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肺病父亲:希望看见孩子的笑脸,希望看到政策的改变

摘要:在我最后的人生道路上,希望我还能看见,国家把尘肺病纳入大病医保的那一天,这样尘肺病病人才能活得久一点。

我不想离开你们,有你们的日子,一切都那么美好,我不愿意去想离开后你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我想每天都能看见你们的笑脸,哪怕就这样也足够。

对不起,我真的不想离开你们,可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人有生老病死,我无法阻止,我只能好好地珍惜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


图片来自网络

我现年39岁,出生于广东省阳江市阳江东区塘坪镇。我六岁的时候,失去了双目失明的母亲,我的父亲为了把我们兄弟姐妹拉扯大,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劳作。为了不让父亲那么辛苦,我放弃学业,踏上打工之路,独自一人去了美丽的云南。

我没有文化也没有技术,每天只能做一些散工维持生活,有一天遇到一个工作量比较大的活,为了不饿肚子,我没多想就去了。去了以后才知道做的事情是人造大理石生产、切割、打磨等等。听起来比较简单,但是做起来还是需要一定的技术。

想到年迈的父亲,我小心翼翼地按照老板的要求工作,老板对我们也很好,不懂的地方他会告诉我怎么做,我慢慢地掌握了人造大理石生产、切割的技术。这里的活做完了,老板就介绍我去其他地方做,久而久之,找我做大理石切割的人也就多了起来。

切割大理石时产生的粉尘很大,工作时脸上和头上都会落厚厚的粉尘。2016年,我开始经常感冒、咳嗽、咳痰、胸痛。

我就诊于云南人民医院,医生一看DR光片,就问我从事什么工作,工作有没有粉尘。当时我还在想,这和工作有什么关系,就问医生我得的病是什么病,为啥问我的工作有没有粉尘。医生一看我什么都不知道,就细心告诉我粉尘对人身体的危害,说粉尘会夺取人的生命。当时我听医生这样解释,差点没晕过去。医生还告诉我,我患的可能就是“尘肺病”。


以下照片均由作者提供

2017年12月,我去了四川宜宾市矿山急救医院,检查出有气胸和尘肺。由于病情加重,2018年8月,我在阳江市中医院医院住院治疗,诊断出尘肺、慢性呼吸衰竭和肺部感染。

因为广东阳江中医院不是专科医院,我又于2018年8月22转入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接受治疗,住院诊断为间质性肺病、右胸气胸、右胸腔积液。2018年9月21日,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签发了“病重通知书”。


因为我没有用人单位,没有社保,无法走法定的职业病诊断程序,所有的治疗费都要自己承担。这几年的治疗费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能借的亲戚朋友都借了,看到每天五六百的医药费,我告诉我的爱人,让她放弃对我的治疗,把钱节省下来,供两个年幼的儿子上学——大的11岁,上五年级,小的才6岁,上幼儿园。

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爱人坚定地告诉我说:“老公请你相信我,我永远不会放弃对你的治疗,无论困难有多大,我都不会放弃你不管,我和两个儿子都需要你,一定要坚持住,不能倒下。”

听到我的爱人这样说,我便开始振作起来,尽量在亲人面前云淡风轻。我不愿意让80多岁的老父亲触景伤情,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我真的不想。

得知政府对特别困难或者久病的家庭有特殊的帮扶和照顾,我老婆把我的情况反映给当地政府,我们通过政府部门审查,获得了低保户的帮扶。虽然有低保政策,但每个月720元/月低保帮扶,还是不能解决我治病和家庭正常开支。



什么是尘肺病?医生说,尘肺病又称为肺尘埃沉着病,是由于在职业活动中长期吸入生产性粉尘,并在肺内储留而引起的以肺组织弥漫慢性纤维化为主的全身性疾病。尘肺病可以说是肺癌,大多数尘肺病病人最后因无法呼吸,被活活憋死。

我每天只能这样卷曲着身体呼吸新鲜空气:


王克勤老师说过,不要让政策成为“沉睡条款”。在我最后的人生道路上,希望我还能看见,国家把尘肺病纳入大病医保的那一天,这样尘肺病病人才能活得久一点。

感谢老婆不离不弃的照顾,没有你我真的无法再坚持。老婆,哪一天我真走了,希望你把两个儿子抚养成人,教导他们好好读书,将来做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这样我才能安息。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谁伤了我的肺
陕西人,1995年来莞务工,不幸患尘肺病,六级伤残,自学法律维护权益。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