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邬霞:我觉得诗歌最能抵达人的灵魂

2015-12-15 11:14 · 丢豆网
摘要:邬霞,一个制衣厂女工,她爱写作,也爱吊带裙。她说,她就是石缝里里的花啊草啊,再大的石头也不能阻挡她向着阳光,努力生长,像厂房墙壁上的爬山虎一样,迎风飘扬。一切东西,在她的手中,在她的的笔下,都有着光亮的色彩,呈现出一种温暖的态度。

深圳的某间制衣厂,流水线上的工人深夜之时还加班加点,赶制一件又一件衣服。有一个身影,她的动作格外温柔,像对待情人般抚过手上的吊带裙。

包装车间灯火通明

我手握电熨斗

集聚我所有的手温

我要先把吊带熨平

挂在你肩上才不会勒疼你

邬霞,她极爱吊带裙,喜欢穿上吊带裙来凸显她曼妙的身姿。只是在制衣厂里上班,只能穿着统一而难看的厂服。有时加班到深夜,趁着室友熟睡之时,才拿出衣柜里破旧廉价的吊带裙,换上,偷偷跑到卫生间里,将一扇幽暗的窗户当做镜子,提着裙摆转上几圈,欣赏几番后才回睡觉。

然后从腰身开始熨起

多么可爱的腰身

可以安放一只白净的手

林荫道上

轻抚一种安静的爱情

最后把裙裾展开

我要把每个皱褶的宽度熨得都相等

让你在湖边

或者在草坪上

等待风吹

你也可以奔跑

但,一定要让裙裾飘起来

带着弧度

像花儿一样

她说呀,她就是石缝里里的花啊草啊,再大的石头也不能阻挡她向着阳光,努力生长,像厂房墙壁上的爬山虎一样,迎风飘扬。在诗里她写道,“我不会诉说我的苦难,就让它们烂在泥土里,培植爱的花朵”。一切东西,在她的手中,在她的的笔下,都有着光亮的色彩,呈现出一种温暖的态度。

我要洗一件汗湿的厂服

我已把它折叠好

打了包装

假日,她终于可以穿上心爱的吊带裙,约上好友到海边,和着海风和浪声,她笑得宛如山谷中静静开放的野花。

吊带裙

它将被打包运出车间

走向某个市场

某个时尚的店面

等待惟一的你

陌生的姑娘 我爱你


延伸阅读:

【视频】吉克阿优:从大凉山到嘉兴,我在羽绒服厂填着鸭毛 

jianjiaobuluo.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