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D音乐队吖鬼:热爱生活,好好唱歌

摘要:吖鬼,原名汪宗兴,重D音乐队主唱。16岁开始,他就离家外出打工,辗转游离在南北方之间。在对工厂三点一线的生活感到迷茫时,吖鬼接触了音乐,从自学吉他一步步走到组建乐队。他说,人应该去坚持自己喜欢的东西,而自己现在想做的就是热爱生活,好好唱歌。

psb.jpg

《迷茫》

词曲:汪宗兴(吖鬼)

那年离开家乡 去到南方流浪

站在城市的中央 感到莫名慌张

曾经告别的故乡 亲人是否无恙

外面混乱的世界 让人迷失方向

回到曾经的地方 理想已被埋葬

站在矮矮的坟前 够不够坚强

谁能给你答案呢 该不该悲伤

纯洁理想现实面前 够不够坚强

站在矮矮的坟前 该不该悲伤

走在人来人往的街 找不到家的方向

这首歌描述的是我还没接触音乐之前在工厂里三点一线的生活状态,那时候我看不到自己的未来,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特别迷茫。每次回家的时候都是在清明节,当站在离开的亲人坟前,那份悲凉只有自己能体会到。幸好,迷茫只是某个时期,也是学会创作之后对那段时期的记忆。

我相信每个人都曾经迷茫过,但我更希望那段迷茫时间不要太长,也希望听过我的故事的你,能早点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

初到“天堂”,格外想家

2004年4月1号,我因家庭经济状况辍学。从湖南一个偏远村庄出发,22小时的长途大巴把我带到了印象中的天堂,深圳。这一天,距离17岁生日还有五个月零18天。

很幸运,在4月4号我找到了人生中第一份工作,到横岗安良的一家玩具加工厂做杂工。工厂不大,总人数接近200的样子,老板是潮州人。刚开始我以为自己是工厂里最小的,一个月后才发现原来还有14岁,15岁的“童事”。每天工作13个小时,每月有一个周日晚上不用加班,就是发工资那天。

或许是基于对“天堂”的新鲜与好奇,第一次体验三点一线的生活方式,觉得自己过得好充实。这份工作持续了8个月,每月拿最高计件工资700块,春节工厂放假还压了一个半月的工资。那一年,也是第一次在这座陌生的城市过春节,格外想家,想念还在学校的同学和老师。

两百三十块,买了人生中第一把吉他

到了2005年,因为招聘年龄大多数是17-35岁之间,年龄够了,我决定去找新的工作。

找到第二份工作,我顺利成为一家纸品厂的员工。相比之前的玩具厂,这间工厂正规了很多,一个月可以休两天假。聪明的同事把两天拆成四个“上半天”休,这样“下半天”去上班,晚上还可以加班。而我是想办法休四个“下半天”,晚上最好不要去加班, 因为我觉得工作不应该是你辛辛苦苦一个月下来,自己仅仅挣个生活费而且还没钱寄回家,尽管这道理多年后才明白。

这一年,我的第一份工资有750块钱,给家里寄了三百,花了两百三十块给自己买了人生第一把吉他,及《吉他自学三月通》的书。休假的时间,就一头钻进网吧上网搜吉他教学视频看,晚上下班再回到宿舍对着书练。 初学吉他的时候,为了有更多时间练琴,早上比其他舍友都起得早,晚上也比他们睡得晚,因此自然而然地成为宿舍公敌。你常常会听到这小子整天在乱弹琴,小子你是在弹棉花么?”之类的打击话语,而且听到这些后,你还得有一个强大的心脏,去化打击为前进的动力,不过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

psu.jpg

从一把两百三十块的吉他,吖鬼踏上了音乐之路。

这样的自学时间持续了两年,但发现自己会弹的东西不多,感觉没法继续坚持下去。

2007,我放下吉他辞掉了这份两年零十个月的工作,踏上开往山东的列车。在山东菏泽待的3个月里,想回到深圳的冲动愈发强烈,毕竟那是离家一待就是三年的地方。20083月份,我从山东回到深圳,在龙华找到了份生产电线电缆的工作。但在两个月后,还是决定回到第一次落脚的地方——横岗。或许是因为那这里有种亲切感吧,那里的街道、工业区都是那么得熟悉。

