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粉尘爆炸、工厂大火吞噬的生命 ,见证了没有尊严的世界工厂

戴春 · 2015-08-02 10:36 · 作者投稿
摘要:去年的今天,8月2日早晨7点37分,江苏昆山中荣金属制品公司抛光车间粉尘爆炸,死亡146人,伤114人。一年后,事故几乎再无人提及,这场特大职业灾害被遗忘,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正是在这样的遗忘中,悲剧不断发生。今年7月16日,昆山再次传来爆炸声,一粉碎设备公司在气流粉碎测试中发生爆炸,2死3伤。

193282660.jpg

去年的今天,8月2日早晨7点37分,江苏昆山中荣金属制品公司抛光车间粉尘爆炸,死亡146人,伤114人。这无疑是建国以来最为严重的安全生产事故之一,然而,一个月不到,有关反思昆山爆炸的帖子陆续被删,伤者及死难者家属也不被允许与外界接触。事故发生一个月后,工厂即恢复生产,政府也发布事故调查报告,相关责任人被处罚,一切复归平静。但我们无从知晓,工作台是否还堆积着厚厚的粉尘,除尘设备是否还隐藏着致命的疏漏,监管部门是否还熟视无睹;我们更无从知晓,那些幸存的工友和死难者的家属如何面对撕裂的伤口和惨痛的记忆;我们同样无从知晓,工人在职业安全监督体系中是否有了更多的发言权和参与权,以避免自己的健康和生命再次受到伤害。

一切都被包裹起来不被看见,一年后,事故几乎再无人提及,这场特大职业灾害被遗忘,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正是在这样的遗忘中,悲剧不断发生。今年7月16日,昆山再次传来爆炸声,一粉碎设备公司在气流粉碎测试中发生爆炸,2死3伤。

u=1419381863,972389299&fm=15&gp=0.jpg

22年前,1993年深圳致丽大火吞噬了84个年轻的生命,他们中有82位女工,最小的15岁。2013年我在广州参加致丽大火20周年纪念,看到当年火灾中幸存的女工,20年里,她们艰难奔走,只为保存一份记忆,她们想告诉人们,那些工厂废墟上曾发生过什么,她们希望在废墟上建一个纪念馆,但二十年了,那里依旧满目疮痍,一片死寂。

001Rkzjmty6NKzUtOSY50&690.jpg

001Rkzjmty6NKAcjbvb61&690.jpg

22年前:致丽大火发生,记者突破重重封锁,假扮公安进入殡仪馆其中一个大厅看到的情景,数十位年轻女工就躺在地上,白布太短,盖不住全身,烧焦的身体部分裸露,她们用青春和身体见证了一个没有尊严的加工年代。

摄影:陈远忠

而更多的我们,在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不断地选择遗忘,职业灾害也在我们的遗忘中以惨烈的方式不断重复:

2010.02.24  秦皇岛骊骅淀粉粉尘爆炸事故导致19人死亡49人受伤;

2013.06.03 吉林宝源丰禽业有限公司发生特大燃烧事故,死120人伤70人;

2000.09.27   贵州水城矿务局木冲沟煤矿 特大瓦斯爆炸事故 162人死亡;

2004.10.20   河南郑煤集团大平煤矿 特大瓦斯爆炸事故 148人死亡;

2004.11.28   陕西铜川矿务局陈家山煤矿 特大瓦斯爆炸事故 166人死亡;

2005.02.14   辽宁阜新矿业集团海州立井 特大瓦斯爆炸事故 214人死亡;

2005.11.27   黑龙江龙煤集团东风煤矿   特大瓦斯爆炸事故 171人死亡;

2008.09.08  山西襄汾新塔矿业 特大溃坝事故 277人死亡……

在看得见的事故后面,还有看不见的职业病。官方公布的中国尘肺病确诊人数已达78万之多,且每年以超过2万的速度增加。而官方数据的背后,是80%-90%没能进入职业健康监护因而也不在官方统计数据上的几百万尘肺病农民工,他们以超过20%的死亡率消逝,变成一串冰冷的数字。

揪心和悲痛之余,我们不禁要问——

本来可以避免的事故为何一次比一次惨烈?

是什么夺走了他们的生命?

谁该对工人的健康和生命负责?

面对不断发生的职业灾害,我们的制度如何回应?

面对无辜生命的逝去,我们每个人能做什么?

