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了,红包“恐慌症”来袭

春妮 · 2019-01-31 13:35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当时我妈打开红包嘴里还念叨着:“出去一年才挣这么一点。”这句话对我伤害很大,我的心仿佛被刺痛。


插画师:补药脸

一眨眼,2019年春节就要到了,仿佛2018年就如昨天一样近。每年这个时候,我都超级紧张,紧张着公司年终奖发多少,够不够过年回家“孝敬”父母。

从我出来工作算起,每年过年回家都要给双亲安排一人一套新衣、每人一份大红包,这是我们那里作为女儿的“标配”孝敬法。

初一那天父母穿上新衣服,就代表着女儿孝顺,心里也舒坦。家里七大姑八大姨更会凑上来问:“这是谁买的衣服”、“很漂亮”等恭维话,如果父母回答女儿买的,邻居就在那里夸,父母心里暗自开心,这种成年人的“伎俩”我孩提时就见多了,也熟知她们的“套路”。

呵呵,成年人的世界真是虚伪。

我记忆里,最深刻的一个春节,那年我回家除了给父母各买一套衣服外,还给我妈包了10000,当时我妈打开红包嘴里还念叨着:“出去一年才挣这么一点。”这句话对我伤害很大,我的心仿佛被刺痛。

那是我第一年上班,初入职场不敢病,不敢请假,被老板批有苦说不出,有泪抬头望望天空,低头还是“眼里含珠待笑”,老板一通电话,无论什么事都要先放一放,为了“钱”各种忍,这也是上班族的无奈。

虽只有一万,却是我拼尽全力挣来的,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轻视我的劳动成果呢?那天我很伤心,那个春节,我过得不愉快。

过年回家父母都非常地开心,除了迎接她们女儿回来,还因为她们知道,我又会给他们添“新物”。

去年春节回家,由于那段时间公司在赶一个重大项目,每日每夜地加班,以至于我没时间去商场给父母挑选衣物,只在最后一天公司放假的那个下午,逛了几条街,打了几通电话才把她们的衣服挑好,又急匆匆地坐客车赶回家,到家里依然父母很开心,提着我大包小包回到房间里,就打开看看我新买的衣服,就把我撂一边……

其实当时我还有些不舒服的。当天下午我为了挑选她们衣服,又怕错过客车班车,连午饭都没吃,在客车上由于低血糖发作,走得匆忙包里糖果带的又少,脸色几近苍白,几乎快要晕过去。还好隔壁座位一位阿姨看到我的状况后,好心给我吃了一个甜饼,我才恢复一点儿精气神。

今年夏天回老家,跟妈妈在房间里聊天,突然妈妈拉开衣柜门指着一排排大衣说:“今年不用给你爸买新衣服了,你看这么多还没穿。”那意思就是今年不买衣服,需要多包红包。

今年下半年开始,我们公司的订单遭到对手公司打压,价格一直在降,我们老板很注重产品质量,苦于成本核算,所以宁愿保持质量,也不愿意打破底价。因此,我们公司失去了很多老客户,公司利润也不如从前,老板又时常开例会,全公司上下议论纷纷,我们更怕公司裁员。

进来公司这几年,每年的十二月份都是公司的年度黄金时间,全员涨工资,大家是既既期待又恐慌。可是今年却打破常规,在公司通知上,白纸黑字写着“由于今年经营业绩下滑,2019年度暂无涨工资计划”。所以同事们都人心惶惶,私底下悄悄议论着——今年的年终奖可能会落空,当然,我也不例外。

我不知道公司接下来会不会有“利好消息”,我把手上的余额理了理,按照往年的给法应该是够,就不知道妈妈会不会再唠叨?也不知道在年前,家里会不会有更多计划外的事情发生。

今天,给家里打电话,妈妈说:今年她们的衣服都不用买了,春节庙里活动今年轮到我们家。在我们当地每年春节都要在庙里举行一些风俗活动,村民每年轮流做东,这是“好事”,做东家的更寓意来年行大运,这也是春节里的头等“喜庆大事”,每家村民代表还要来“东家”家里吃喝。

这是我们村的惯例,我们几个孩子,多少都要出个份额。

写在2019,祝我2019抱着金猪不为钱恐慌。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春妮
80后女权主义,行走的女工 ,渴望性别平等。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