工业区里的一片精神净土

回到三点一线的生产线上,我常常独自在角落观察车间管理层的勾心斗角,员工与员工之间火急火燎的浮躁,也渐渐感觉到自己越来越迷茫,找不到方向和目标,人也渐渐变得很内向,不愿与外界沟通。

这样的生活状态持续到09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在路过一个工业区时,发现里面竟然座落着一家工友书屋,出于好奇我进去看了会儿,发现里面的各种兴趣小组都是免费对外开放,比如摄影班,重点是竟然还有吉他班!在那之后,我经常来这参加兴趣班,也认识了很多吉他版的朋友。这里没有勾心斗角,没有浮躁,有的是一个可以去释放自己的空间,是城市中的一块净土。突然间,我发现生活开始变得有趣起来,原来除了三点一线外,还可以有这样一帮朋友。我们在一起弹琴,一起唱歌,一起郊游,让我觉得很放松。

再后来,吉他班开始教大家一些创作,我们学着把自己的想法写在纸上,再慢慢进行谱曲。我写的第一首歌叫《一直在漂》,虽然没有完整的录音室版。随后,又写了《迷茫》,《青春》(这两首被收录进后来的专辑)。当你发现你的一些想法,思念,或者不快,能通过这样的一种方式唱出来,你的生活会一下变得豁然开朗。那时候起,我真正感觉到音乐带给一个人的快乐力量是无限的。

茫然四顾后,选择坚持

时间会改变很多,也带走了吉他班的很多朋友,金融危机后大家都各奔东西,有的为了理想,有的为了生活。201151号,我们几位留下来的成员决定组建自己的乐队,这也是后来江湖上流传甚广的“南方唯一一支为劳动者歌唱”的工人乐队——重D音乐队。

p2214041929.jpg

D代表底层,重,是重要的,有力量的,也就是底层的声音是重要的,有力量的。重D音是一支由来深建设者利用业余时间组成的乐队,是一支为劳动者歌唱的乐队。

乐队的开始并不一帆风顺,毕竟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部分成员还有自己的家庭,在现实和理想的世界里,难免会茫然四顾。不过,我们依旧在坚持,并且在20145月份顺利地出了乐队的首张专辑。这张专辑虽然并不十分专业,但里面包含着太多的酸甜苦辣,意义重大。特别感谢背后无数默默支持着我们团队的朋友,如果没有你们,我想在歌里所唱的,每年发生在这座城市的故事,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因为有你们,我们一定会坚持走下去。【重D音乐队的豆瓣小站】

我也是这么误打误撞遇到这么一群不离不弃,志同道合的朋友才走能走到今天,我们也是一直在摸着石头过河,一直在寻找那条属于我们自己的路。如果你也喜欢音乐,喜欢这样的方式,我想你应该去坚持自己喜欢的东西,然后再找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出发。无论是练琴也好,生活也好,你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阿鬼.jpg

我现在能做的就是热爱生活,好好唱歌期待有一天我们能够在共同的路上遇见那个更好的自己!


延伸阅读

重D音乐队作品集介绍

我要大声唱歌,要让世界听到——女工文艺与赋权实践

邬霞的梦境、生活与写作:她用身体温暖了半截木桩

【诗歌】盘成芬:他的呓语絮叨,显得坦诚也真实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特约撰稿人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吖鬼(汪宗兴)
某玩具公司“枪手”,曾游离过北方,现南漂深圳。重D音乐队主吼,对自由无比向往,偶尔写写歌感动下自己,时而逃出喧嚣用快门记录下生活。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