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盘成芬:他的呓语絮叨,显得坦诚也真实

盘成芬 · 2015-12-29 18:23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在盘成芬的诗里,对制度的怨怒、对人的怜悯及热爱、对工厂怪兽/个人及群体未来的迷茫,都在呓语絮叨中一并洒了出来,毫无保留,不刻意作煽情或修饰。这比起大多无痛但呻吟、青春扮白头的作品来看,显得坦诚也真实。

盘成芬,又被大家亲切地叫为“盘古”,来自湖南永州瑶都,18岁出来深圳打工,先后深圳、北京、西安、广州、肇庆、长沙、东莞等地打工,做过普工、车工、文员、仓管、喷油工、包装工。盘古平时喜欢看打工文学,听打工故事,偶尔也会将自己的感想写下来。

670628069858147041.jpg

在十多年的打工生活里,盘古通过写诗,尽情宣泄心中的孤独、苦闷、挣扎和些许希望,这些经历也让他的诗歌有了股真诚的力量。

青年诗人黄润宇以“开大了的莲蓬头"来形容盘古的诗,“在盘成芬的诗里,对制度的怨怒、对人的怜悯及热爱、对工厂怪兽/个人及群体未来的迷茫,都在呓语絮叨中一并洒了出来,毫无保留,不刻意作煽情或修饰。这比起大多无痛但呻吟、青春扮白头的作品来看,显得坦诚也真实。


今天二十四岁

201052810954256.jpg

今天二十四岁

出去打工五年多了

电子厂、五金厂、塑胶厂、手袋厂、......

连自己也记不得进了多少个厂

今天二十四岁了

这些年来

被骗、被骂、受欺负、拖欠工资、受工伤

怎么也逃不过这样的循环

今天二十四岁

想着出去好好闯闯

原以为可以挣很多很多的钱

没想到反而被钱给挣了

没有钱寄回家

不敢去医院也不敢谈恋爱

这样的生活还能忍多久

今天二十四岁

今夜还这么多的工友

大家一起喝酒相互诉说

我们的打工经历

互相鼓励

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

你的幸福就是我幸福

没什么东西能够阻档

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黄润宇评】《今天二十四岁》中,“原以为可以挣很多很多的钱/没想到反而被钱给挣了/没有钱寄回家/不敢去医院也不敢谈恋爱…”是一个被阶级层层逼退的落难少女,病且要自己照顾、渴望爱情而不敢触碰,这样的形象在大都市的主流人群眼中,并不被重视和疼惜。而于此情况下,诗人“今夜还这么多的工友/大家一起喝酒相互诉说”,尽管要被立于阶层之上的人误读甚至忽略的,但在夹缝之中的取暖尤其细腻,这只发生于一群特定的人们之间,一个微小的社群,衍生着更多的一批人,不停流动、不停更换、也不断勉励。最后热意的向往,即便是无可阻挡,明明已经饱受前几节诗中的绝望处境,这种忍耐更为深切彻骨。


今天发工资扣了665.7块

a916963505f4f905783b089b74773e01.jpg

今天发工资扣了665.7块

我都傻了

跑去问组长

组长说:“不用看了,你的工资没有错就扣那么多”

我说:“扣哪里了”

组长说:“叫你平时看好框号你不看好,现在来找我说”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妈的我真想捅他几刀

站着说话不腰疼

665.7块呀

每天从早干到晚你叫我怎么干就我怎么干

每天想着怎么才能干得更好

从来不抱怨

知道你压力大

你骂我,说我都认了

一个月扣665.7块,不是6.5块

问你怎么回事

你的话就像一把杀猪刀狠狠的插进我的心脏

痛得我要死了

扣了667.5块呀

可以交一个月的房租了

可以抵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可以给我老婆买两件衣服了

可以给我小孩买两罐奶粉了

可以给我老妈充100元话费了

667.5块呀

………….


工厂有400人左右

组长说每个人扣200块一个月是正常的

1个月、1年 、10年呢

要扣多少呢

劳动法律规定不可以随意扣克工人的工资

你装作看不见

好心的去问你工资怎么扣的你不理

身边同事都叫我忍

我忍 我忍 我忍

当哪天我们都不能忍的时候

也就是与你拼命的时候

你等着瞧

【作者注】我在一家物流公司上班,也是给超市、连锁店配贷。一天要配4万到5万次的贷,平均9秒钟配好一家,多配给超市的货要按原价买单,少配或者漏配的也要买单,配了在送货的过程中损坏了也要买单,一个月买200块是正常的。上面写的是我一个月错框被扣的工资,去问组长,组长理都不理,说看你平时做得那么差肯定扣那么多了,那真的是一种绝望和愤怒的时刻!

