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尿急怎么办,跟我一起唱:等,等,等,等,等

Soraya Chemaly · 2015-11-21 00:00 · 女权行动派很好吃
摘要:尽管有推行数年的"如厕平等"规定,女性依旧被迫在商场,学校,体育场,音乐会,游乐场,主题公园,以及其他拥挤的公共场所排着长队。我们完全不应该只是为了迎合所谓的“公意”,就将自己的需求放在次要的位置,或是一直等待。

占领男厕所.jpg

为什么女厕所门口会排起长队?究其原因不难发现:有史以来,公共空间的设计更倾向于于男性的身体构造。

如果你是个女人,很有可能你会经历:

A.烦躁地在等待使用厕所的队伍中浪费时间

B.推迟解决生理需求,因为你不想也没有时间浪费在在公厕外的队伍里。

C.考虑遛进男厕所里——这在某些地方是违法行为。

D.曾因为以上种种情况而大声咒骂过。

在最近的一次博物馆参观中,面对排在卫生间外绕着楼梯井螺旋上升的长队,我选择不再等待。为什们我们要一再容忍?这不是一个小瑕疵,而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尽管有推行数年的"如厕平等"规定,女性依旧被迫在商场,学校,体育场,音乐会,游乐场,主题公园,以及其他拥挤的公共场所排着长队。

没有人意识到这样一件令人沮丧,不爽,在某些场合还会丑态百出的糗事也是一种歧视。它让女性深感不平。

占领男厕所.jpg

数完那群排着队的女孩。我发了条推特,“亲爱的@大英博物馆,我看到50个不同年龄的姑娘在女厕所外排着长队,可是在男厕所门前竟然空无一人,#日常性别歧视#”。

接着就有人们回应我建议女士使用男厕。但是更多的回应则是辩护性质的,类似于“你的脑洞是怎么开到性别歧视上去的?”

让我仔细理清楚。

女性需要需要时间更长、更频繁的使用厕所。因为我们要坐在马桶上尿尿。男厕所里相对小型的便池有效扩大了空间。我们来月经,我们负责繁衍后代(这让我们尿更多),我们还得对孩子更加尽责(孩子们必须和我们一起使用厕所),我们还给孩子喂奶(更频繁的呆在令人不愉快的厕所里)。

不仅如此,女人们更倾向于穿更有束缚感更笨重的衣物,反之男性的衣物则给他们提供了更为重要的便捷。但是,这是一个关于表面“相等”和真正“平等”经典例证,虽然还延续着物理空间上的配备均等,但是更偏向于男性的身体体验和需要。

法律规定,新建的公共厕所在设备和设计上需要给女厕提供更大的空间。但是这个规定很难对我们大多数最古老最常用的公共空间产生影响。这一点在权威机构更是如此,比如学校和政府的配套设施。只要老建筑在的地方,遗留的性别歧视问题就发挥着作用。

举例来说,在美国,众议院里的女性直到2011年才得到了一个靠近演讲大厅的厕所。在这之前,最近的女卫生间距离远到来回花费的时间超过了会议休息时间。而附近的男厕所,有一个壁炉,一个擦鞋摊,还有一个还提供议会进程的实况转播。

老建筑需要给男性更多的空间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事情了,女性作为一个社会角色几乎全都被限定在私人领域。现实往往混淆了“是”和“应该是”这个问题。

学者Judith Plaskow在卫生间和社会公平的论文中指出,“女卫生间的缺失不仅意味着某些职业和权力机构对女性的排斥,而且这也是作为一个反对雇佣女性和不允许她们进入清一色男性组织的明确论据而起作用“。她引用了一些例子,包括耶鲁医学院和哈佛法学院,两者都声称因缺少公共设施而不录取女生。而在最近的1996年,弗吉利亚军事学院还用过这个借口。

卫生间空间的改变均衡了人们如厕等待的时间。针对这一变化,反对声却骤然加剧。比方说在2004年,新规定出台之后,芝加哥的男人们在“士兵运动场”的卫生间前排起了长队,他们喋喋不休地抱怨,直到五个女卫生间全部被男卫生间替换下来。

这番闹剧再一次证明,女性如厕的等待时间加倍了。抗议声水涨船高,但回应却微乎其微。女性始终被社会规训为,面对身体上的不适和疼痛,应该保持安静。甚至有人会说“没人逼她们等”,“为什么她们执意要改变?”。女性的身体需求在这种语境下被“自然而然”地忽视了。

占领男厕所.jpg

占领男厕所

去年,作家Jessica Valenti的举动刺激到了厌女症们脆弱的心脏,她充分论证了为什么卫生棉应该像卫生纸一样免费在公共卫生间投入使用。

与此同时,我们以男性为中心的卫生间格局也可以视为一个永恒的潮流(没有引申义),女性被他们兴冲冲地怂恿着争取“排尿权”,比如“你得像个男人一样站着撒尿”。然而当女性们使用同样的方法,企图鼓励男性们模仿女性坐着小便的时候,却被当作在给他们的男子汉气概蒙羞。在公共厕所(减少清洁工的工作量是必须的),坐着小便这种性价比更高,更卫生的选择趋势正逐渐走高,着实吓坏了不少直男癌。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有83%的法官和注册建筑师是那群最不喜欢被迫排队的人。2013年期间,城市规划师Salma Samar Damluji 在讨论如何设计公共空间时,将女性空间重要性摆在人们面前,指出它在城市规划中是“基本的需求”,而非“奢侈的幻想”。

美国的法律正迅猛地更迭着,LGTBQ的性少数群体的主张不能小觑,怎样理解性别正颠覆着一代人的观念。针对公共卫生间性别歧视的问题,社会中开始自发研究解决的办法,尤其是在校园中,高中和大学内站在性别中立方的那群人尝试把男女卫生间组合起来。

小便导流器.png

站立小便导流器

这种独立的小隔间设计适用于每一个人,每一个场所,比如机舱内的卫生间,还有家庭中或者残障人士使用的设备,它把歧视性的功能降到最低,最大限度地保证使用者享受更充裕的时间和更舒适的环境。他们还在哲学领域向前迈了一部,重新思考隐私权和公共空间使用权的问题。当然他们并不代表那些对公共卫生间仍持隔绝态度和性别歧视的人。

人们认为女性并没有被排队的事情困扰,或许因为“我们”能够在排队的时候谈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可能因为“我们”乐于对镜自怜。但是女性们确实仍然在排队,就像跨性别者和酷儿群体所承受的那样,我们的身体一次次地被侮辱,无视,认为没有关怀和承认的价值。

我们完全不应该只是为了迎合所谓的”公意“,就将自己的需求放在次要的位置,或是一直等待。

关于作者:Soraya Chemaly是一个媒体评论家、活动家。她主要从事于政治、宗教和大众文化领域下的性别角色研究。Salon, CNN, Ms. Magazine, The Guardian, TheHuffington Post, RHRealityCheck, Role Reboot and The Feminist Wire等多家媒体都曾发表过她的研究成果。

尖椒部落.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