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反家暴,从一件小事做起

彭影 · 2014-08-13 17:13 · 尖椒部落

2014年2月11日,从南京回到深圳的机场,正在等待取行李箱。突然听到不远处有孩子的哭声以及男人的斥骂声,转身看去,正看到一个男子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女娃儿,一边哄着大哭的孩子,一边狠狠的斥责孩子的母亲。那位母亲正从地上捡起一个皮包。看这情形以及男子的责骂内容,可以推断,刚刚由于母亲的疏忽,孩子从行李车摔倒了地上,摔着了头部。

母亲很是内疚的,很想把孩子抱在怀里哄一哄,但是男子坚持不把孩子给她,反而是更加粗暴的咒骂,甚至还用脚去踢她。母亲躲开男子的暴力攻击,一边隐忍着低声对他说:“你别这样,这么多人。”一边愧疚的想要去摸一摸孩子被摔着的头。但每一次都被男子躲开,并回以咒骂和呵斥。男子哄着怀里一直大哭的女娃向出口处走去。母亲没法儿,收拾好行李,推着行李车,跟在男子后面走。越过男子的肩头,满是内疚的哄着女儿。尽管女娃娃一直哭着也想挣脱男子的怀抱,想要妈妈抱,但是男子根本不理会,只管往前走。

看到这一家子,我第一反应是:这个男的肯定有家暴行为。判断的依据是,男子在公开场合“理所当然”“毫无顾忌”对妻子的极度辱骂和暴力行为,以及女子隐忍的态度。那种隐忍,除了对自己摔着孩子的过错的愧疚,还包含有对丈夫的惧怕和忍让在里面。

机场大厅很大,他们从远处走过我旁边,这时我也正好拿到了行李,“尾随”他们向出口走去。就在刚才男子最暴力辱骂和对待妻子的时候,我是很想走过去劝阻,但是看到男子高大凶恶的表情,又有些胆怯。首先,走过去要说什么呢?“不要这样对待你的妻子,这样不好,你这样做不对。”他正骂得凶,会不会把暴力的矛头转向我呢?如果他来一句“关你什么事!”“滚开!”,我接下来要怎么办呢?如果不去做些什么,又觉得心里愧疚,平日里总是说“反家暴,反家暴”,如今就在自己眼前发生着,却又束手无策,什么也做不了。就在这种纠结和忐忑中,他们走过我旁边,继续向前走去。

后来男子不知为何就把孩子给了母亲抱着,自己推着行李车走在了前面,母亲心疼的哄着孩子,走在男子后面较远的位置。我心里一亮:嗯,机会来了。我紧赶两步走到女子的身边。并肩走着,看到她在我的目光中也向我看过来,一个和善的微笑作为打招呼,不知她是否觉得奇怪,但面对我的笑脸,也还是回以微笑。“刚才看到你孩子摔在地上,没什么大碍吧?”“就是摔着头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女子心疼而内疚的揉着孩子的头。“看到你老公那样对你,我觉得很不好。”“他脾气坏得很!一不顺他的意,就是这样子。”女子用目光指向走在前面的男子有些无奈的跟我说。“他这样对你,会给你们的孩子带来很坏的影响。她是个女娃,以后也是会结婚嫁人的。从小在有家暴的环境中长大,她会觉得男人打骂老婆是理所当然的,以后若是被老公欺负,就会觉得是自己活该,而不敢去反抗。”“嗯。”对方比较认同我说的话,也不时点头回应。即便只是说了这么几句,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但总算是把自己想说的说完了。“我先走啦。”“嗯,谢谢你啊。”

在“表达观点”的过程中,我直接用了“家暴”一词,女子并未反对,显然这样的辱骂甚至暴力对待确是存在的。

眼看着男子推着行李车走在前面,就要走到出口了,我拖着行李又几步赶上去。跟那位母亲的对话给了我一点勇气,决定还是要再去跟她老公说几句。他向一个保安询问完哪里可以打车,正要转身折返向另一个方向走去,我站在他面前,面带微笑:“大哥,你好啊。”他有点莫名,但还是礼貌的点头回应。“刚才看到你孩子摔着 了。她妈妈也挺着急的,你那样对她,其实不太好。”“她就是个笨!”男子不满的指责他老婆一句。“看你也蛮疼爱你女儿的,但你这样对你老婆,会给你女儿带来不好的影响的。她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长大,就会觉得男人打骂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以后她嫁人了,对方对她不好,她也会默默忍受的,你作为父亲,其实不希望 她被打骂的吧。”大概的意思跟这个男人又重复说了一遍,因为还是有些紧张,几乎是一口气说完,没有给对方插话的机会,说完后,我就赶紧告别,“我先走了,再见啦。”他大概还没有反应过来,或者其实也觉得我说得有道理,倒是一直听我把话说完了,也没有不耐烦的表情,在我转身走的时候,反而看到他一副也是想说 “再见”告个别的表情。我匆匆的走出了机场大厅出口。回想了一下刚才的对话,自己没有任何指责的语气,抓着他疼爱女儿这一点,去讲他对妻子的暴力言行,这个角度也许是他比较容易接受的。如果我带有责怪和批评的语气,他一句话“多管闲事,管你什么事”就会把我堵回来。

在机场的这一个小插曲,不知会对他们的生活有什么影响,也许没有任何影响,也许在他们回到家心平气和时,说笑话一样提起在机场遇到的我这个有点点多事的人,相视一笑,化解去部分的紧张关系,触动男子内心深处的柔软,从而收一收暴力的言行,给他们的女儿营造一个真正温馨幸福的成长环境。这些都不是我能知道的了,虽有美好的愿望但不执着,结果顺其自然,因缘和合,自己能做的是当下增加一点助缘而已。

女子的那一句“谢谢”以及男子想要表示“再见”的表情,让我不安的心放下了,这样的“干涉”不会让对方觉得反感,同时也觉得难过,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关系已至此,几句慰藉的言语即可带来温暖,另外也看到一点希望,只要有人首先露出微笑伸出善意之手,深藏在冷漠背后的人性善的一面就可能会被唤起。在这条路上,自己做得还远远不够。试想,如果那对夫妻是自己的哥哥姐姐,走上前去阻止或者做些什么,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顾虑和担心害怕。虽说对对方来说,我是一个陌生人,不是他们的妹妹,他们会有不同的反应,但那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而是自己可以影响的。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亲人,以此心待之,事情也许会简单很多。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