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吉克阿优:从大凉山到嘉兴,我在羽绒服厂填着鸭毛

2015-12-14 20:00 · 丢豆网
摘要:“好些年了,村庄在我的离去中老去/此刻它用一条小兴场的泥路/反对我的新鞋,欢迎我的热泪/好些年了,我的宇宙依然是老虎的形状/一如引用古老《梅葛》的毕摩所说/颤抖的村寨跳进我的眼瞳,撕咬我” ——彝族工人诗人吉克阿优

彝族工人诗人吉克阿优,常年在外打工漂泊,七年之久未曾归家。他的家乡,位于四川大凉山里彝族村落,一个比较落后的村落。

好些年了,我比一片羽毛更飘荡

从大凉山到嘉兴,我在羽绒服厂填着鸭毛

我被唤作“鸭头”时,遗失了那部《指路经》

回到家乡,回到在梦里千转百回的地方。路边的野花迎风飘扬,翻滚的泥土混和着熟悉的乡音,还有相连成片的泥砖瓦房,里头是许久未见的父老乡亲和不认识的孩童幼儿.....彝年快到了,族人正准备着祭祀的材料,熊烈的火焰,吞噬了冬天的寒冷和他隐约的不安。

为何会感到担忧?他也不知道,风尘仆仆地归来,恍如隔世。

好些年了,村庄在我的离去中老去

此刻它用一条小兴场的泥路

反对我的新鞋,欢迎我的热泪

好些年了,我的宇宙依然是老虎的形状

一如引用古老《梅葛》的毕摩所说

颤抖的村寨跳进我的眼瞳,撕咬我

夜晚,家族的老大幼小围坐一地,同辈的兄弟姐妹中,大部分都羡慕他的外出打工,能赚钱还可以见识世面,渴望到外面闯荡一番;也有少许人是不愿意出的,“如果 出打工了,就没人帮父母干活,也没人照顾他们了”。他看着小一辈的孩子拿着手机玩,突然想起白天时轰鸣的机车声,不,以前那里应该是回荡着牛哞声的,而此 时此刻,那些孩子该围着老人们听故事。

好些年了,儿时的伙伴已建起小楼

我也回到了大地的中心,我的土掌房

三块锅庄石,三根顶梁柱

父亲笑呵呵在火塘边抽兰花烟

像温暖的经书,让我念诵不已

他的拐杖又长高了不少

而母亲笑呵呵在我心里

今夜我要睡在她的旧床上,今夜我必须做梦

后来,他听长者说,现在部落剩下的大多是老人和小孩,青年们都外出了,好多年轻人不知道民族的习俗,也不懂祭祀的程序,“甚至找不到一个祭祀的法师了”。鲜红的火舌一吞一闪,燃烧的柴木不时发出噼啪作响的声音,屋内的温暖让人昏昏欲睡。月光照进深夜,谁来破解他的梦他的忧?


延伸阅读:

【视频】《我的诗篇》之微纪录片:许立志《远航》

jianjiaobuluo.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