还有很多的问题需要我们持续不断地追问和反思。

如果他们只是被当着冰冷的数字,如果这些曾经鲜活的生命不被尊重,如果那些惨痛的事故不被反思,那我们无法阻止悲剧在遗忘中一再发生。

人们以极大的兴趣关注着优衣库的试衣间,却对优衣库代工厂的车间发生的权益侵害和工人抗争较少关注。工人群体,是一个与公众生活隔离的不被看见的群体,他们的声音被轰鸣的机器淹没,他们的苦难与煎熬无人看见,他们的青春与梦想无人关注,他们的怨恨与诉求无处表达。他们只是生产线上的一个零件,饱受超低工资、超时加班、社保缺失、工伤、职业病……

劳动法实施20多年了,中国劳工依然遭受权益缺失和身心伤害,他们对工作场所与自己利益攸关的所有事项几乎没有发言权,他们被制度设计成一个个分散的零件,任何组织化的行为皆被视为维稳对象,缺少代表组织和谈判能力的他们,只有被迫付出健康和生命的代价。各种职业灾害事故以极端的方式展现了工人的不幸,而每一次事故背后,无不隐藏着对权益的侵害和对生命的漠视,每一个生命的逝去,都是对这种不道德的发展模式的无声控诉!

同样是夺去146条生命的大火,1911年美国纽约三角内衣厂火灾却引发了美国社会各界广泛的同情和反思,进而推动了劳动保护的立法与监管,事故过去百年后,仍然有人在写文章纪念。

其中的建设性意义,值得我们深思!每一次职业灾害都不是偶然发生,其背后必然有值得我们去追问和反思的地方,只有对重大职业灾害和劳工事件持续追问和反思,才能避免悲剧的一再发生,并推动劳工政策和制度走向公平公正。

 对生命的尊重代表着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对职业灾害事故的任何遗忘和禁声都是对生命的漠视!在昆山粉尘爆炸一周年之际,谨以此文表达对逝者的祭奠和对伤者的抚慰, 希望这146条无辜的生命以及对他们的纪念能唤起整个社会包括劳工自身的警醒和改变,并推动劳工权益保障的制度化进程。


附录:

火灾引发美国社会系列变革

1911

4月5日,死于火灾的工人下葬,40万人冒雨送行,市民自发捐献,支援这些工人的家庭。在此之前,纽约人并不关心这些近在咫尺的血汗工厂里的工人们的境遇。但这次灾难唤醒了纽约人的良知。纽约建立了有25名成员的“改进工作场所安全委员会”。委员会头一年就在纽约视察了1836个工作场所,听取了222个人的相关证言。这个委员会的第一个四年任期,是大家公认的“工厂立法修法的黄金时期”。美国的《劳动法》就是在这一时期通过的。

1912

三角工厂火灾惨案成为立法的依据。美国《劳动法》规定,工作场所每三个月就必须进行一次防火训练。1912年,立法规定,在7层以上有超过200名工作人员的楼层,必须安装自动防火喷淋系统。而在任何一个超过2层、雇员超过25名的工作场所,都必须安装自动报警系统。

1914

根据委员会的建议,到1914年,纽约州共通过了34项改善工人工作条件和劳动安全的法律。这些法律的通过,被看作是“进步时代”最重要的成果。

1940

三角工厂大火惨剧,不仅给美国留下了深刻的教训,也成为各种政治力量推动社会改革的契机与动力。年轻的州议员、工厂调查委员会主席罗伯特·瓦格纳(Robert F. Wagner)名声大噪,从1920年代到1940年代,瓦格纳连任美国联邦国会参议员,前后长达22年之久。瓦格纳是罗斯福“新政”的积极支持者,先后在参议院主持通过《全国劳工关系法》《社会保障法》和《公共住房法》,被誉为美国劳工保障立法领域的先驱者。

三角工厂大火期间,年轻社会工作者弗朗西斯·珀金斯(Frances Perkins),刚刚从哥伦比亚大学获得政治学硕士学位,正好在曼哈顿工作。她亲眼目睹了火灾悲剧,从熊熊大火中跌落的女工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大火之后,珀金斯放弃了在纽约消费者联盟的职务和工作,出任纽约市安全委员会负责人。她与瓦格纳相互配合,在州议会率先通过了缩短工时的每周五十四小时工作法。1929年,富兰克林·罗斯福出任纽约州州长后,任命她为纽约州劳工部门负责人。珀金斯开始在纽约州推动失业保险立法,并积极保障妇女儿童权益。

2001

2月15日,三角工厂大火的最后一位幸存者——罗丝·弗雷曼女士去世,享年107岁。美国各大媒体报道了她去世的消息。

3月14日,纽约市议会以压倒性票数通过了一项反血汗工厂提案。根据这项提案,政府不得用纳税人的钱来购买血汗工厂的产品,诸如警察和消防队员的制服等。

675A.tm.jpg

纽约州政府为这场火灾中不知名的遇难者建造的墓碑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作者投稿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 — 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戴春
劳工学者,长期关注劳工权益及尘肺病问题
延伸阅读
新鲜事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