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场罢工教你维权:拿到高于法律标准的赔偿金

新生 · 2015-11-04 00:00 · 新生
摘要:工人在争取企业变更,搬厂等经济补偿的过程中在经济利益上不断打破法律的现有规定,这些创举会鼓舞更多的工人争取自己的合理诉求,同时也迫切需要在斗争策略上有更多的理论指导。

1.jpg

虽然工人们被不断灌输着要依法维权,尤其是走法律途径来伸张自己的正义,但是这种欺骗并没有起到它预期的作用,这也导致中国的维稳经费不断攀升,警察越来越“喜欢”出警了。

新生代农民工行动的诉求并非完全限定于法律而是基于自己对诉求合理性的认识,例如,在企业发生产权转让或者变动的情况时,即使资方承诺不会因此裁员,工人们仍然会提出经济补偿金的诉求;在工厂搬迁的时候,那些不愿随之迁移的工人也会提出高于法定标准的经济补偿金要求。

本文盘点了2011年以来发生的6场罢工,除了个别罢工资料丰富,大多数都资料有限,所以本文统一做概括性介绍,欢迎更多材料涌现,更好地总结和传播工人斗争经验。

1.先进微电子22天罢工 :“涨薪3000,2N+1买断”“历史工资补偿”

2013年10月31日,全球最大的半导体装配设备制导商香港先进微电子公司(以下简称ASM)在深圳盐田区的三家工厂爆发工潮,罢工缘由是该公司位于盐田港区和太平洋港区的2间工厂合同先后到期,政府要求公司搬迁以升级改造。

2.jpg

罢工工人以历史工资补偿的名义要求资方按照“2N+1”买断“,同时要求加薪3000,将搬厂斗争和加薪斗争结合起来,但公司行政总裁李伟光先生却认为工人不理解搬迁内容,并希望政府能帮助调解。

3.jpg

整个ASM罢工坚持了22天,11月21日资方答应工资上涨20%,膳食标准每日增加到 21元,并为住厂外工人提供200元住房福利补贴,而在搬厂方面:要求工人要么拿“N+1”买断,要么去新厂上班,并提出最后通牒,宣布22日必须全体复 工,终止和罢工工人的谈判;遗憾的是,坚持了22天的ASM罢工结束后,7名最积极的维权工人遭到了开除,之后,资方一度耍赖,克扣罢工22天工人的工资,工人上访到深圳盐田区的信访办,但彼时罢工已然结束,工人只好走劳动仲裁渠道。

2.2012年11月深圳捷和百得大罢工,企业改名工人要求补偿金

2012年11月13、14日两天,位于广东深圳市的捷和百得电机公司(美资)的6000多名工人举行罢工并堵路。

4.jpg

据互联网报道,该公司原为香港捷和集团与美国百得公司合资,后捷和集团将股权转给百德公司,更名为捷和百得电机公司。此后,资方要求工人与新公司重新签订劳 动合同,但工人们担心签了新合同会导致原来的工龄失效,因此举行罢工,要求资方先买断他们的工龄,支付经济补偿金,然后再签订新的劳动合同;但资方认为, 这种要求不符合《劳动合同法》的规定。


实际上,就在2010年10月27日,在搬到石岩之前,沙井镇蚝乡路的沙井捷和百得制造厂,进行全体罢工,只为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因为工厂年底要搬厂,老 板为了躲避经济赔偿,在未和员工进行商量和出示相关通告的情况下偷偷进行搬厂,愤怒的员工为维护自己的权益,联合夜班人员3000多人在厂区进行罢工,要 求公司给与相关说明及补偿措施。

3.2012年9月上海伟创力大罢工,工人要求N+8补偿

2012年9月17日,新加坡伟创力集团在上海伟创力工业园的6000多名工人举行罢工,抗议资方提出的经济补偿金方案。

5.jpg

资方拟将工厂迁往江苏苏州市,对不愿随厂搬迁的员工,资方提出“N+1”的经济补偿金方 案,但工人们提出的要求是“N+8”。9月19日,有网友“爱家泰”发帖称,在持续罢工四天后,资方发布了“N+2”的经济补偿金方案,但工人仍不满意, 因为他们听说,资方对主管级员工的补偿方案是“N+8”或“N+10”。

6.jpg

罢工员工一度围堵公司大门,禁止人员进出。罢工期间,员工顶着烈日争取利益,而他们坐在办公室,员工对于他们坐收渔翁之利的做法极为愤慨,下班时间一到他们正常刷卡下班,员工围堵大门禁止他们出入, 一度出现过激行为,向他们扔水瓶、鸡蛋和石子等。在围堵大门期间,公司领导无一人出来,随后警方出动三百多名特警,才将办公室人员解救出来。