社保在厂里变了样

他妈的这个月社保又上调了

交了一年的社保了

连社保都不知怎么回事

今天工友问“有社保卡吗”?

“没有,厂里没人跟我说”

只是每次发工资上面都有写扣社保

还有扣工伤保险的

车间里还有好几个跟我一样的

他妈的又被厂里给骗了

交了一年保险没有社保卡

连工伤保险都要我们自己出

把我们当鬼哄才信呀

那是我们的养老钱

这下变成了厂里每个月扣工资的理由

社保在厂里变了样

是谁的错?

【作者注】现在有些工厂里借买社保的名誉扣工人的工资,而实际上却没有给工人买社保,社保呀你在厂里变了样。


机动和组长的区别

我们部门有二条流水线

一名组长

每条流水线上有十五名员工

还有2名机动员

哪个员工忙不过来,他们就去帮忙

组长每天叫我们看准框号再放贷

这样可以少扣钱

机动员每天来帮忙的时候都叫我们快点快点

这样可以早下班

机动员放错贷了扣员工钱

员工扣的人多了,组长得挨骂

机动活干完了就下班了

组长每天要等所有人把工作做完了才下班

你喜欢组长还是机动呢

我呢一个都不喜欢

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

你还是走了

1437553942548224.jpg

听说你将要离开工厂

我心里特别的难过

一有时间你总会来帮我

跟我聊天

聊打工生活

聊东莞哪里有好玩

偶尔也会聊困惑

你说

学校跟厂里签了六个月的合同

只要在厂里实习一年就大专毕业了

只想在这里好好干

等发工资你带我们去东莞玩

你说

这次跟你一起来的有四十个同学

他们来自广西、湖南、湖北、河南

分在厂里不同的部门上班

很多人还是第一次出来打工

你说

这工厂怎么罚款那么多

我有个同学今天罚79块

等我们回家就剩路费了

真有点不想干了

你说

你们要回去打老师

因为七月一号那天

厂里贴出一个通知:“新来的员工都要去签劳动合同”

去了才知道

你们的劳动合同学校给代签了

厂牌是黑白的。工资每个月还比我们少一千块

每天干着同样的活,罚款也罚得最多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这样

学校的老师说:“你们是实习生,不是正式工”

看着老师快要哭的样子来劝告我们同学也忍了

你说

这几天特别的累,想休息一天

组长说让去看排休表每天谁休假都在上面

居然没有一个我们的名字

我忍不住了,我受不了 我不想干了 我想回家

说什么不让我们休息是多想让我们高一点工资

我看是给工友放假不用支付加班费

不给我们放假是我们工资比工友低

还没来得及告别你们就走了

发个短信问你去哪儿,打算怎么办

你说不知道,先回家在做打算吧

我说那祝好吧希望你有一个好的开始

我会想念你的

我的弟弟今年也高考

上大学后会不会跟你一样呢?

是不是在校的学生都跟你一样呢? 

【黄润宇评】《机动和组长的区别》写的是工厂中两位“管理者”,在工人眼中无非是两个不停剥削着下属、也彼此剥削的人,是冷眼旁观的写法;《你还是走了》可谓所有诗作中最亮眼的一首,诗歌韵律及诗意皆是,“你”这个主体看似明确(一个要离开工厂的暑期工小工友),但更可看作是群体性的隐喻。工人们不断来去,对于工厂来说是换旧更新,但对于同是这些“零件”中的“我”来说,却要以人的本能和性情去看待这件事,对“你”的絮叨告别之言中,又层层带出了工厂制度这个问题、那个问题,那些早已经看不顺眼的事情,夹杂在人与人的关系之间,显得尴尬而破碎。

盘古的诗歌语言很质朴,虽不是非常成熟的作品,也有些许不够精炼的地方,但其真诚和愤恨是足以打动读者的。又因其曾为工人的身份,在观察和体验中写出的人在物化之下的生存状态、人与人夹在巨大机器中产生的微妙关系,都应该迫使读者停下回放与思考。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工友投稿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盘成芬
18岁出来深圳打工,目前在东莞一个公益机构工作。平时喜欢看打工文学,听打工故事,偶尔也会写下来。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