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卫大妈遇到鞭炮大爷,专家支持了TA!

曾颖 · 2015-02-06 14:40 · 新京报
摘要:环卫工大妈呼吁大家少放鞭炮,卖鞭炮的大爷却请大家多买点鞭炮。两边都很在理,两边都很为难,该听谁的?

这两天,一张呼吁少放点鞭炮的图片在网络风传,图片中的主人公是一对环卫工人夫妇,两人站在街头手举一张心形卡片,上面写着“年青人,少放点鞭炮!让我老伴早回家过年!谢谢体谅”。许多人表示被环卫工心愿打动,但也有些人觉得拿环卫工说事是种道德绑架,甚至晒出“卖鞭炮大爷”的照片进行抵制。



春节少放鞭炮,让我老伴早点回家 VS 我也是大爷,卖不出鞭炮咋过年


正方:鸡汤体劝善帖难免被娱乐化消解


用鸡汤体劝善,容易把清洁工权益等议题置换成放鞭炮道德与否的命题,最终模糊问题的关键。


很多争论,本来好好的,可一旦搞起泛道德叙事就变味了。比如要不要禁放鞭炮这事,近年来争论不断,反对者可以拿出很多理由反对鞭炮,如污染、扰民;支持者祭出的法宝是年味和传统文化。


我也反感燃放烟花爆竹,我反对的理由和其他反对者的基本一样。所以最初看到环卫工人呼吁“少放点鞭炮”的照片时,心头一震:环卫工人不容易,其他人在家中享受团圆时,他们却不得不在路边清扫鞭炮碎屑。于情于理,他们的呼吁都应重视一番。但犹豫了几秒,这张图我还是没有转发,不是不支持少放鞭炮,而是不喜欢鸡汤式的劝善方式。


烟花爆竹禁与不禁,争论了这么多年,民间并未完全形成共识。对那些在规定的空间时间里燃放烟花爆竹的人,无论其他人如何不喜欢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你都无法指责这些守矩者不道德。尽量少放鞭炮确实符合很多人“求清净”的诉求,可当底层的环卫工人被“设计”出来劝诫人们少放鞭炮时,多少就有点道德施压的意味了:环卫工人一年都辛辛苦苦,大过年的,他们向我们表达点少放鞭炮的夙愿不过分,如果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我们的道德水准是不是太低了?


以底层环卫工人为“道具”,呼吁人们少放鞭炮,这样的说服效果兴许挺好。但“鸡汤”到底只能在瞬间熨帖人心,获得心理共鸣,却未必容得下细细掂量。尤其是在社交媒体时代,一旦某种声音聚集成一个舆论场时,网友们很乐意钻到舆论场中央,“去伪存真”,提取这种声音的“干货”。而鸡汤式的劝善帖又多是以情取胜,如果只是煽情而非说理,抽丝剥茧后,鸡汤式的劝善帖便开始面临尴尬。


不是去呼吁燃放鞭炮者自行清理自己制造的垃圾,不去呼吁提高环卫工人待遇,不去呼吁谴责那些不守规矩乱放烟花爆竹者的素养,不去讨论春节期间大街小巷有无必要彻底清扫鞭炮纸屑,单单把底层的环卫工人当道具为禁放烟花爆竹的声音“站台”,这又算不算“伪善”?


激发人心怜悯,能将问题导向道德化求解,却未必能解决问题,甚至会模糊问题的关键:像这里面,它很容易把清洁工权益等议题,置换成放鞭炮道德与否的命题,最终许多人会基于对道德绑架的本能反感将其戏谑化、娱乐化。到头来,环卫工“以身说法”的价值也被消解,网上“少看春晚,让主持人早点回家过年”之类的恶搞声一下子淹没了“少放鞭炮”的诉求。起于善意,却终于网络狂欢,这何尝不是对灌鸡汤癖好的嘲讽?(陈方)


反方:呼吁少放点鞭炮是感召而非“绑架”


动辄将正常的道德感召说成“绑架”,是道德虚无主义作祟,也忽略了情感与人性的共生关系。


一张挺普通的图,却引发舆论两极化反应:一方面,很多媒体和明星都转发了这条微博,希望通过信手转发,来表达改善空气质量和给环卫工减负的愿望;一方面是以“道德绑架”为由的抵制,它还引出一系列包括“请不要开车,交警要过年”“请不要网购,快递要过年看爸妈”“请不要坐火车,乘务人员也想回家”之类的极端化恶搞语言,以表达自己的不认同。


其实,在“语不惊人没人转”的当下,什么样的奇葩思维和观点出现都很正常。当说圆成为一种热门的时候,说方的必然会现身搏出位;说甜的人多时,说酸也未尝不是一种吸引人注意的选项。同理,当众多的人传播环卫工的心愿卡时,指责这是“道德绑架”,也就顺理成章了。当然,这之中肯定也不乏真诚喜爱烟花爆竹的人。


问题是,无论是发环卫工心愿的人,还是转这条微博的人,并不存在所谓“道德绑架”。无论是原发微博,还是转发者,都是一种温馨提示式的提醒,这里面,没有任何强制,更没有粗鲁,甚至连惯常在微信微博上常出现的不转会怎么样之类的不吉祥语言都没有。有的只是一种温馨提示式的提醒,甚至暗含着一丝凄楚的乞求——你见过这样的“绑匪”吗?动辄将正常的道德感召说成是滥情,说白了,就是“躲避崇高”的强迫症发作:因为见了太多的“老人碰瓷”和“老人跌倒无人扶”的现象,因为见多了假丑恶,所以陷入道德虚无主义,把向善的行为都斥之为“伪善”,把一切情感动员都说成“绑架”。


这件事的争议,从根子上来说,就是围绕“过年该不该继续放烟花”这一悬而未决话题的、糅合了权利义务关系与道德秩序的争鸣而已。得看到,近年来,这种争鸣的平衡相持态势正日益被打破:虽说禁放派从噪声、空气质量、资源浪费等角度发出的反对声音,并没有成为影响中国人生活的压倒性决断,但随着近年PM2.5的备受重视,许多支持放鞭炮的人开始发生摇摆。可以想见,随着人们的环保意识的提高,庆祝年俗方式的多样化,无鸣鞭不欢的情况或渐成末势。


环卫工心愿卡,不是道德绑架,而是对文明呼吁的选项之一,这种表达也许并非最完美的表达。但它只要在春节之前,在一定范围内,引起人们再一次关注这一话题,并身体力行地少放鞭炮,其作用就是积极的。倒是某些人,总能从正常的事情中,鸡蛋里挑骨头式的搞出些为反对而反对的花样,并将其夸张到极致,更值得反思。

延伸阅读
女工说
环卫工遭受的N种苦
2015-04-15 13:19
新鲜事
新鲜事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