4.2011年12月海量罢工,“要改嫁先赔偿”,“2N+1”

美国的西部数据公司早于2011年3月签署了收购日立环球存储科技公司——深圳海量是其全资子公司,但对于细节性问题,工人一直蒙在鼓里。眼见期限将至,担心工龄清零而又埋怨公司不公开透明的工人迅速组织起来举行罢工,为自己的权益呐喊。

7.jpg

2011年12月4日,位于广东深圳市的海量存储设备有限公司近千名工人举行罢工,要求 资方在公司被收购后支付“2N+1”的双倍经济补偿金。有律师认为,如果资方属于非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话,应当支付双倍的经济补偿金;如果属于合法解聘的话,是不应当支付双倍经济补偿金的。

8.jpg

据说海量工人提出了23条诉求,其中着重要求2N+1赔偿。然而工人最看重的这一要求, 最后却失败了,仅得到每年按0.3个月基本工资的工龄补贴。但海量工人却通过罢工争得了大幅度的加薪,根据12月17日资方的最终方案,海量在职工人争取到了每月900到1200元的加薪。

5.2011年11月上海赫比罢工,同城搬迁,工人要求N+1补偿

2011年11月22日,位于上海浦东金桥开发区苹果和惠普等供应商之一的外商企业赫比家用电器厂,因无预警搬迁且无合理补偿引发千人大罢工。

9.jpg

据称罢工工人在工厂大门口手举“要说法,要真相”的布条以示抗议。多数工人称,他们尽心尽力为企业服务,企业却在一夜之间遗弃他们,不仅导致他们失业,而且还没有适当补偿。

10.jpg

赫比国际的工人在要求经济补偿金的罢工中,提出“N+1”的要求(其中,N代表工龄)。 但资方认为,此次搬迁属同城搬迁而非异地搬迁,公司也对员工上班时所需的交通时间做出了安排,因此无需支付经济补偿金。据说上海市的司法部门和政府劳动行政部门也有“只要企业在本市范围内整体搬迁,企业可以不解除劳动合同,也不必支付解除合同的经济补偿”的解释。

6.2011年11月五地百事可乐网上串联罢工,员工诉求不一、呼声最高的是N+12

11月14日,百事可乐位于重庆、成都、南昌、福州、长沙的五家瓶装厂的员工开始停工维权。当日上午,五家工厂的员工集体递交了15-16日请假的假条。他们表示,如果公司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法,将会提起诉讼。

11.jpg

成都百事员工提出了以下要求:首先,并购前解除所有员工的劳动合同,百事公司必须一次性支付每位员工工龄经济补偿金及相应的违约经济赔付金;其次,要求百事公司向所有员工一次性支付不低于8000元/月(按照工龄计算)的遣散费;第三,并购后对于愿意与新公司续签劳动合同的员工“两年不变”的承诺应包括不得 低于当前的薪资福利,不得低于当前的工作职务及行使的权利、工作地点不变,两年内劳动合同到期的员工必须无条件续签等内容。

同一天早上,百事重庆工厂门口拉起了横幅,要求公司对员工进行补偿。在工厂的布告栏以及百事的宣传广告旁随处可见“诚信何在”、“还我青春”、“要改嫁先赔钱”等标语。


福州百事全员1300人都有维权诉求,全体员工的第一诉求就是反并购,第二诉求是希望自主离开的员工能够得到一定的补偿,留下的员工能够不被排挤,安心工作

此后,郑州百事员工也加入到了维权行动中。

结语:这些罢工都涉及到经济补偿。劳动法律上的关于工龄的一年一个月经济补偿,一方面最低工资制度在麻痹工人斗争,维护企业主的长治久安上依然发挥作用,使得工人的工资水平严格限制在最低工资所衡量所决定的范围里,让“加班”这种延长劳动时间的剥削方式成为了老板展示自己特权的普遍方式。

另一方面,“一年一个月”的这种计量方式得到了法律上的普遍认定,构建了争取工人权益的更加具体化的改良方案,企图让工人诉求在这条经济主义的路径上来回撕扯,从而掩盖工人与整个资本主义制度的对立。


工人在争取企业变更,搬厂等经济补偿的过程中在经济利益上不断打破法律的现有规定,这些创举会鼓舞更多的工人争取自己的合理诉求,同时也迫切需要在斗争策略上有更多的理论指导。

jianjiaobuluo.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