因薪金过低等问题,很多人离 职,为挽留人手,公司将“除晦钱”加至600元,当时月薪共8,000元。

“政府宣佈将最低工资加到每小时32.5元的时候,高层却说只会给我们加很少的工作”,结果,工人的月薪由7,400元加至8,060元,但“除晦钱”却由600元减至390元,加起来月薪只有8,450元。

2、人手编制不合理 1人照顾48病人

医院病床爆满的情况经常为人诟病。

刘女士指,她一个人就要负责一整间病房,房内设有40床位,但通常会再额外增加床位,她需要照顾约46至48病人。病房内所有大事小事都由刘女士负责,她的工作包括收拾垃圾、扫地、洗厕所、照顾病人(换衣服、倒水)等。

负责洗厕所的工友阿桢表示,她被要求“一个小时收拾三个厕所”,基本上做不停手。工人纷纷指出工作量之不合理,“平时就我自己一个做,到我放假,公司找两个替代的工人。”这说明病房清洁工作量之大,本身就需要多于一个人才能做到。

3、吃饭期间被叫洗厕所 缺乏合理休息空间

阿桢每天负责清洗多个厕所,只有在吃饭时才能稍为休息,但休息时间往往都是不充分的。

“有人投诉厕所脏,吃着饭都要去洗厕所。”且不论吃饭期间要洗厕所,会如何打击胃口,最大问题是,这或许违反法例。一如很多工人的情况,医院清洁工吃饭的一小时都是不算薪金的,同时,工人却随时受到传召,需要工作。阿桢指即使吃饭期间要工作,公司也不会补回薪金。劳工处代表指出,外判公司此举可能触犯劳工法例,鼓励工人作出投诉。

像阿桢一类的清洁工,并非于固定岗位工作,医院裡没有位置让其休息,有的只能“你去厕所休息吧”。又由于除了吃饭时间以外,没有明确的休息规定,工人常被误会偷懒。有工人直言:“我去倒杯水喝都会被人拍照。”工人提出,希望“做一个小时后可以有时间休息”,同时设立合理的休息环境。

4、工资发放问题多  年假计算混乱

外包公司在薪资上的处理颇为混乱,除了上述同工不同酬的问题,工人亦指出,公司曾在她们放病假、大假时延迟发工资,有的拖足半个月才发工资。

很多工人申请放年假时,公司以人手不足为由要求工人不给放,有的工人一年下来都没有放到年假。公司虽表示会补钱,但却不能提供清楚的拖欠年假数字,造成数目混乱。

在香港,公共服务外包已有多年历史,政府以“节省公共开支”为由,按“价低者得”的原则将各种公共服务外包。而医管局不但外包了清洁、保安、餐厅和资讯科技等工作,还一度计划将门诊外判。过去十年的多次事件,亦显示外包问题多多,除员工长期忍受低工资、长工时外,更曾因外包工序发生事故而导致病人死亡。

历时两天  罢工取得胜利

12607213_970729609681792_1118508422_n.jpg

在19日下午,经过工人代表与外包商、医管局三次会谈,外判商答应多项诉求,工人在本月起可加薪至9000元;资方亦承诺增加人手、并改变无薪饭钟及厌恶性工作津贴的安排。由诉罢工诉求已达到,工人即场表决通过结束罢工。

对于谈判结果,工友严婆婆表示,“几十岁人,已经觉得很满足”,说罢便笑逐颜开。(此段来源于媒体“香港No.1”)

2bfa1d9381f117cf1d68abd3a9723313.jpg

60多岁的严婆婆在威院担任清洁工4年,她指工作非常忙碌。

1、底薪增至九千 增聘30至40人

针对工人对加人工和同工同酬的诉求,外包商表示愿意将工人的工资增加至每月9000元,与新入职工人一视同仁。加薪安排在本月即时生效,参与罢工的工人亦会得到这两日罢工期间的薪金。

至于人手不足方面,外判商承诺会在未来增加三至四十个职位。

2、饭点工作有加班费 “除晦钱”安排再议

对于工人投诉在吃饭时间被要求工作,且不获发薪金,外包商表示工人可就此时间的工作申请加班费。

同时,从事厌恶性工作的工人,其俗称“除晦钱”的津贴可增加至每月300元。至于除了病房以外,具体有何岗位可获除晦钱,日后会个别处理。

3、工会、资方、医管局 定期三方会议

医管局承诺定期与清洁服务业职工会开会,每两星期会有一次会议,供职员参与。每三个月亦会有一次工会、外判商、医管局三方会谈会议,若外判商有不妥当之处,医管局有权随时与之中止合约。

jianjiaobuluo.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