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女性产业工人爱情与婚姻的思考

王林合 · 2015-03-17 15:47
摘要:新生代女性产业工人为了减轻家庭经济负担,为了供弟弟妹妹读书,牺牲了自己的学业,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也受到了来自资本和父权制的双重压迫。那么,面对制造业性别比例严重失调的状况,面对父母对她们婚姻生活的期待与把持,面对普遍的性别不平等仍然存在的现实,她们的婚恋会有怎样的故事与纠葛?她们的幸福又该如何追求和实现?


 春运,对于在外忙碌的打工者来说,不仅在于能否抢到一张回家的车票,而且关乎能否回家与亲人团聚。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正道出了每个外出务工者的心声。除此之外,他们还面临爱情与婚姻的抉择,比如回家相亲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这也是家里父母迫切的心愿。

 笔者的一个亲戚,她已经在广东务工4年了,今年刚好20岁,家里人嘱咐不能在外面找男朋友,而且明确告诉笔者要帮忙好好把关。她每次回家都很烦恼,时不时就会有家里人或者其他亲戚急着做媒,总是说对方如何的好,两个人如何的门当户对,可以先见个面慢慢培养感情。

 据笔者所知,这几年她没有谈过恋爱,虽然渴望爱情的甜蜜,不过绕不过家庭给予的压力,因为对于婚姻,她没有话语权,只能选择沉默无语。她曾经说过“我的爱情我做主;我的婚姻我做主。”但是父母威胁,只要她在外面找,就不认这个女儿。她明白,父母希望女儿能嫁一个好人家,物质条件好一些,将来能够幸福。但是这样不顾她的感受,全权包办,实在是莫大的痛苦。

 我国《婚姻法》第三条和第五条明确规定: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不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但是,现实生活中还存在大量的包办婚姻,并且得到社会的默认。 

 笔者也曾经历过类似的事情。17岁出来在广东一家工厂上班,每次和父母通电话,被问的最多就是有没有谈女朋友,没有的话就回家给笔者介绍,年龄也不小了,该早点结婚了却父母的心愿。如果自己不愿意谈起这件事,家人就会以哭的方式威胁必须听从他们的安排,否则就不认笔者。被父母唠叨到24岁,实在绕不过去,还是在家人的安排下结婚了。之后,父母又用“你看看人家谁谁都有孩子了”这样的话催笔者赶快生孩子,等到孩子生下来,还是丢给父母带,他们也很辛苦。年轻夫妻外出打工,一年只有过年才能见上自己的孩子,又引发了留守儿童等等一系列问题,这值得我们每个人思考。

 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外出务工的80、90后的新生代产业工人,占到2.6亿外来务工群体的60%左右,他们这一代同父辈一样,怀着青春的理想,背井离乡来到陌生的城市寻找自己的立足之地。他们渴望融进这座城市,渴望在这座城市扎下根,渴望拥有甜美的爱情,渴望组建一个温暖的家。然而低工资、无社会保障、加班时间长的现实总是让他们很受伤。特别是新生代女性产业工人,她们为了减轻家庭经济负担,为了供弟弟妹妹读书,牺牲自己的学业,同男性产业工人相比,她们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也受到了来自资本和父权制的更多的压迫。   

据统计,珠三角新生代女性产业工人数量接近2000万,主要集中在三个领域:制造业,包括商场、餐饮、旅游在内的服务业和一部分非正规就业或自主就业,尤其以制造业人数最多。著名学者潘毅在《中国女工》、《失语者的呼声》两部著作中描述了制造业女工的现实状况:她们为了逃避不实婚姻外出务工;为了寻求自由和理想,她们用集体智慧与资本、父权制相抗争。但是在制造业这种封闭的空间内,三点一线是她们的全部生活,没有时间去谈恋爱。

有媒体报道称,在珠三角的工厂,存在几个女工为一个男朋友而打架,一个工厂的男工有几个女朋友的现象。这一状况看似滑稽,但是隐藏着更深一层的问题:珠三角制造业密集地区,女工与男工比例严重失调。这虽然引发了社会的普遍关注,但是婚姻对于新生代女工来说仍然是一道十字路口,不知该去向何处。笔者身边的女工,有的与男朋友谈恋爱好多年,当要谈婚论嫁的时候,还是绕不过家里压力,只得压抑内心的情感,忍痛回家和自己不爱的人结婚。由于一切是父母一手操办,没有情感基础,在之后的婚姻生活里常常面临着家暴、性暴力的问题。即使有一些女工冲破阻拦,与自己心爱的人结婚,但是代价甚至是与家人决裂。   

婚姻问题一直引发了很多讨论,譬如女性被当成一种商品,可以与礼金、房子、车子相互砍价。虽然很多人都明白,婚姻是不能买卖的,然而现实中礼金要的越高,大家就觉得这女孩嫁的越幸福,不过婚后夫妻出来打工再还钱也是理所当然的吗?很多时候,我们把这些婚姻的习俗归结到男大当娶,女大当嫁的千年传统上。其实最重要的是,我国还是一个父权社会,男性主导一切。虽然现代女性的权利有所增加,但是社会还是存在着普遍的性别不平等:女性在家庭中处于弱势地位,尤其是在生育过程中,没有工作失去经济独立,只能依附于男性。即使婚姻不幸福,也无法选择离婚,只能忍耐。即使离婚之后,娘家的房子早已分给了哥哥弟弟,没有立足之地,也很难获得经济支持。

 2015年春节文艺晚会,出现了大量歧视女性的语言,尤其是小品“女神和女汉子”中似乎博得国人诸多欢笑的调侃。网上已经发起由于春节文艺晚会节目对女性歧视要求央视道歉的联名信,笔者对此很认可,因为这是对公众是一种很好的性别平等教育,可以让我们重新审视生活中那些歧视女性的言语和行为。  

 无论如何,爱情与婚姻,不是让别人来决定的,而应该是我的爱情和婚姻由我做主。只有保持经济上的富足,保持精神上的独立,才能勇敢向前,主宰自己的幸福,活出自己最美的人生!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特约撰稿人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佛山南飞雁社工服务中心社工
延伸阅读
食色性
女工说
食色性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